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快死了

2.第 2 章

    我低骂一句,换来一声浅笑。

    “好看么?”他问。

    “当然好看。”我把烟放进嘴里,另一只手在桌上摸索着找到打火机,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吐他一脸眼圈,“原来你放松的时候后面会跟着收缩啊,双插卡。”

    他眼神深了深,接着笑:“想我没有?”

    “想你什么?”我反问。

    他没说话,很无奈地把烟从我嘴里□□,然后吻我。

    没来得及吐出来的烟圈从我嘴里窜到他嘴里,窜了好几圈,混着口水流出来。人家亲够了,还抬起头,仿佛检查成果一般居高临下看着我。

    可惜,我让他失望了。我的眼睛里没有以前那种沉迷,事实上,很久之前就没了。我只要一想到这张嘴吻过别人,甚至有可能给别人咬过,就克制不住恶心。

    八成这胃癌就是被他恶心出来的。

    “小韵……”一招不成立刻换一招,开始使用柔情攻势。可是我实在不明白他用意何在,按理讲他是刚刚吃饱,也把我气了个半死,现在巴巴跑我办公室,又是强吻又是温柔的,为什么呢?

    “有事说事,没事就出去,我忙。”我猛推他一把,直起身子,往底下扫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刚刚到底有点着道——裤链啥时候被拉开了?

    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拍拍自己大腿,示意我坐过去。我根本不理他,自己走到沙发那里去,问他:“什么事?”

    “你身体不舒服?”

    我心里一沉,问他:“什么意思?”

    “你别以为我没听见,吐那么大声。”他皱眉,似笑非笑,“不是怀了我的吧?”

    “呸!”我说,“你都两个月没碰我了,要怀也是别人的,跟你没关系!”

    话说到这个份上,免不了又要吵。我很不喜欢在公司吵,把家事宣扬得人尽皆知,非常难看。所以当初他安排三儿进公司的时候我再不高兴,见了三儿也不过装不认识。他们不要脸,我还要。

    “小韵,别瞎说。”他这个人,眉毛很粗,高兴的时候扬着,不高兴的时候耷拉着,非常明显。现在他的眉毛就是耷拉的,这是动怒了。我到底是怕他拳脚,指着门跟他说:“我没事,你出去吧,我要工作。”

    他站起来,好歹知道这是公司,眉毛都快拧成麻绳了,也还是往门外走。我盼着赶紧把他送走,跨过去给他开门,没想到刚一动,就被他兜头一个耳光。

    直接把我打懵在地上。

    足足愣了半分钟,我抬起头大骂:“程远风,你有病啊!”

    “两个月没碰你,你记得可真清楚。”他弯腰,一把把我拉起来,往桌子上甩,“你是不是盼着我别回家,好背着我鬼混?!”

    “你有病啊!气话你也当真!”我用手护住头,往旁边逃,可他虎背熊腰实在像座碉堡,把我的去路挡得严严实实。

    事出紧急,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紧道歉:“远风,我无心的,就是想气气你,我没找别人。”

    “那你成功了。”他轻而易举,把我护着头的两只手分开,慢动作一样,压在桌子上,“我现在特别生气。”

    头一回上完床,躺在他怀里,一阵一阵屁股疼,疼得我抽搭眼泪。他顺着我头发,问我,有那么委屈么。我咬他胳膊上的肉,说以后有了孩子,从小叫他学跆拳道空手道柔道,最不济也一天三瓶钙片地喂,强身健体,以后是男是女咱都当上面那个。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这小身板在他面前是别想翻身了。

    可也没想到,后来会演变成这样。

    他一只手就能抓住我两个手腕,说不让动就一点也动不了。身子挤在我双腿之间,我使劲踹都踹不着他。眼睁睁看他脱下自己裤子,把腰带抽出来,缠住我的手腕,把我绑在椅子腿上。我们躲在办公桌后面,也不担心有不长眼的闯进来被看个精光。

    其实也不会有人闯进来。

    公司上下都知道,我们开的是夫妻店。不歧视同性恋的,觉得我们感情数年如一日,是模范楷模,歧视同性恋的怕丢了饭碗,见了我们也不敢有丝毫不敬。进来的新人头三天不懂,三天后也肯定把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所以谁敢在这时候进我办公室,他们总裁在呢。

    ——————此段h很好玩,但jj不让我发——————————

    他爽过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好在临走时记得把我抱沙发上。纵然这样,我也疼得半天爬不起来。趴在沙发上大脑空白,连泪腺都跟着迟钝起来。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勉强挪着身体,从沙发上摔下去。得感谢他记得she在外头,否则我这个德性,根本谈不上清理。衣服都在不远的地方,摸过来穿好。内裤不穿也罢,沾满了我的,混着他的,看着就反胃。

    我对着窗户整整衣衫,确定外人看不出端倪,才回到桌前,自虐般坐下去。疼得一个劲抽冷气,还是坐着,把鼠标捞回手里,看策划书,提修改意见。这时候秘书内线打进来,说:“秦经理,宋晓想见您。”

    我手里鼠标一抖,删错了个东西。按下“撤销”键,清清嗓子,说:“让他进来。”

    嗓子还是有点哑了,说什么不能在三儿面前露出破绽,他挑这个时候过来,就是为了看我笑话的。我挺直腰耸起肩,就当自己便秘许久终于一泻千里,菊花疼是难免。

    宋晓这人,待人接物没的说,完美至极。我们俩都剑拔弩张到这个地步了,人家仍旧敲门鞠躬,见了我,规规矩矩称呼“秦经理”,眼神里羞赧忐忑,简直小鹿一般。

    程远风很吃他这一套。

    “有事?”我问。

    还没说话,他先笑了笑:“是这样的,程总调我到您的设计部工作了,我来跟您打个招呼,请您以后……”

    “等会儿,你什么时候调到设计部了?我怎么不知道?”

    “程总没跟您说?”宋晓一脸吃惊,“我看他刚刚从您房间出来,以为他都跟您谈好了。”

    我咬碎一口牙,直接拨电话给程远风:“你有病啊,他一个物流专业调到设计部干什么?你让他在客服部呆着呗!……挣得少怕什么?这不是有你养着他么?……我告诉你,调过来也行,我这里不养闲人!”

    摔了电话,我冷笑着看向宋晓:“既然程总这么坚决,说你是个可造之材,那我就当仁不让了。不过丑话说前头,你一点基础也没有,调过来按照实习生待遇,三个月实习期过还有试用期,千万别犯错,否则可就辜负程总一片好心了。”

    “我知道的,秦经理这里不养闲人。我长这么大,也明白,一个男人不能靠人养,得靠自己。秦经理放心,交给我的工作我一定尽心做好,不会不自量力,螳臂当车,最后落得个一败涂地的。”宋晓露齿一笑,说不出的明艳漂亮,“那秦经理,我先出去了,您接着忙。”

    “宋晓。”我在他转身那刻叫住他。

    “秦经理,您还有什么吩咐?”宋晓笑颜如花。

    “人年轻的时候越得意,以后就会摔得越惨。我是过来人,劝你一句,凡事积德。”

    “谢谢您,咱们共勉。”他点点头,转身出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