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快死了

3.第 3 章

    明明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却还不想走。秘书小姐今晚跟男朋友有约,下班时善意提醒我不要太过苛待自己。我揉着太阳穴想,我对自己再好也没用,都快死的人了,还他妈得的是胃癌,想吃点好的都消化不了。

    晚上八点才离开办公室,只有角落里小张的位置还有灯光。他租住的房子没有网线,无线网络覆盖也不给力,每天晚上最后一个走,蹭点网用。大家都知道,也都不戳穿,他家里困难,自己每月工资除了要贴补家用,也要留点出来攒房子首付。

    一看到那个空着的桌子已经坐上人我就胃疼。下午三儿调过来的时候,部门的人竟然还集体表示欢迎,尤其是傻逼兮兮的副经理,孩子都上小学了,见到帅哥还发嗲撒娇装柔弱。

    搞得像全世界都喜欢他一样。

    如今的夜晚越来越空虚,我这把身子骨去夜店,说不定刚喝两杯就会当场吐血,要是回家,除了泡澡看美剧,也实在想不出别的消遣。以前还抱着书提高点个人修养,如今时日无多,都想买上两箱元宝到路口烧了,全当提前存进地府银行。

    菊花还是隐隐作痛,他下午果然是一点也没留情,翻过来做覆过去做,一边做一边感慨还是我身子柔软。开什么玩笑,就算老胳膊老腿,跟你睡了这么多年,还摆不出你喜欢的姿势才怪了!

    况且你的新欢不用多,顶多再有一年就能顺着你来了,你不用急。

    他在床上从来不懂绅士,越高兴越弄得你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又亲又咬,无所不用其极。那时候我刚跟他交往,痛也觉得满心喜悦,以为所有的gay都是这样的。后来……我深吸一口气,油门踩到底,劝自己别瞎想。

    开着车在市区一圈一圈兜圈子,还是忍不住去想过去有多开心。交往了半年左右的时候,我决定考研,把工作辞了,跟他一起抱一大摞书回家奋战,常常用功到饭都忘了吃。他中午赶半小时回来给我做午饭,看我吃了,胡乱往肚子里塞几口就往公司赶。那时候他虽然在母亲的公司任职,可他的家教很严,即便二世祖,迟到了也照计不误。晚上下了班,就绕道到附近的小市场给我买肉买鱼,从网上找来食谱照着做。把核桃一颗一颗砸好,用小碗装着放到我面前给我补脑。我晚上看书到十二点,他就坐在旁边也装模作样看书,没一会儿就睡着,口水流在桌子上,还偏说是我陷害他。

    我考试那天,他出车祸,被撞断右臂,怕我担心,发短信告诉我他紧急到外地出差。我一心都是考试,根本没有多想。考完试回到家,才看到他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一只胳膊吊着,杨过一样,给我做了一桌子好菜,说庆祝我涅槃重生。我坐在桌子边哭一声吃一口,暗自发誓这辈子都跟他在一起。

    直到现在,我都相信我们是真的爱过彼此,虽然不惊天动地,但是都有为对方奋不顾身的勇气。

    所以两个人闹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很不甘心。

    想到过去,再对比现在,泪腺就不受控制。一把年纪哭得涕泗横流,借着车子密封好,张大嘴嚎啕。嚎啕过两个绿灯,手背上全是泪,湿漉漉的,不得不探身子抽纸巾。车里的纸巾只剩一张,怎么抽都不出来。我眼睛有泪看不清楚,又被纸巾分神,一时不查,没注意前面的红灯,重重撞上前车的屁股。

    “砰”的一声。

    前车立即熄火,被我顶得往前跃了很长一块。我的头也重重撞到方向盘上,一下子撞清醒了,用袖子把眼泪擦了擦,仔细回想刚刚的车速。好在由于下意识减低车速,车子没有超速,也正因为如此,我也没受什么伤。

    赶紧下车查看,一眼,差点疯了。

    撞上的是辆宝马730.

    而且车尾严重凹陷,后备箱的盖子整个变形,好端端一辆宝马轿车,都快成奇瑞□□了。这大修下来,能再买一辆我的车。我咽了口口水,听见耳边脚步声,发着抖说:“对……对不住……我没注意。”

    那人没说话,伸手摸了一下后盖,大概心里也有数。回头看了一眼我的东风日产,目光上移,到我身上,打量过衣服,最后眼神定格在我脸上。

    我愣了一下,别过头,拿袖子把眼泪擦干净。其实早就没了,都干了。

    “开着车呢,哭什么?”他讥讽,“女朋友跟人跑了?”

    一击即中。

    我咬咬牙,说:“我打电话,这事我全责,没的说,多少钱,我给您修。”

    “不用,我的车有保险,不用你。”他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

    “我的车也有保险……”

    他举起手,示意我不要说话,电话那边接通,不知道是谁。他跟人家说自己出了事故,又说了具体地点,没等对方回应就把电话挂了。我猜他肯定是个大款,虽然我枕头边就睡着一个,可我小市民习惯了,见到大款,还是忍不住又羡又恨。

    “你为什么哭?”他把手机放进口袋,索性坐在变了形的车后屁股上。

    我不理他,拿出电话要叫保险公司来处理,他轻笑一声,说:“不用你赔,我有保险。”

    “我又不是赔不起!”我骂了一句,其实心里知道,自己真的赔不起。

    工作的积蓄在他创业的时候都给他了,这些年两个人在一起,我根本不惦记着存钱,就连自己的工资卡奖金卡都随手放在床头柜。出门只带一张信用卡副卡,主卡在他钱包里。所以当股权被他转移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真正叫一文不名。

    除了当月工资外,存款只有两千七。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不然这样吧,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哭,我就不要你赔钱了。”

    挣扎三分钟,不想被他知道自己笨手笨脚跟人家追尾并且制造高额账单的心理最终获胜,清清嗓子,说:“我爱的人抛弃我了。”

    “哦?”那人歪着头,很是讥诮地笑起来,“真是奇闻。”

    我皱眉。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你都不像是被抛弃的那个啊。”这人在撞坏的后车屁股上安然而坐,甚至翘起二郎腿,“你年纪轻轻的就不行了?”

    我一愣,立即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恨不得一口咬过去:“你丫才不行了!”

    他只是笑:“既然如此,是你妈太过苛刻护短,媳妇忍不下去?”

    “我母亲在我年幼的时候已经过世。”虽然对妈妈没什么印象了,但提到她还是有些难过。

    “抱歉。”虽然说着抱歉,可他眼睛里还是讥诮的笑意,“既然如此还被抛弃,那难道,你是gay?”

    “你才是gay。”被人试探多了,说出这句话的语气音调甚至感情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对方绝对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你作为一个直男,对gay有多么厌恶。

    没办法,我还不想被善意或恶意目光包围。

    “哦,这样啊。”他闭上嘴,不再说话,看了我半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玩游戏。我抱着肩有点冷,想钻回车里开暖气,可总不好晾人家在外面,毕竟是我的责任。所以只能忍着。背过身给我的保险公司打电话,虽然已经不是工作时间,可对方态度仍旧不错,说这就安排人过来。

    当初买车的时候我自己付了全款,他本来说要送辆更好的给我,我也没要。好车坏车,开起来都一个样。谁也不会因为你开着辆劳斯莱斯上班就给你让路,拜托,大家都很赶时间的。

    由于是自己买了车,所以保险公司也是自己选的。他没插手,所以如果我要瞒着他这件事,那是轻而易举。我的保险公司和他的几乎同时到了这里,两方勘测责任商量理赔,他站在一边百无聊赖,愤怒的小鸟打到一半就退出系统,淡淡道:“不用划定责任,修好了就行。”

    一句话说得不明不白,就他自己听懂了,别人都愣了。

    我跟保险公司说:“没事,我的全责,你们……唔!”

    嘴被人捂住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拧?”那人捂着我的嘴,伸手拦出租车,“说不定就是因为你这臭脾气,你男朋友才不要你。”

    因为这句话的杀伤力实在太大,我的脑细胞足足当机五分钟,反应过来,出租车已经跑出去不知道多远了。

    “你想干嘛!”我怒了。

    “gay有什么了不起,喜欢同性又没有错。”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十点十五分,“你的锁骨上,右边,有吻痕。”

    我浑身一颤,猛地捂住右边锁骨:“这是……”

    “对女孩子而言,你这样的年纪,开得起这种车,长得也一表人才,要不是脾气差到喜欢家暴,基本都能跟你过下去。而你的脾气,看起来也不错。”他说,“那个人为什么不要你?”

    他有轻微的跳跃思维,好在我还能跟上。放弃般地叹了口气,整个人缩进出租车后座,闷声道:“他有了新欢。”

    那人受不了地叫了一声。

    “咋?”我问。

    “你要有多能折腾才能被人抛弃?!”他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道,“你这个样子,穿着牛仔裤在夜店走一圈,都会有不下十个人来摸你屁股。”

    我挑眉,说:“可事实上,我就只有屁股还能吸引我家那位。”

    他张张嘴,刚要问我什么,我手机响。接起来,是保险公司的人问我在哪里,我刚要说话,他夺过来挂断,顺手关机。

    “你很幸运,遇到了罗宾汉。”他说。

    “哈?”

    “我来帮你夺回爱情。”

    “你有病就吃药。”

    “随你信不信,我是学心理学的。”

    “《犯罪心理》和《csi》全集都在我家硬盘,包括最新一季最新更新的部分。我最近在温习《法证先锋》。”我说。

    “什么意思?”

    “连这些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自己懂心理学?!”

    这位弗洛伊德先生罕见地拧起了眉毛,显得非常忧愁:“难道你的苦闷就不需要有个人倾诉?”

    我拍拍他的肩,笑着说:“男人喜欢八卦不是错。今晚是你请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