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快死了

6.第 6 章

    我身边坐的本来是秘书小姐,见老板来了,奸笑着让座。我往旁边挪了挪,手里捧着的茶凉了,一口喝下去,探身子又倒了一杯。最早最早的时候,我要喝水,程远风就巴巴给我倒好,要吃苹果,他巴巴给我削皮,我无心地说了句想吃三鲜馅饺子,他自己买肉剁馅对着网上的教程忙活一下午。后来就越来越大爷,成了我给他倒水,我要是不给他弄,他就能活活饿死渴死。到现在,坐在我身边,别管我是喝水还是尿尿,人家眼睛就只顾着盯宋晓。

    于是宋晓把一首情歌唱得百转千回深情脉脉,就差没当众表白。

    我继续捧杯子发呆,实际自己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只听见宋晓一首一首地唱。身边人有时候跟着鼓掌,脚尖一直打着拍子,很是自得。

    有那么一瞬间,我很诧异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是恍然大悟。

    众目睽睽之下悄然约会,紧张刺激又浪漫。

    还是年轻人会玩。

    宋晓唱了几首,把话筒交出去,叫着自己再唱下去嗓子就要哑了。我恶毒地诅咒他明天就哑了才好,就听秘书小姐把话筒举到程远风面前:“老板,帮你跟秦经理点了首。”

    程远风一愣,满脸笑意地接过来,问:“什么歌?”

    “《知心爱人》。”大家一起心照不宣地笑。

    “好歌啊。”程远风笑着把胳膊搭我肩膀上,“冲这首歌都得扣了你们这个月奖金。”

    “老板不要!”一片哀嚎。

    程远风笑得爽朗,低下头,凑近我耳边说:“你会唱吧,小韵?”

    我瞥了他一眼,满肚子恶毒的诅咒酝酿,反复劝告自己淡定。张张嘴,刚打算说话,却猛烈地咳起来。

    就好像胸腔里的气流摩肩接踵往外冲锋,所有的血液都往头顶聚集。剧咳间也顾不得手里的茶杯,只能捂住嘴。好像有谁在身后拍我的背,越拍我越难受,胃液一股脑涌上来,我强忍住那种想呕吐的感觉。咳嗽稍微停了些就躲开那人的手往卫生间跑,七拐八拐的走廊好像通往鬼门关,每迈出一步都是煎熬。

    一脚踏进卫生间,还没来得及插上门锁,就已经吐得昏天黑地。我跪在马桶边,把今晚吃过的东西都吐完了,就开始吐酸水,酸水都没了,就是红彤彤的血。听见身后门响,头也没回,胳膊往后一伸,顺手插上门栓,继续吐。吐得涕泗横流,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血流的多还是眼泪流的多,马桶里全是红彤彤的一片。

    我从来不知道我有这么多血。

    吐过了,胃里开始疯了一样的疼,就好像有人拿一把电钻,这里钻够了那里补一下。我蜷成一团坐在隔间里,就听见有人在外面疯狂砸门。

    “小韵!开门!”

    我没理会。

    他还是砸门,一下比一下猛,照这架势,不把门砸烂把我拽出来不罢休。我扶着墙,勉强站起来,按下冲水按钮。血混着水,渐渐由浓稠变得稀释,最终消失不见。那一刻,我想,有一天,也许我也会这样。

    我已经没有亲人了,如果这样死去,不会有人记得,不会有人怀念,每年清明,坟头长满杂草,都未必会有人去看一眼。

    所以我怎么能甘心,我快死了,而他们俩却如胶似漆,幸福美满。

    那些幸福本来都该是我的,我的付出和牺牲,不是为了最后得到一纸死亡判决书。

    我要让他们有生之年,回忆起我,就是铭心刻骨,不堪回首。

    打开门,程远风堵在门前,抓着我肩膀仿佛想捏我个粉碎性骨折:“小韵,你怎么了?”

    就算胃疼,也强迫自己站得笔直。眼眶大概还有些发红,但眼泪擦干净,就不怕被发现哭过。我往他身后扫了一眼,浩浩荡荡,大半男士都站着卫生间里。可怜门口那位尿急大叔观察半晌,见我们人多势众,以为是打架,只能低着头飞快钻进女厕。我笑笑,说:“喝多了。”

    程远风明显是不信,还要说什么,身后忽然拐出一个人,语气惋惜心疼:“秦经理,都劝你别喝太多了,你怎么……”

    宋晓的话被程远风回头一记眼刀,拦在喉咙口。

    我拂开程远风的手,对站在门口的同事说:“不好意思,没控制住,多喝了几杯。大家赶紧把这事忘了啊,不然我明天都不好意思上班了。”

    大家赶紧嘻嘻哈哈,生怕我觉得尴尬。部门的小李递过来胃药,说是部门有人胃不好,随身带的。程远风接过来,牵着我的手说:“我跟他们要点温水,你吃了吧。别继续玩了,我们回家,好好睡一觉。”

    我点点头,伸出手,让他把药给我。他就当没看见,牵着我的手往外走。宋晓站在一边,脸上似笑非笑,说不清的表情。我也懒得揣测他心里想什么,说实话,现在被程远风牵着手,都觉得别扭,要抽却抽不回来。

    一直到出了门,坐上车,这手才松开。低头系好安全带,口袋里手机震动。扫了一眼号码,想都没想就接听。

    “哈罗。”蒋磊先生语气轻佻。

    我忍不住笑了,说:“晚上好。”

    程远风往我这边扫了一眼。

    我躲开他的视线,对电话那头的人轻声道:“已经很晚了。”

    “今日感觉如何?”他问。

    “爽翻了。”

    “现在相信我是学心理学的了吧?”

    我笑得双肩乱抖,说:“大师,我甘拜下风。”

    “那要不要大师再给你支个招?”

    “请。”

    “他现在是不是在你身边?”

    “当然。”

    “信不信任大师?”

    “绝对!”

    “你叫的时候是什么声音?”

    “哈?”

    “叫一声听听。”

    “别闹了。”

    “大师好歹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开花结果每个步骤都经历了,要不要听,随你。”

    我迟疑了一下,忍着笑,低低地叫了一声。

    急刹车差点没把我晃出去。

    “秦韵!”程远风摘挡,怒视我,“这就是你的新朋友?”

    我慢条斯理挂断电话,道:“挺有意思的一个人,不是吗?”

    “以后不准跟他来往!”他怒视我半晌,大概顾念到我身体不佳,没有发作,反而重新发动车子。

    我没有说话,兀自靠在座椅上打瞌睡。他沉默了一会儿,终究叹了口气,说:“我是怕你遇到什么坏人。”

    笑话,我活了三十年,还会像高中女生一样,幼稚单蠢到交个朋友都是坏人?

    不理他,继续装睡。

    “你今晚干嘛不听劝,明知道自己胃不好,还喝那么多酒?”过了会儿,他见我没反应,又问。

    我冷笑一声,忍不住回道:“是不是他说什么你都信?如果我说我根本没喝多呢?”

    他语塞,扯出个不怎么好看的笑:“你想多了。”

    接下来就一直没说话。回到家,我自顾自脱衣服洗澡,他在外头丁丁当当,不知道干些什么。胃疼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了些,我用毛巾擦着头发想,实在不行就去弄点止疼药,老这么疼着,多耽误事啊。

    走出浴室,直接打算睡觉。他从厨房走出来,喊我:“小韵,过来喝点粥。”

    我愣了一下,走进厨房去。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煮了白米粥,刚煮熟,还冒着热气。盛出来一碗,放在放满冷水的盆子里,快速降温。我坐下来,用勺子搅合两下,放在嘴边舔了舔。

    程远风这个人很会做饭,煮出来的粥尤其天下无敌,媲美任何一位大厨。

    我有一年多没喝过他煮的粥了。

    “怎么样?敢喝吧?”他用毛巾擦着手,坐到我对面,微微一笑。

    就算喝下去会胃疼,疼得我大出血,我也要喝。

    到了地底下,投了胎,下辈子也记着这个味儿。

    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能做出这个味儿的粥。他给了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也亲手把我推进地狱。

    我一勺一勺,一滴不剩,喝完了碗里所有的粥。软软糯糯,又很暖,胃里一下子就舒服起来。他拿过碗,问我:“还要不要了?”

    我摇摇头。

    “那你去睡吧,我来刷碗。”

    我就去睡了,裹着被子躺在床上,呼吸平稳,却半梦半醒。恍惚间似乎有谁亲吻我的额头,气息那么熟悉。

    熟悉得我蜷缩起来,开始发抖。

    “所以说,我是学平面设计的,不是建筑设计师,你要搞房地产不能找我,懂不懂?”我回过头,对身后那个紧皱眉头,无论我怎么解释他都不明白为什么平面设计师没办法帮他设计一座楼该怎么建的人露出白牙。

    蒋磊先生手头有几个钱,放在后院池塘里长毛还不如拿出来投资,哪怕赔了,就当支援经济发展。他考察一圈,最终决定于市郊某处建一高档别墅小区。我本来想劝他三思,毕竟限购令国八条每个都冲击楼市,更何况新婚姻法都跟着掺和。可一听是高档别墅小区,我果断闭嘴。

    这年头唯一成交量逆市上扬的,恐怕就是别墅。

    近来越发消瘦,上臂内侧长了些红疹子,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我在医院留了虚假联系电话,免得出现电视里负责医生打电话到家里却被那渣攻知道病情的狗血剧情。某日跟蒋磊通电话时候胃疼,就照实跟他抱怨,病魔不肯放过我。没想到他第二天就把车开到公司楼下,要带我去复查。

    除了胃部检查,蒋磊还顺便让仪器把我五脏六腑探测了个遍,拿着检查报告,自己研究半天,老神在在道:“癌细胞稳健扩展,白细胞日益减少,嗯……还有往淋巴扩散的迹象啊……”

    我斜他一眼,叹气道:“所以我不喜欢来医院。我知道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最后那一个月,瘦得皮包骨头,躺在床上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整夜整夜不睡,疼得乱叫。我爸,那么坚强一个人,我从来没见他哭过喊过,到最后被折磨地求我给他打吗啡,见到医生查房,立即满眼含泪,求医生救救他……”

    “那我也觉得,吃点抑制类的药物对你是有好处的,放任不管,说不定让你更早嗝屁。”他抖抖诊断书。

    “吃个屁抑制类药物,不如多买点安定,知道自己不行了,自己来个安乐死。”我趁他不注意,把诊断书夺过来,亲手撕碎。

    “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为程先生着想。”他撇撇嘴,“你总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好好记住你的好。”

    我忍不住笑了,搂住他的肩:“有你在,时间对我构不成威胁。”

    “秦韵?”不知道谁叫我,我赶紧转过头,一瞬间身体僵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