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快死了

18.第 18 章

    阿辉看场子,怎么会叫他乱来。跳到台上,也不过推了一把,就把人推了下来。我听见重重的一声,连音乐都盖过,下意识回头看,正好对上宋晓迷离的目光。

    于是迷离立即换为倨傲,他优雅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泥,对我微微一笑。

    我却笑不出来,只想大喊三声我不认识他。

    太丢人了。

    酒吧里开了几盏大灯,倒显得不是那么暗。蒋磊找过来,狠狠瞪了我一眼。我无奈苦笑,身子挪了挪,挡住后面的酒杯。阿辉走过来,低声问我:“你认识这个人?”

    整个酒吧都在注视着我,我张张嘴,运足中气,刚要大叫“这谁家孩子赶紧领回去”,宋晓妖娆一笑,说:“当然认识,对不对,秦经理?”

    我发现有些人天生是另外一些人的克星。

    宋晓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捏着杯酒,侧脸完美得无可挑剔。我闷头玩玻璃杯,心里盘算着怎么送走这个瘟神,他却单手撑着头,轻轻笑道:“秦经理有没有这样的感觉,程总精力太过旺盛,有时候让人非常招架不住。”

    “所以当网上团购充气娃娃的时候,你千万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回之以微笑。

    宋晓轻轻咬牙,因为面部肌肉绷得太紧,导致笑容扭曲。我转过脸对蒋磊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蒋磊深吸一口气,转过头装不认识我。

    气氛有点诡异,酒吧里恢复狂欢,我们三个人却坐在吧台边各自对着酒杯发呆。宋晓一杯接一杯喝酒,从青岛啤酒喝到血腥玛丽,看得我叹为观止,以为他终于良心发现,打算喝个胃穿孔在我面前以死谢罪。他本来就醉了,这么喝,更是连直起腰坐着都做不到,整个人瘫软在吧台上,嘴里却还不停下,再叫一杯。

    调酒师看了我一眼,把一杯柠檬水推到我面前。我长叹一声,用一根指头戳戳宋晓的肩膀,说:“你别喝了,连坐都坐不起来了,一会儿怎么回家?把这个喝了,醒醒酒。谁陪你一起来的?程远风呢?”

    他勉强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忽然大笑起来,恨道:“你很得意吧?”

    “哈?”

    “你一闹失踪,程远风就什么也不做了,只顾着找你。现在你证明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又打算回来了,是不是?”宋晓笑得苦涩又辛酸,“世界上怎么有你这种人,人家已经不喜欢你了,你还巴巴地贴上去……你要走,为什么不早点走!跟他分手,永远别再出现在他面前!”

    我愣了,怎么他说得,好像我是三儿,他倒成了原配。

    “为什么要有你呢?”宋晓用一只手捂住脸,声音里带着哭腔,“明明说过你唱歌五音不全的,可是我唱一首《水晶》,他却气得给我一巴掌。答应好的约会,你生病了,就随随便便爽约。你知不知道我跪在我爸妈面前多久,他们才同意我跟他在一起?我好不容易让我妈同意见他一面,他却让我妈等他一个多小时,最后也没有过来……没关系,这些我不在乎,一个月顶多到我这里一两次我不在乎,从来不肯对我笑我也不在乎,至少他带我去见他的家人。他的母亲百般刁难,我忍了,说要让他有个孩子,我也可以同意。只要让我跟他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接受……可是为什么要有你呢!你陪他吃过的苦,我都能吃,为什么只要有你,我就什么也不是!”

    他说得杂乱无章,却我有点发抖。明明酒吧暖气充足,可还是想把外套抓过来,穿在身上。

    宋晓仰头,将柠檬水一饮而尽,拍着桌子,抑制不住眼泪流下来:“我有哪里比不上你?我比你年轻,比你好看,比你更懂得付出。我唱歌比你好,天赋比你高,我身边的人都喜欢我,都愿意跟我亲近。我不怕被人当变态,我连艾滋病都不怕!我什么都可以,你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我究竟哪里不如你?我甚至比你更爱他!”

    蒋磊的手从后面绕过来,轻轻抓住我的肩。

    感谢他在关键时刻给了我勇气,因为我好像听到了些很不得了的东西,明明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明白,串起来,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宋晓看着我,哭得委屈又无助。我跳下座椅,把自己的大衣披在他身上,说:“我的确什么都不如你,可有一条,你不如我。”

    把宋晓扶进车里很费力气,蒋磊一边抱怨我把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推给他,一边把宋晓重重往后座上一推,再也不管。宋晓喝得太多,几乎刚沾后座就睡着,就连下坡时候摔下座椅都没有醒。

    当然,我们谁也没有管他。

    在他家楼下把他弄醒,看着他进门,我们才走。至于他有没有在楼梯间继续睡着——其实我很乐意看到这件事的发生。

    大概是宋晓下车了,我紧绷的情绪有些松懈,他说过的话,也就渐渐涌上心头。蒋磊踩了脚油门,右手去摸香烟,不知道想到什么,又丢开。歪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比宋晓更爱程远风,这就是宋晓不如你的地方吧。”

    我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似乎不得到我的回答不甘心似的,他步步紧逼:“秦韵,你还爱他么?”

    “不回答我没关系,你给自己一个答案。”

    “还爱他么?”

    我闭上眼,其实脑子空空的,那几分钟里,我什么也没想,仿佛这一个问题,就让我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然后,我回答他。

    “这一年多来,我只要想着宋晓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就彻夜难眠,每天每天,闷闷不乐,到现在,甚至得了癌症,命不久矣。如果这样我还爱他,是不是,有点太贱了?”

    我以为蒋磊不会信,或者至少,他会问我,我是不是真的这么想。

    但他没有问。

    也许是我哭得太过激烈,让他觉得,已经没有问的必要。

    推开门。

    家具落了薄薄一层灰尘,满屋子的烟草味,带着潮气。在玄关换鞋,却发现玄关莫名其妙急了一滩水。往里走,经过卫生间,脏衣服堆满了洗衣机,又随便扔在盆子里。茶几上摆着隔夜的饭菜,旁边的半杯水甚至盛满烟头。径直往卧室走,打开门,床铺倒是很整齐,仿佛从我离开,就没有人在上面睡过。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头脑发昏,找个这么烂的借口,说要回来拿衣服。明明以前的衣服肯定都宽大得没法穿。而且,又不是穷到衣服都买不起,巴巴地偷偷溜回家,只是欲盖弥彰。

    但心里终究唾弃自己,只能折中,选了个铁定没人的时间。打开门,果然没人。

    打开衣柜,把所有的衣服都卷一卷,扔进大包里。我转过身,环视整个屋子,心里跟自己说,赶紧看看有什么要带走的,都带上,不能给自己回来的理由了。

    于是,就看到枕边那一个玉佛。

    前些年一起去五台山,在庙里买了对开过光的玉佛,据说是保平安的。我的那个绳子断了,不知道掉到哪里,他这个却还在。他说要给我,我没要。那时候根本不信这些,心里一直抱怨明明不是什么好玉,上了五台山就敢要出蓝田玉的价。我不戴,他也没戴,慢慢地,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没想到一直压在他枕头下面。

    我把玉抓在手里,佛背后裂了条纹,不知道是跌了还是碰了。整理整理绳子,戴到自己脖子上,绳子太长,一直垂到胸口,冰凉的,让我微微战栗。

    下一刻,一个温暖的怀抱把我包围。

    这个怀抱这么紧,两只手从后面环住我的身体,好像要把我整个人融进他的身体里。我挣脱了两下,他却抱得更紧,贴在我耳边的牙齿微微打颤,仿佛有什么强烈的感情呼之欲出,却强行压制着。他的怀抱明明这么暖,可人却在不停发抖,后背微微弓着,像是要把我罩起来。

    我轻轻仰头,额角蹭着他的颧骨。程远风偏过头,很难看地笑了一下,说:“你回来了。”

    我点点头。

    “你还走么?”他的眼圈红红的,声音也在发抖。

    我想点头,可是被他环着,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小韵,”他深吸一口气,“你愿不愿意听我解释?”

    “什么?”我努力保持平静。

    他好像有很多话想说,话到嘴边,都化作一个微笑:“你想……你想知道的事……”

    我点头:“嗯。”

    他立刻高兴地笑起来,让我坐在床上,双拳紧紧攥起来,近乎欣喜若狂。我仰着头,看他把我的包踢到一边,回过头,脸上一直挂着许久未曾出现的笑意,坐到我身边,扳着我的肩说:“小韵,我现在,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你在这里等我,我用不了很久就会回来,你不要走,我都跟你解释清楚,好不好?”

    我对他微笑:“好。”

    他又抱住我,双臂环着我瘦得不成样子的腰,鼻腔里有一点点抽动的声音。我的脖子里好像进了水滴,滚烫的,稍纵即逝。我回抱他,像拍小孩子一样拍着他的背。

    拥抱了不知多久,他站起身,整整衣服,走到门边。拐进玄关的一刹那,他转过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这辈子,我都会记得他这个眼神。

    “我不走。”我扬起一个大大的笑,“你快点回来。”

    然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僵硬地坐了多久,浑身都是冰凉的,脑子里明明闪过很多东西,却一个也记不住。我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清清嗓子,接通。

    “秦韵。”

    对方清晰地喊出了我的名字。

    “你好,伯母。”我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此姿势可进攻可防御,不知能否抵挡程女士一根小指。

    程远风的妈是厉害人物,不管喜不喜欢,见了你,先露三分笑。如今她也是笑着,问我:“小风在你身边?”

    我往门口看了一眼,说:“没有,刚走。”

    “那你知不知道他去见谁?”程女士声音里的笑意深了三分。

    我却更加汗毛倒竖,诚实道:“不知道。”

    “他为你做了这么多事,都没跟你说?”程女士不愧商界强人,翻脸如翻书,一句话间,和煦春风变成朔风凛冽,“我也是昨天上午才知道,一直以来,蚕食我公司的竞争对手,竟然是我的亲生儿子。”

    我下意识问:“什么意思?”

    无意冒犯程女士,可她没头没脑这么一句话,我是真没听懂。

    程女士语气平静——我以为她会火冒三丈:“你那个时候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出手帮你们么?现在你有答案了?”

    “我以为是伟大的母爱。”我说。

    程女士冷哼一声:“我的儿子,再怎么跟我闹,都还是我的儿子。他要出去闯也好,回来也好,我的东西早给他晚给他,都一样。不过当初我帮他,的确有个条件。”

    我没说话,直觉告诉我多说多错,不如满足程女士的倾诉欲。

    “有个人叫刘跃东,你记得么?”

    手机在我手中滑了一下,快要掉下来的时候,被我抓住。

    过了半天,我说:“记得。”

    “这人曾经是你们的大客户,后来因为涉黑,被抓进去了,对不对?”

    我深吸一口气:“对。”

    “你听说他被抓进去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吧。”

    我咬着牙,问:“是您组织了他的犯罪材料,匿名交上去的?”

    “我儿子的人,他不要可以,可既然他要,我就不能看着有人在外面给他丢人。”

    “您当初的条件是什么?”我问,“让程远风跟我分手?”

    “不需要这么麻烦,我只是让他知道了这件事。对男人而言,有些事是高压线,绝不能碰。我只要告诉他,他就不会再跟你在一起。”

    “您失算了。”我微微笑起来,“他还是要跟我在一起。”

    “说实话,我也很意外。”程女士也跟着笑起来,“他跟我说,这是他的家务事,用不着我插手。我当时非常生气,但也不能不兑现我的承诺。他从小到大,央求我的事,我没有一件食言过,这次也不例外。我觉得时间还长,况且,那之后,你们的确没过多久风平浪静的日子。小风用一个宋晓,让我觉得自己的离间计得逞了。”

    我没有接话,程女士顿了顿,接着道:“大概一年多来,我的公司一直受到不明竞争对手的排挤,市场份额被不断分割,同时,账目上的很多问题也都暴露出来。不久前,我接到报告,我们已经没办法筹集到银行贷款了,同时,几个大股东一起撤资,直接面临着资金链断裂,企业无以为继。可真是焦头烂额啊,就好像有只看不见的手在背后推着我,一步步往深渊走。我努力回头,可还是无力回天,最终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被收购,二是破产。我同意了第一条路,并且要求见见收购方的法人代表。没想到电话打过去,是小风接的。”

    “他大概觉得,我是拦在你们之间的唯一阻力,只要让我没有办法再从中作梗,那你们就能一辈子幸福快乐地在一起。可是秦韵,究竟是不是这样呢?你有你的理解,他有他的理解,我也有我的理解。但我还是欣慰的,我的儿子终于长大了,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向前冲的愣头青,他也学会了忍而不发,一鸣惊人。”程女士轻轻笑出声来,“当然,还有一件事,我也很欣慰,那就是,你快要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