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快死了

19.第 19 章

    她连这个都知道,并不让我惊讶:“上次在医院,我说的话你不信。”

    “我的确不信,所以只是问了一下,医生就全盘托出。如果一直没有接受治疗,你现在应该已经连床都下不来,不过看你说话的底气,似乎比我想象得要好一些。”

    “您会告诉程远风么?”

    “你希望呢?”

    “我想了足足三天,才敢再进这个家门。宋晓说的话,让我开始觉得,也许事情有着另一面。那一面,就是我一直害怕面对的东西,是事情的真相。可既然是真相,那逃得了一天,逃不了一世。况且,我们之间,似乎一直缺少一份坦诚的沟通。所以,无论你告不告诉他这件事,请帮我转达,”我说,“让他早些回来,我在等他。”

    体力不行了,做一点家务活就累得浑身虚汗,坐在沙发上,有点喘不上气。程远风走进来的时候,我正对着桌子上的剩饭叹气,抬起头看见他,手一抖,碰倒了手边的一杯水。他冲上来,三下五除二收拾干净,递给我一杯热水。

    这样安静地并排坐在沙发上,似乎是上个世纪的事情。我端着水杯,喝了一口,咬咬牙,把一整杯都喝下去。

    抬起头,很想说些什么,却发现程先生红了眼眶。

    于是我只能笑:“你知道了?”

    他脸上拧出一个非常难看的表情,像是堵了个苍蝇在嗓子里又吐不出,沙哑着声音问我:“什么时候查出来的?”

    “四个多月前?”我说,阴暗心理复发补上一句,“你跟宋晓厕所大战的前一天。”

    他的牙齿格格打颤,似乎想抱我,手却无助地停在半空,声音里一点底气也没有:“为什么不告诉我?”

    “瞧你说的,”我看着他的胳膊肘子笑,“我以为你没时间管我这些烂事。再说了,咱们有多久没好好聊过了,人家都说老夫老妻,一个眼神都能了解对方的意思……说到底,咱们是老夫老夫,精神境界没到那个层次,正常的。”

    他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终究作罢。

    如此姿态,要在平时,我肯定心痛得难以附加,使出浑身解数加以抚慰。可惜,如今我心不痛,我胃痛。

    “刘跃东那件事,我试过跟你坦白,可是一直开不了口。”有些话,再难开口,都要有个人把话说开。我便做那个人。

    创业最艰难的时候,真的几乎揭不开锅,公司离倒闭只有一步之遥,两个人窝在一起吃泡面,哪怕吃不饱,也不敢开第二包。刘跃东这个客户的出现,也是他的朋友实在看不过眼,帮我们介绍的。刘跃东是东北人,据说酒桌上喝得尽兴,什么事都好商量。我们俩凑了钱,在最好的酒店摆了一桌。去之前我就想好,如果这笔客户谈不成,就让他回家,我们分手。

    程远风从很久之前到现在,酒量都没什么长进。唯一不同的是,那时他三杯白的就倒,雷打不动能睡一天一夜,现在他还是三杯的量,但喝了不倒,反而体力大增仿佛大力水手吃了菠菜。刘跃东是个精明的人,我们请了他三次,他叫人送等价的礼物到我们办公室,迎来送往,滴水不漏,就是吊你的胃口。第四次,我几乎失去耐心,言语上掩饰再好,神色间也会表现出来。扶程远风坐到一边的沙发上,一抬头,却迎上刘跃东的眼神。

    他问我:“没了我这笔投资,你们公司就要倒闭了?”

    我咬着嘴唇不说话,只是抓紧程远风的手。这个人即便酒醉沉睡,可只要在我身边,就能让我勇敢。

    “他是程凤英的儿子吧?你们的事,我有所耳闻。”刘跃东说,“没想到这年头也有私奔的事,真是新鲜。我说,这小子就这么好?他让你很舒服?”

    我瞪他一眼,搂着程远风的腰,想直接起身回家。刘跃东走过来,对着程远风伸出手。我把他的手打开,他转而对我一笑,说:“你就不想试试别人?”

    我实在忍不住,骂道:“你他妈的变态吧!”

    “跟我睡一宿,多大的单子我都签,怎么样?”

    刘跃东有钱,有钱到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家多少。他三年前来到本市,没多久就风生水起,全是钱的功劳。他当然能拯救我们的公司,而且他生怕我不信,甚至拿出支票本,晃着纸页说:“只要你点头,我就签。我可没必要骗你,我可以先交钱。”

    “为什么是我?”我问。

    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因为我觉得你干净,肯定没病。”

    “你拒绝的时候,其实我半梦半醒。”程远风说,“我听到你斩钉截铁拒绝他,心里很高兴。记得最开始,我抛弃一切的时候,曾经跟你发过誓,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算饿死也不怕。我想,我的人,宁可饿死,也要跟我在一起。呵,我很自豪。”

    “你妈给了你什么证据呢?”我问。

    “刘跃东录了像。”他捏紧拳头,说不下去。

    怪不得,既然录了像,就是物证。况且刘跃东的目的就是折腾我,从gv里看来的姿势,不管不顾往我身上用。

    “你为什么不来问我呢?”我问,“或许我有苦衷?或许我真的嫌贫爱富?程远风,你是气,还是怕?”

    “小韵……”他深吸一口气,“我对你说过的,吃多少苦都没关系,只要我们还在一起。”

    “你记不记得,那时候我莫名其妙失踪了两天,我跟你说我是去老家。可我十二岁就到这里来了,老家还有什么呢?你这个人,一贯的粗心,该注意的事情,一件也没有在意过。”我苦笑一下,说,“这两天,我在刘跃东那里。”

    “咱们以前住那种老式家属楼,楼梯间里的灯全都坏了,只能摸索着往上走。所以藏着个人,也不会被发现。我就是这么被绑架了,睁开眼睛,四肢都被绑着,面前只有刘跃东。他玩了我整整两天,足够让我这一辈子,听到他的名字就心惊胆战。后来要放我走的时候,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勉强穿上衣服,就被他甩了张支票到脸上。他说,他想要的东西,我给也得给,不给,他就自己来拿。同样,给我的东西,我就必须得要。”我用力抓紧空杯子,像是被谁扼住咽喉般,深呼吸,“支票我没拿,我觉得拿了,就好像你情我愿银货两讫,不拿,这样就算强。其实那段时间我很想跟你坦白,酝酿了很多次,每次话到嘴边就咽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可是你又能怎么样呢?论武力,论财力,你都不如他,闹上门去,怎么看都是你吃亏。”

    程远风盯着我手里的水杯,缓缓道:“我宁可吃亏,都不会让你白受苦。”

    “现在的你是这么想,当时的你呢?也许你出了这口气,接下来就要考虑怎么处置我了吧?我不敢冒险,刘跃东跟你签了合同,资金进来得很快,公司渐渐起死回生。我越来越不敢对你说出实情,我怕好不容易有的这些会化作泡影,我怕你会不信我说的话,会唾弃我背叛承诺,我怕你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我抱着侥幸心理,总觉得刘跃东玩腻了,就不会再来找我,后来见过几次面,他也掩饰得滴水不漏。过了两个月,我以为自己的猜测成真的时候,他却打电话来。”

    “我们的项目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我知道他一直以来就是在等这个时机,让我没有办法拒绝。我躲了他很久,借口不舒服,在家里不去公司。这么过了一个周,他没再打电话来,我以为他放弃了,结果刚一出门,就被他堵住。”我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刘跃东推开车门,一把把我拽进车里,当着司机的面上我,一边给程远风打电话,让我告诉他有朋友聚会,今晚不回家,“后来他再打电话来,我就真的不敢不去了。我已经错过了告诉你的最佳时间,之后再说什么,你恐怕都不会信。被他绑架去,糟蹋一顿,倒不如自己乖乖过去,身体上的伤害少了很多,他后来也越来越温柔,答应我不会告诉你,玩腻了,就把我扔了。”

    程远风把我手里的杯子撤出来,宽大的手掌把我的手包裹其中:“他这样对你,多久?”

    他的手比我的还冷,我看着他小拇指上一个小小的茧说:“半年多。我们见面不定时,总是他联系我。半年多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联系我。我开始觉得也许他终于对我腻烦了,抑郁的心情也一天天好起来,直到有天,警察把你带到局里问话,我才知道他因为涉黑被抓进去了,而我们由于跟他有经济往来所以被要求协助调查。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他的关系并没有曝光。话说到这儿,也要多谢你妈,她把那些录像给你看,却没有交给警察。大概她觉得,这是儿子的污点,不能被人知道。”

    “即使你真的被抓进去,我也会把你弄出来。”程远风磨着牙,手上加力,“我要问问你,我是哪里做的不好,你竟然找别人。”

    “那我究竟哪里不好呢?”我抬头,上牙齿紧紧咬住下牙齿,告诉自己不能哭出来,“区区录像,在你心里就能证明一切?程远风,我现在想想,觉得自己真是猪油蒙了心,会觉得咱们之间有信任这种东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