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佛系玩家的日常

第108章

    “你跑去找他,“布鲁诺说,明显地受到了伤害。“你欺骗我,跑去找那个黑暗精灵!我告诉过你不要去的。你说你不会……“

    布鲁诺伤心的样子令凯蒂布莉儿感到十分心痛,但她依旧坚持自己相信的事。布鲁诺教导她要诚实,但这也包括对自己的信念诚实。

    “你告诉过我要公平地对待别人,“凯蒂布莉儿说。“你还说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必须以内在来判断。我看到崔斯特真实的内在,真的,他绝对不是凶手,至于他——“

    她责难地指着麦葛斯特,“他是个骗子!我宁可牺牲生命,也决不会让这家伙抓到崔斯特!“

    布鲁诺想了一会儿她的话,便伸出手臂紧紧地抱住她。他女儿欺骗的行为依旧令他心痛,但是对于她能挺身维护自己的信念,却感到相当骄傲。事实上布鲁诺跑出矿坑并不是为了要找凯蒂布莉儿(他以为她正赌气躲在矿坑里),而是为了要找黑暗精灵。他一再地回想与极地虫的那场战役,就愈相信当时崔斯特是要来帮忙,而不是来攻击他。但是由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他还有些疑问。

    “崔斯特将我从那个家伙手里救出来,“凯蒂布莉儿继续说着。“他救了我。“

    “她被黑暗精灵蛊惑了,“罗狄注意到布鲁诺逐渐升高的怒意赶紧说道,他可不想与这个危险的矮人作战。“告诉你,他可是个杀人狂,如果死人能说话,巴索雷谬。李斯特登一定也会这么说的,“

    “哈!“布鲁诺哼了一声。“你太不了解我女儿了,否则你绝不会说她会是个骗子。而且我先前就告诉过你,麦葛斯特,我不喜欢让她被吓到!我觉得你该滚出我的山谷。而且我觉得你现在就该走了。“

    罗狄与他的拘一起低吼着,狗跳到猎人与矮人之间,龇牙裂嘴地对布鲁诺。布鲁诺耸耸肩,毫不在意地对着黄狗吼回去,以挑衅它前进。

    黄狗扑向布鲁诺的脚踝,却被他迅速地一脚踢中嘴巴,整个踩到地上。“把你的臭狗也一起带走!“

    布鲁诺大吼!一面欣赏这只狗多肉的腰部,他禁不住再次想到,这只粗暴的动物应该有更好的利用价值。

    “我爱去哪就去哪,矮人!“罗狄回嘴。“我会去抓黑暗精灵,如果他在你的山谷里,我就会去那儿!“

    布鲁诺注意到这个男人语气中的挫折感,接着又注意到罗狄脸上的瘀伤与手臂上的伤口。“你让黑暗精灵给跑了,“矮人说道,他呵呵的笑声确实刺痛了罗狄。

    “他跑不了多久,“罗狄说。“到那时候,将不会有矮人跑来阻挠我!“

    “你自己先回矿坑去,“布鲁诺对凯蒂市莉儿说道。“告诉其他人我会晚点回去吃晚饭。“布鲁诺卸下肩上的斧头。

    “好好修理他,“凯蒂布莉儿喃喃说着,对老爸的英勇非常有信心。

    她在布鲁诺的头盔上亲了一下,便快乐地跑走了。老爸相信她了,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有问题的。

    过了一会儿,罗狄。麦葛斯特与他那三只脚的黄狗便离开了山谷。

    罗狄发现了崔斯特的弱点,以为自己可以凭着这点胜过黑暗精灵,但在布鲁诺。战锤身上,却完全看不到同样的性格。当布鲁诺打倒罗狄的时候(并没有花太多时间),罗狄完全不需要考虑是否要吼着叫矮人杀了自己,因为布鲁诺会很高兴这么做的。

    他来到南峰的山顶,俯瞰十镇最后一眼。此时崔斯特看到一辆马车驶离山谷,这似乎是那个赏金猎人的车子。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实在很难相信罗狄居然会改变心意。崔斯特看着他的行李,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

    城镇的灯火渐渐亮了起来,崔斯特看着它们,心中百感交集。这个山顶他来过很多次,相当着迷于此处的景致,心想这里是他的归宿。同样的景色现在看起来是多么地不同!麦葛斯特的出现提醒了自己仍旧是个无家可归的人,这点永远也不会改变。

    “崔斯怪,“他喃喃自语,这真是个该死的字眼。就在此时,崔斯特觉得自己一定无法找到家园,也不相信全世界,不论是地表或幽暗地域,有地方可以容下一个内心不像外表一般邪恶的的黑暗精灵。在崔斯特饱经风霜的心里,仅有的一线希望已完全消逝无踪。

    “这个地方叫做……布鲁诺岩。“崔斯特背后传来一阵粗哑的声音。

    他跳了起来,想要立刻逃跑,但是这个红胡子的矮人已经靠近得让他没办法开溜。关海法冲到黑暗精灵身边,露出一口利齿。

    “叫你的宠物走开,精灵,“布鲁诺说道。“如果猫跟狗一样难吃的话,我可不想再尝试了。“

    “这里呢,是我的地方,“矮人继续说着。“我叫布鲁诺,而这里叫做布鲁诺岩!“

    “我没有看到标示私有的告示,“崔斯特愤愤地说着,他的耐心已经被长途旅程耗尽,而且这个旅程似乎还会持续下去。

    “现在我听到你的声明了,所以我会离开的。放心吧,矮人,我不会再回来了。“

    布鲁诺举起一只手阻止黑暗精灵再说下去,也挡着不让他离开。

    “这不过是一堆石头,“他说,这已经是布鲁诺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道歉方式。“我给它取了名字,但它就真的变成我的了吗?它还是一堆该死的石头啊!“

    听到矮人这番突如其来的声明,崔斯特好奇地偏着头。

    “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只看外表的,黑暗精灵!“布鲁诺大声地说着。

    “没半个!你试着要依循自己知道的事,但是你知道吗?接着你又会发现你所知道的并不如你想的那么知道!你想说狗很好吃,看起来是很好吃没错,但现在我的肚子真的好痛!“

    当他说到狗的时候,崔斯特脑海里立刻闪过关于罗狄。麦葛斯特离开的事情。“你把他送走了,“崔斯特指向山谷下的小路说道。“你把麦葛斯特赶离我要经过的地方。“

    布鲁诺几乎没听到他说什么,但是不管怎样,他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好心肠。“绝对不要相信人类,“他坦然说道。“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而且当你知道的时候,常常都已经太晚了,来不及补救!

    但是我一直都觉得其他种族就很简单。不管怎样,精灵就是会有精灵的样子,侏儒也是。半兽人就是很彻底的又笨又丑,没一个例外。但毕竟我所知不多。“布鲁诺拍拍斧头,崔斯特也明白他的意思。

    “所以我觉得黑暗精灵也都一样,“布鲁诺继续说。“从来没碰到过嘛,而且也不想通到。不过,有谁会想遇到呢?黑暗精灵很坏,大家都这么说。“矮人望向西方,坐落在都尔登湖上的塔马兰镇灯火通明,他摇摇头,并踢开一颗石头。“然后我听说有个黑暗精灵在我的山谷附近徘徊,你觉得身为一个国王我该怎么办?接着我女儿又跑去找他!“这时布鲁诺眼中闪过一抹怒火,但当他看着崔斯特的时候,却又一脸腼腆地缓和下来。“她当着我的面说谎,以前她不会这样,如果她够聪明的话,以后也不敢了!“

    “那不是她的错,“崔斯特想说下去,但市鲁诺却挥着手,示意他不用再提这件事了。

    “虽然我知道我过去知道的,“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布鲁诺继续说着。“但世界一定不断地变动着。待在自己的洞穴里总是比较容易。“

    他回头面向崔斯特,看着闪耀在他淡紫色眼眸里的微弱光芒。“布鲁诺岩?“矮人耸耸肩。“黑暗精灵,把名字加在一堆石头上有什么意义?虽然我过去知道,也确定狗很好吃。“布鲁诺搓揉着他的肚皮皱了皱眉头。一就叫它一堆石头吧,然后我就不比你更有资格拥有它了!叫它崔斯特岩,你就可以把我赶离这里!“

    “我不会这么做的,“崔斯特平静地回答、“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如此随心所欲!“

    “随你爱怎么叫它!“布鲁诺突然沮丧地大喊。“你也可以把狗叫做牛,反正它的味道不会因此而改变!“布鲁诺高举双手,狼狈地转身朝山下踱步走去,并沿路嘀咕着。

    “你得帮我看着我女儿,“崔斯特听到在布鲁诺的嘀咕中,突然提高音量说的话,“如果她跟半兽人一样笨,还要再跑到满是雪猿、大虫的山里来的话,我一定会……“随着布鲁诺的身影逐渐远离,接下来的话也听不见了。

    崔斯特无法理解这番天花乱坠的对话,但他并不需要完全条理布鲁带所说的。他把手放在关海法身上,希望黑豹也与他一起分享这个美丽的景致。崔斯特知道自己将会在这座山峰,布鲁诺岩上,渡过许许多多个夜晚,看着万家灯火闪烁,因为,综合所有矮人所说的话,崔斯特得到一段清晰的字句,一段他期待多年的话语——欢迎回家。

    在世上的所有种族里,没有比人类更令人迷惑、又更容易陷入迷惑的种换了。蒙奇说服了我关于神的事,他说他们并非身外的超然神灵,而是将我们心中的意念人格化而已。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人类所信仰的多样神祆,五花八门的各色神明,多少也透露了这个种族的特性。

    如果你遇见一个半身人、精灵、接人,甚或其他种族的人们,他们是好是坏,你心理多少都能有个底。当然偶尔也会有例外,我想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矮人确实比较鲁莽,另外,我从来没看过。

    也没听过哪个精灵喜爱洞穴胜过旷野。但是人类的喜好,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但他自己可能也搞不清楚)。

    善良与邪恶,当你用这些字来评断人类时必须特别小心。我曾经与卑鄙的人类刺客交手过,也见过沉迷于自身力量的人类巫师,毫不留倩地毁灭所有阻挡他的人事物。在某些城市中,一群人类剥削同族中的弱者,自己住在豪华的宫殿里,而其他男人、女人、甚至小孩,却因饥饿而死在泥泞街道旁的水沟中。但我也见过其他人:凯蒂布莉儿、蒙奇、沃夫加、塔马兰镇的阿果瓦,他们的荣誉不但无庸置疑,在他们短暂的生命中,对世上良善的贡献却远超过了大部分拥有五百年以上寿命的矮人与精灵。

    他们确实是个令人困惑的种族,而世界的命运也逐渐落到他们无远弗届的手中。他们之间或许会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但绝对不会平和地达到目的。人类个体的多样性远超过其他的族群,而他们也是惟一会经常互相征战的“善良“种族。

    居住于地表的精灵们在最后把希望寄托出去。寿命长到足以看着世纪兴衰的他们,深信人类终会成热转为善良,而邪恶则使他们毁灭自己,并将世界留给其他的种族。

    在我出生的城市里,我见证了邪恶的界限,即使目标是为了获得权力,在达到目标的过程中必定会自取灭亡。因为这个理由,我也宁愿将希望寄托在人类、以及这个世界上。他们的个体差异大、可塑性高,而且对于自己认为错误的事,也会挺身反对同族。

    我相信生命有更崇高的目的,而原则便是其成果,依着这个信念我才能活到今日。目此我对未来并不会有悲观的想法,而是抱持着更高的希望与决心,期望自己能登峰造极。

    这就是我的故事了,我已尽可能完整地写下自己所记得、或愿意发表的事物。我的道路漫长多险阻,直到现在,我已经抛下这些旧事,才能诚实地再次回忆它们。

    我无法笑着面对过去的日子。它们的代价沉重到无法以幽默带过。我的确常常想起札克纳梵、贝尔瓦与蒙奇,还有其他已经过世的朋友们。

    我也常常想到自己曾经面对过的众多敌人,那些在我刀下结束生命的个体。我身处于充满暴戾之气的世界,过着暴力的人生,到处都是对我、或我所珍爱之人充满敌意的对手。曾有人称赞我那两柄锋利的弯刀与绝佳的战斗技巧,而我也必须承认,有时我会准许自己对这些习来不易的技能感到骄傲。

    但当我从兴奋的情绪中恢复。经过更详细、透彻的思考后,却会为了不能改变既成的事实而悔恨不已。每当我想到玛索吉。赫奈特,惟一被我杀死的黑暗精灵,心中便觉得一阵刺痛。虽然是他挑起我俩的战端,而且要是我无法证明自己胜过他,他肯定会杀了我。在当时我可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但对于此事的必要性,我却永远都无法感到心安。应该有比武力更好的解决方式。

    在这充满危险的世界里,半兽人与巨魔横行,路旁随便一个能够战斗的家伙,似乎都会受到英雄般的崇敬与众人的拥戴。我认为“英雄“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其力量或战斗的才能。蒙奇是一位真正的英雄,因为他能克服逆境,即使在困境中也甘之如饴,最重要的是,他依据明确的原则行事。贝尔瓦。迪森格亦同,这个笨拙的地底侏儒居然愿意和一名叛逃的黑暗精灵做朋友?还有喀拉卡,宁愿牺牲生命也不愿给朋友带来危险。

    同样的,我也称冰风谷的沃夫加为英雄,他坚守原则,克服战斗的欲望。汉夫加克服了他悲惨童年时的误解,他认为世界充满了希望,并不是一片待他去征服的大地而已。至于布鲁诺,这位矮人教导了沃夫加两者之间的差异,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公正的国王了。布鲁诺身体力行他们族人最为重视的信条,族人们都愿意奉献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布鲁诺,并且在死后还歌颂着他的名字。

    最后是我的父亲,当他鼓起勇气否定玛烈丝主母时,也确实是个英雄。札克纳梵的一生中,在原则与自尊的战争里大多落败,却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然而这些战士们,却比不上一个我初到十镇时所认识的小女孩。

    在所有我认识的人里,凯蒂布莉儿是最重荣誉、也最正直的一个。她见识过许多战争,眼神却依旧澄澈天真,笑容纯洁动人。但总有一天她悦耳的声音会被不协调的犬儒主义污染,那实在大令人悲伤了。

    大部分称我作英雄的人,只是单就我的战斗能力而言,他们对引导着我双刃的原则一无所知。我接受他们给的虚名,但却为了满足他们,而非自己。但是当凯蒂布莉儿如此称呼我的时候,我的内心才能陶醉在满足之中,因为我知道她评断的标准是内在价值,而非武力。

    如此,我才能相信自己并非浪得虚名。

    在此,我的故事结束了,是吗?现在我舒服地坐在一位朋友身边,他是公正的秘银厅国王,周遭是如此的宁静、详和、繁荣。这个黑暗精灵确实找到了属于他的地方,他的归宿。但我必须提醒自己,我还年轻。未来我还有将近十倍于过去的时间得过。虽然我相当满足于现况,但外面的世界依旧充满危险,因此身为一个游侠必须紧握住他的原则,以及他的武器。

    崔斯特的故事真的都说完了吗?

    我可不这么想。

    ——崔斯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