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艺界奇葩

第四六四章 人文学院

    舒庆春父亲早亡,是母亲一手将他带大,如果他真的要搬家,也要问过母亲。

    “那你回头问问你母亲的意思,再决定来金陵还是留在燕京。”

    舒庆春点了点头,他自己当然是想来金陵投奔庄言,不论是因为他对庄言的钦佩还是考虑到自己的前途,到庄言身边来显然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但是也正如庄言所预料的,这样大的事情,他必须问过母亲才行。

    母亲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自己又如何能做到抛下母亲独自远走他乡。

    “告诉令堂,如果来金陵,生活方面的事情无需担心,学校方面会帮你们解决衣食住行,虽然条件未必十分优渥,想来应该比蜗居燕京要好一些。”

    舒庆春感激道,“多谢庄先生。”

    “不用谢,事情已经谈完,咱们随意聊聊罢,你也不用拘谨,今天过来的时候有在学校逛过么?”庄言往后一靠,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同时也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让舒庆春轻松一些。

    舒庆春直了直腰,摇头道,“我到学习就直奔校长室而来,倒是没有仔细看过学校的风景。”

    “无妨,以后有时间我带你逛逛,不过等你下次再来,可能学校就要变个模样了。”

    学校现在大肆搞建设,每天都有新的变化,舒庆春这一去如果时间稍微长点可能要几个月才会过来,到时候确实会变化很大。

    两人坐在办公室里面闲聊着天,没一会儿方芸过来敲门。

    “校长,文学社的社长过来了,是让他等一会儿还是现在进来?”

    “让他进来吧。”庄言说道。

    听到庄言有客人,舒庆春连忙站起身来,“先生既然有客人,那我……”

    “你别急,先坐下吧,是个学生,你没必要回避。”

    舒庆春点了点头,又重新坐下。

    于声站在校长室外面,心情有些忐忑,庄言忽然召他过来,让他摸不着头脑。

    文学社是个学生组织,有些玩票性质在,所以校长室这样的地方他从来就没有来过,打交道最多的还是学校的团联会。

    除了忐忑,他也有些激动,毕竟能够近距离接触庄言,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校长让你进去,跟我走吧。”

    于声看着面前漂亮的小姐姐,眼神有些恍惚,随后才反应过来,跟在方芸后面走了进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于声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庄言,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的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所以于声下意识以为他也是学校的学生。

    “于声,过来坐吧。”

    庄言热情地招呼他过去坐,于声有些受宠若惊地走到沙发旁坐下,他没想到庄言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就像是认识自己一样。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等到于声坐下,庄言笑说道,“这位是我们学校文学社的社长于声,于声,这位叫舒庆春,是我的朋友。”

    两人彼此打了招呼,庄言问于声,“最近文学社招人情况怎么样?”

    于声面露尴尬之色,这些天经过他的努力,文学社确实也进了一些人,不过也就二十多人,而且这二十多人大多都是过来凑热闹的,文学的气象并没有改变多少。

    而且他也有些疑惑,校长是怎么知道文学社在招人的?文学社招人是私下行为,连团联社都没有报备,按道理说校长根本不可能知道,难道校长有千里眼顺风耳,坐在办公室里面就能掌握学校里面的大小事情?

    “最近还行,收了二十多人。”于声支支吾吾说道,二十多人的文学社,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确实还行了,这次叫你过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一是想要找你了解一下文学社的情况,另外也是要给你们一些支持。”

    “给我们……支持吗?”于声不想相信地问道。

    “嗯,六楼有一间空出来的办公室,放着也是放着,回头你们去清扫一下,以后就当作是文学社的办公室了。还有另外一点,以后文学社不归团联社管,直接划到人文学院之下。”

    “人文学院?”于声眼中充满了疑惑,时中学院哪有什么人文学院?

    庄言知道于声在想什么,便解释道,“人文学院暂时还没有设立,正式设立估计要等到两个月后,一开始的时候会由我兼任院长,所以你们文学社以后也就跟我直接对接……”

    于声从校长室出去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就这么一会儿,他们文学社从一个学生组织摇身一变成了人文学院下属组织,而且直接由校长管理?

    直到走出政务楼,激动和喜悦才彻底涌现出来,于声差点原地蹦了起来,只不过看到来来往往的人,又克制住了,只是紧紧地握住拳头。

    他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社里的那些同伴们,也让他们也跟着高兴高兴,看看以后谁还敢说他们文学社是野鸡社团。

    ……

    舒庆春来得快,走得也快,下午的飞机就回去了,庄言让司机去送,他自己则是去了五楼。

    时中杂报明天就要正式发售了,他过来就是看看李伯元他们的准备情况。

    他到了李伯元的办公室,正见到老头儿一本一本地在检查成本。

    庄言不禁有些发笑,这次他大笔一挥直接印了一万份,李伯元竟然一本一本查得这么仔细,生怕有什么纰漏。

    看来就算是经历过风雨的大师们,也有忐忑不安的时候。

    “怎么样?没问题吧。”

    庄言一开口,李伯元被吓了一哆嗦,看到是庄言,才松了气,嗔怒道,“走路没声音么?人吓人,吓死个人。”

    庄言笑了笑,“不是我走路没声音,是李先生你太过专注了,按我说,这些成本有什么好看的,就算是有什么问题,你这样翻估计也查不出来。”

    “我只是有些不放心,毕竟时中杂报是首次发售,还是尽量不要有纰漏为好。”

    “那也不必自己一个人来做这事,一万本你一个人看要看到什么时候,不如叫一些学生过来帮忙。”庄言提议道。

    李伯元却连忙摆手,“还是不要,我怕提前泄露了内容。”1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