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意事

597 你等着!

    69网69,最快更新如意事!<r><r>    皇后由他拉着走,脑有着短暂的空白。

    这……

    这么快吗?

    就要去求她父亲答应了?

    可她甚至还没来得及表歉意……

    原以为他为之煎熬了这么多年,这气定不是那么好消的——

    她还有许许多多准备好的话没说。

    她今日向他赔不是,只当这不是要赔很久……

    一个月,一年,两年……

    多久她都愿意的!

    也或许无论如何都再回不去从前,纵然有一日他消了气,二人最终亦只能做陌路人——这些她都想过的!

    可现下……

    垂下眼睛看向那只抓着她腕的,她一瞬间便红透了眼睛,泪水几乎是顷刻便涌出。

    她已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不曾落过这样汹涌的泪了。

    此时此刻,看着这只,她已再无半分不确定,他的心意,他的坚定……从未曾有过更改。

    余下之言,不必再说,也俱不必再问。

    这一瞬之间,她的心落定下来,像是在黑夜雨雪孑然独行已久、自认已无归途之人,辗转竟又回得家,终于得以脱去一身冷衣,围炉烤火,有热茶暖汤温体,有软榻栖身,另有明灯驱尽黑暗。

    再不冷,也再不怕了!

    她将用力地往上抽了抽。

    许昀只当她要挣脱,正要握得更紧时,却觉她拿柔软的指反握住了他的掌。

    许昀脚下微微一顿,声音缓和柔软了下来:“……为何会这么冷?可是病还未好全?”

    说着,暂时将她松开,抬解下自己身上的藏青披风,裹在了她的身上:“怪我大意了,竟忘了此事。”

    皇后,不,吴景盈——

    吴景盈抬眼看着他,摇了摇头,声音发哑却带笑:“好了,已是全好了。晴湖,谢谢你。”

    不止是这件披风。

    她要谢他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谢什么。”许昀抬替她擦去脸上眼泪,有些好笑地道:“哭什么。”

    “我在想,我凭什么……凭什么叫你等了这些年。”

    她分明错得这样离谱,一声不响便从二人的约定消失了——

    这件事,若换作是个男子,怕是要被骂得抬不起头来的。

    许昀摇了摇头,看着她,微哑的声音像沉淀封藏多年的醇酒:“年少之时,这世间错付之事本稀疏平常,不值一提。阿盈,你并没有什么过于对不住我的地方。纵然我愿意等,愿意耗,亦是我自己的选择,并非是你强逼,更何况……这些年来,你比我要苦得多。”

    他心再如何,却不过是一躺一睡,万事皆不必过问,尽可随着性子来。

    可她不同。

    她在宫,如履薄冰,处处思虑谋划,须时时刻刻持端庄姿态,不露丝毫破绽,以应对诸人诸事。

    而若论心境,比之他,她更要煎熬许多。

    他不想去管旁人如何看待此事对错,他只知道,他的阿盈他觉得心疼。

    他这十余年的光景,值得不值得,也无需他人评断。所谓吃亏也好,不公也罢,他都再不想去计较了。

    当然——

    “若你当真觉得对不住我,倒也简单。”许昀重新握起那只,道:“嫁我为妻,前尘往事,从此一勾销。”

    之后,便只谈日后,不提过往了。

    吴景盈将泪意忍回,向他点头:“好。”

    她这些年在宫自认早已麻木,所见真真正正是一片浊世,她被浸在其,似也成了那样的人——

    但他却仿佛从未变过,纯粹,炽热,固执。

    她近来便总在想,这样的他们,还有可能重新走到一起吗?

    现下她有答案了。

    相较于还有可能吗,她此时只觉得为什么不能?

    什么物是人非、积重难返,岁月改意,值不值,配不配……旁人是旁人,他们是他们!怎么选,怎么活,不必依循任何!

    分明还可以相伴,彼此还需对方救赎完整,为何非要成全遗憾呢?

    这世间叫人感慨的遗憾之事诸多,又不缺他们这一桩!

    当年摆在他们面前的,是错的时——

    而当下,时对了。

    做人是要惜福的,对的时若不把握,往后福气怕是再不敢轻易找上来了。

    “咱们走。”

    二人十指紧握,往前行去。

    “晴湖,我怕父亲不会答应……”

    许多年前,曾有个女孩子在月色下也说过同样的话,一字不差。

    当时,他身侧的少年是这样回答的——

    “别怕,我去求王爷,求到他答应为止。”

    ——时此刻,许昀依旧如是道。

    二人一同寻到了定南王的住处。

    “……王爷不在院,方才被镇国公请去外书房议事去了。”这名近随尚且年轻,看着自家姑奶奶和许昀相携而来,心不免惊异。

    “也好。”许昀道:“那咱们就去外书房。”

    正好也可以当着父亲的面将事情说清楚。

    有父亲在,或还能帮他一把。

    应当……能吧?

    许昀虽有些不大确定,但婚姻之事少不得要经两家长辈点头的,横竖也逃不掉。

    依着印象,二人顺利来到了外书房前。

    守在书房外的是秦五。

    见二人一同前来,秦五丝毫未觉得哪里不对——各找各爹,没什么奇怪的。

    是以,淡定叩门通传:“将军,王爷,二老爷和皇后娘娘过来了。”

    书房静了一瞬之后,才有镇国公的声音传出:“叫人进来吧!”

    “是。”

    秦五将门推开,侧身让至一旁。

    待许昀二人进了书房内,便又将门合上。

    许昀刚走进去,便撩起衣袍,向两位老人跪了下去。

    “晴湖斗胆,想求父亲和王爷答应我与阿盈的亲事!”

    简单直接,没有任何累赘的铺垫。

    镇国公听得眼睛放光,颇觉激动惊喜——可以啊!可算是出息了一回!

    但这惊喜不宜过分外露,否则他担心身边坐着的那个老东西会故意和他唱反调!

    怀揣着此种防备,镇国公微微皱了下眉,道:“此事非儿戏,你可真正想清楚了吗?”

    “此事非儿戏,儿子此言也非戏言!我虽终日浑噩,然唯此念头,于心底从不曾有过动摇!”

    许昀跪得端端正正,话也答得字正腔圆,处处可见果决坚定。

    镇国公难得瞧次子如此顺眼——总算是他娘的有点儿人样了!

    可吴竣这老东西怎么还不吭声?

    聋了?

    哑巴了?

    镇国公不着痕迹地拿余光留意着对方的反应。

    如此挠心挠肺地又等了片刻,总算等到老东西开了口——

    “阿盈,莫非这也是你的意思吗?”定南王看着站在许昀身侧的女儿,语气一如往常那般平肃,叫人全然听不出喜怒。

    “回父亲,正是。”

    吴景盈也跪身下来:“女儿不孝,想厚颜求得父亲成全。”

    求他成全——

    上一次,阿盈求他成全的,是进宫之事。

    这两番相求,可谓截然相反。

    但若说哪一次让他更欣慰……

    是这一次。

    但有些话,他不得不说,不得不问。

    “阿盈如今尚是当今皇后,我吴家要如何答应这门亲事?”

    这话镇国公听得很不顺耳:“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将闺女送回去不成!”

    “送不送回,只要皇帝还是皇帝,阿盈这皇后之位便无可更改——”

    “这还不简单?等皇帝一死,哪儿还有什么皇后!”

    定南王冷笑一声:“你知他何时死?”

    “……”吴景盈默默看了自家父亲一眼。

    总觉得父亲一旦和国公说起话来……整个人的言行气质都变得‘平易近人’了呢。

    “我还真就知道。”镇国公眼含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得色:“哦,倒忘了同你讲了,我家昭昭,早前便借国师之在皇帝所服丹药做了脚,这皇帝八成还真没多少时日可活了……”

    定南王听得微微一惊。

    “竟有此事?”

    镇国公端起茶盏吃了一口:“也不是什么大事。”

    定南王无声冷笑。

    搁这儿跟他显摆呢?

    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往后还不是他外孙媳妇?

    “父亲,的确是有此事。”吴景盈道:“那丹药,昭昭此前便是借我之交给的国师——”

    但那时她完全不知是毒药,只当是拿来顶替那灵樗芝的东西!

    现下想想,得亏是当初不知真相——

    否则,她怕是真不见得能十分完美地掩饰内心喜悦。

    这一刻,许昀也很动容——昭昭真是好样的,二叔果然没白疼……没白被你欺负!

    虽说他并不在意阿盈的身份,可世俗礼法在此,两家总是有顾虑在的。

    天下大局走向,这目标太大,短时日内谁也无法下定论。

    相较之下,昏君早日驾崩这个小目标,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我和阿盈可以等,等多久都无妨。”许昀道:“今日前来相求,也并非就是急于亲事二字,说到底我和阿盈只是想求得王爷和父亲一句准允——”

    还是那句话,旁人如何想,他根本不在乎。

    但自家父母长辈的应允,还是不可少的——尤其是于阿盈而言,王爷的态度很重要。

    “父亲,女儿如今既已出宫,于族而言已不可能再有助益。”吴景盈行了大礼,将头叩下,声音轻缓却透着坚定:“从今后,女儿想活得自在随心些,还望父亲能够准允。”

    “准允,怎能不准允!”镇国公在前头拍板道:“这门亲事我答应了!”

    许昀:“多谢父亲!”

    虽然说父亲会答应一点都不让人意外,但感恩的气氛还是要有的。

    “择日子,先择几个日子备着!我这就叫秦五去请姚先生来!”

    “老夫还未答应!”定南王忍无可忍地打断了镇国公的口头计划。

    是他嫁女儿,岂能轮得到这老匹夫来决定结果?

    二人对视间,他却见镇国公脸上闪过冷笑,眼神仿佛写着个字——你等着!

    呵呵。

    谁家还没个想娶媳妇的小子?

    谁家还没个姑娘要嫁!

    “……”定南王脸色微变,心暗道一声“大意了”。

    权衡了片刻,他道:“我亦没说不答应,只是此事还有待商榷——”

    说着,看向许昀:“你随我来,我有几句话想单独问一问你。”

    来了——

    未来岳父的考验来了!

    许昀打了个激灵,应声“是”,起身随定南王去了内室。

    “好孩子,快起来。”面对未来儿媳,镇国公笑得很慈爱:“别怕,不是什么大事,自我来给你们做主!”

    姓吴的老东西也不看看如今身在谁的地盘上。

    这临元城如今可不是谁想进就进,想出便出的!

    实在不行,把讨人嫌的老东西一个人丢出去,将老东西的闺女连同外孙都给扣在城——

    一个是抢,两个也一样!

    镇国公的算盘噼里啪啦打得一通狂响。

    等等——

    镇国公竖了竖耳朵。

    他怎么听着像是上来就又跪下了?!

    恨儿子不争气?在吴竣那老东西面前丢了许家的脸?

    不存在的。

    娶媳妇要得什么脸?

    换十多年前早这么干不就好了!

    吴景盈起得身来,默默站在一旁。

    总觉得国公偷听的神态太过不遮掩了些……

    定南王和许昀并未久谈。

    不过一刻钟余,许昀便跟在定南王身侧走了出来。

    算盘打定了的镇国公神定气闲,并不催问。

    “原定两日后动身回宁阳——”定南王道:“在那之前,我自给你许家一个答复。”

    听这意思,是还得再考虑两日。

    镇国公很爽快地点头:“老夫等你两日便是了。”

    两日后若答应,他自是欢欢喜喜送吴家人出城。

    若不答应——

    老东西就等着一个人滚回宁阳吧。

    横竖他许家要娶的是儿媳妇,谁在乎这半截身子入土的老货答应不答应?

    “……我父亲都问你什么了?”离开外书房后,吴景盈悄声向许昀问道。

    “王爷问了个问题。”

    许昀道:“一问我今日有此求,是否只是因心意难平——”

    “二问我这般模样,究竟能否照料得好你。”

    他当时险些想问,他什么模样?

    然而想了想,出于自知之明,便也未有坚持自取其辱。

    “最后一问是,倘若局势不如人意,别无选择之下,我是否愿为此隐去身份姓名——”

    吴景盈听得眼眶有些发涩。

    父亲虽只此句问话,但却是将这条路上所有她可能遇到的阻碍和不如意,尽数剖得明朗了。

    “那你都是如何作答的?”她问许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