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意事

599 还挺杀人诛心

    69网69,最快更新如意事!<r><r>    男孩子不可置信地看向那嬷嬷,却见对方并无否认之色,反而尽显心虚慌乱。

    答案如何,似乎已经没了悬念……

    这一刻,许明时觉得自己彻底悟了。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许明意不知道的事情!

    从今后,他对此再不会有丝毫质疑了!

    “许姑娘……这……”齐嬷嬷张了张嘴,艰难地道:“既是许姑娘已经知道了,我便也没什么好再遮掩的……”

    虽相处时间不算长,但她亦看得出这小姑娘是个喜恶分明,直接干脆的性子,这样的人,往往是不会喜欢黏黏糊糊拖拖拉拉的态度。

    且这个时候她纵然再百般否认,那也是毫无意义的。

    可如此一来,小皇子不再是小皇子,那他们便当真没了丝毫价值,还能拿什么作为筹码来求得对方挟持?

    不对……

    许姑娘方才分明是说,从起初也不是真的想要挟持他们……

    许姑娘从一开始必然就知道小皇子身上的秘密了……

    可还是一路带着他们,给吃给喝!

    齐嬷嬷脑子转得快,想通了这一点后,突然就“呜”地一声大哭了出来。

    边哭边道:“许姑娘早知小皇子身份有假,却还是愿意将小皇子带出京城,并一路加以善待……我二人何其有幸,竟是遇到了这样的活菩萨啊!”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大哭和夸赞,许明意竟觉有两分无所适从。

    “许姑娘既知小皇子……不,我家哥儿并非龙子,那这孩子同贵府便也是没什么仇怨的,许姑娘不如就留下他,叫他长大了之后好报答您,孝敬您!”齐嬷嬷哭求道。

    许明意默了默。

    思路转变够快的,这嬷嬷倒也是个人才。

    吴恙也忍不住看了那孩子一眼。

    报恩是好事。

    孝敬……就不必了。

    毕竟他和昭昭是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真要说起仇怨,我记得这孩子的生父越培,倒也曾是对我祖父下过杀的——”许明意接过话。

    齐嬷嬷哭声一滞。

    老天,竟连这个都知道吗?!

    越培……

    听得这个名字,许明时脑海里便闪过了那晚驿馆走水、祖父遇刺醒来时的情形。

    这个越培他自是知道的。

    原来这竟是‘小皇子’的亲爹吗?

    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许明时有些械地想着,麻木的脸上已无太多起伏。

    “是,那个姓越的狗东西合该千刀万剐的!现下也算是得了报应!”提到越培此人,齐嬷嬷便恨得牙痒痒——这废物男人先是勾引了她家娘娘,后又卷进了镇国公之事,先后两次堵她活路,简直是不共戴天!

    “可孩子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若是能选,他怕是宁可不来这世上,也断不会愿意托生为这般身世!”齐嬷嬷哭得情真意切:“宫里断是回不去了,往后我只想将他当寻常孩子带大,定也不会对他透露半句有关身世之言……只道他是许姑娘捡来救来的!”

    那孩子被她这样抱着,听着这些话,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珠儿,也在看着许明意。

    许明意看向他时,那孩子竟晃着胳膊笑了起来,露出两颗米粒儿般的小牙。

    齐嬷嬷忙道:“您瞧……这孩子一见您就笑!这便是缘分呀!”

    缘分?

    许明意不大信。

    孩子懵懂单纯,见了她便笑,大约只是因为她长得好看罢了。

    “……您若实在觉得这孩子的身世叫您心有疙瘩,那也是人之常情。”齐嬷嬷拿衣袖擦了擦涕泪,哽咽着道:“按说是不宜再厚颜求您的……可如今这局面,所求不过是平安活着,有一栖身之处而已……实在不行,您看看能否叫我二人自行去选落脚处?我只想带着这孩子暂时在临元城避一避……”

    又道:“无论日后去哪里,只要还活着,待过个十多年,孩子长大了,我便叫他投去许家军……也好报许姑娘今时之恩情。”

    她虽是存了些以退为进的心思,但这番话并没有假。

    她是读过些书的,也懂些做人的道理。

    能继续留在这里,自是最好。

    真留不得,那也绝不该心有怨怪。

    听得这句多年后叫这孩子投去许家军的话,许明意的心情很有些复杂。

    这孩子的娘,给皇帝戴了顶绿帽子;

    皇帝浑然不知,乐得不行,帮人养孩子养得十分来劲;

    而待过个十余年,这孩子还得投军,去打狗皇帝的江山……

    突然就觉得……这还挺杀人诛心的。

    听那嬷嬷还欲再求,许明意没了耐心再听,截断了她的话,道:“真想留下便留下吧。”

    横竖多两个人也不算多。

    至于这孩子的身世会不会叫她和祖父心有疙瘩?

    越培不过只是听命行事的万千一颗小小棋子罢了,若非是他与荣贵妃有私情在,怕是都记不得他是哪个。

    且留下孩子又不是将其收作许家人,倒不至于牵扯得太多。

    正如这位嬷嬷方才那句话,当下这世道间,小小人物所求不过是活着而已。

    能活着,还是得活着。

    能救一个,便还是救一个吧。

    但有句话还是要说在前头的——

    “今日是你不愿走,来日若敢动什么异心,惹什么麻烦,到时也莫要想着还能放你活着离开。”

    “是……是!”齐嬷嬷大喜,连忙就磕头:“多谢许姑娘慈悲收留!姑娘此番大恩大德,必当铭感在心!”

    见她磕了还要磕,孩子被她夹在身前很是无助,许明意道:“行了,回去吧。”

    齐嬷嬷连声应下,抹了把眼泪,抱着孩子起了身,高兴得又哭又笑地道:“……时辰不早了,姑娘又劳累了一整日,我和哥儿便不打搅姑娘歇息了!”

    哥儿该回去吃奶了!

    得将这好消息告诉奶娘去!

    这位奶娘听得这句准话后,却是放声大哭了一场。

    哭罢之后,便通体舒畅了。

    夜深了,瞧着被奶得小肚子鼓悠悠的俩娃娃睡在一处的模样,眼睛俱是红红的齐嬷嬷和奶娘皆面有笑意,心落定下来——为她们自己,也为了孩子。

    这厢许明意沐浴罢,穿着细绸衣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卸下一身疲惫时,则是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狗皇帝如今知没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的事情呢?

    出城后,她曾听祖父说起过,那日在太庙,皇帝和荣贵妃在侧殿内,祖父守在殿外时曾隐隐听到了一些动静……

    荣贵妃似乎是做了什么……

    只可惜没能成功。

    既未成功,那定是败露了。

    而选在此等关头动,多半应是为了越培之事……

    就是不知后续是否招认了,皇帝又是否查清了。

    但转念想想,就在两日前,朝廷还曾派明御史前来相谈换回小皇子之事,只不过被祖父直言拒绝了,祖父并未答应见明御史,且放了话出去——说了不见就是不见,再来送信打死为算。

    纵然明御史是为了大庆和大局,或是好不容易才说动皇帝‘放下颜面’前来谈判,且所谓换回小皇子多半只是一个好听的名目和朝廷的遮羞布,朝廷此番或是已经做好了退让求和的准备……

    但他们和朝廷已没什么好谈的了。

    他们意不止在一两座城池,自也不会为朝廷的态度而改变计划。

    用祖父的话来说,当下朝廷的求和便如同是途带毒的诱饵,不能信,也靠不住,他们想要拿什么,自会凭自己的本事一一拿来。

    但皇帝究竟知不知道呢?

    许明意躺着,认认真真地想了好一会儿。

    虽说这件事与大局也并无太大干系,但她就还挺好奇的呢。

    然一日一夜的奔劳到底是太累了,许明意就这样怀揣着八卦之心很快睡了过去。

    ……

    短短两日过去,临元城内已初显生。

    本就未曾崩乱的秩序也在变得完整。

    而一座城换了新主,到底是需要磨合的,两日间,便也偶有些争端和变故出现。

    除此之外,也出了几桩盗窃之事。

    秉承着有事找“姑爷”的允诺,凡是遇到了麻烦的百姓皆寻去了府衙。

    起初先是一人去试探,见的确解决得很圆满,百姓们便都安下心来,大胆地进了府衙大门。

    这一日,有斗殴之事发生,双方伤得不轻,错对争执不下,许缙便干脆升堂当众审案——这是范知府、哦不,前知府的意思,大意是说,只窝在后衙处理远远不够,当众审出一件案子来,也好立住许家公正的人设。

    是了,范应这数日被“关押”在府衙内也没闲着。

    许缙有意请教经验,每日提一壶酒去,一来二去,在此等“严刑逼供”下,范应喝得奄奄一息之际,也只得如数招了。

    “不是说有许姑爷在坐镇?怎不见人来?”

    “这里头是哪位官爷?”

    升堂过半,仍有听得消息赶来的人挤在人群里好奇地问。

    “哎,那坐着的不就是许姑爷么……”有妇人叹口气,下巴往堂方向抬了抬。

    来人听得大惊,近乎要失声:“那……那竟是许姑爷?!”

    “方才由元家的人亲自认的,岂会有假?”

    来人不可置信,又往前凑了凑,伸着脑袋睁大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可……怎么看这也不像啊!

    这视线委实太过强烈,且远远不止一道,直叫正审案的许缙无法忽视。

    总觉得这些百姓的重点已经完全偏离了案子本身,也偏离了他想要立人设的初衷……

    迎上又一道仿佛在惊呼“姑爷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的目光,许缙在心底叹了口气。

    经历了什么?

    他经历得太多了。

    烤鸭烤羊荷叶鸡,狮子头蟹黄饺醋鲜虾,灌汤包子牛杂汤,羊肉砂锅葱油酥饼,糯米枣糕四甜蜜饯……

    他的这些经历,真要细数,怕是天夜也说不完的!

    “娘,这就是你常说的许姑爷吗?”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悄声问自家娘亲。

    盯着堂人,那妇人的眼睛都愣了。

    离开衙门时,脚步甚至是有些虚浮的。

    这一日,满临元城娘子们的心的白月光就此破碎无痕。

    一轮金乌西坠而去,晚霞将斑斓秋色染得愈发浓烈。

    依山傍水的元氏祖坟内,一座摆了贡品果点的墓前,一双身影正在祭拜。

    “我从未见过外祖父。”望着那道墓碑,许明意道:“但外祖父所行之事,我却是从小听到大,也从小看到大。”

    没见过那位老人,身边之事却都有着老人走过的足迹。

    “今时所有,皆是先辈蒙荫。”吴恙将一盅酒缓缓倾倒在墓前,道:“元老太爷,是有大义大智之人。”

    若非先辈累积,他们这些小小晚辈,在此时局必将举步艰辛,一切都需从头摸索打磨滚爬。

    所受教养,眼界见识,再到能起事,能做事,凭得皆是先辈之能。

    许明意点头。

    是啊。

    全是靠得先辈蒙荫。

    钱财,兵力,再到临元城的接纳——

    诸如种种,随处可见。

    但愿他们这些小辈能不负先辈所予,待多年之后,身入黄土,也能成为如先辈这样的人,留下些有用的东西。

    一番祭拜罢,许明意抬头看向万里绯霞,道:“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去罢。”

    “好。”

    许是晚霞悦目,又许是身边之人是对方,平日走起路来皆是大步而行的两个人,此时都不紧不慢。

    “可都准备好了?”女孩子看着身侧少年的侧颜,开口问道。

    今夜,他便要动身回宁阳了。

    吴恙也看向她,温声道:“放心,一切都已同祖父商定过了。”

    许明意便点头,但任他如何保证,她却也不可能真的彻底放心。

    他此番回宁阳,有两件要事要做。

    一是稳住宁阳局势,以应对接下来之事。

    其二,还需查实揪出隐藏在吴家的那个祸患。

    这两桩事,放在当下这等关头,皆是凶险的。

    但正如吴恙所说,也是必须要做的。

    她和吴恙肩上都有必须去做的事情,所以,纵然心有不舍,有担忧不安,但任谁都不曾说过半句“别走了”,“不走了”。

    “这晚霞可真好看。”她看向天边,感叹道。

    吴恙随她一同看去。

    晚霞之外再往前看,隐隐有百姓人家炊烟起。

    万里山河阔景,芸芸众生所集烟火气,一草一物一霞光——

    尤其还有他身侧的这位小姑娘——

    这整个世间都很好看。

    这些便都是他往前走的理由。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