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意事

600 替我照料好她

    69网69,最快更新如意事!<r><r>    二人回到元家祖宅时,晚食已备妥。

    除了身体有些不适的太后,许吴两家人皆是一同用的晚食。

    饭后,酒足饭饱,镇国公便开始撵人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该走的就赶紧走吧。”

    刚跨出厅门的定南王皱了皱眉。

    许启唯不说人话这一点,他早已习以为常,可他这边都还没松口答应那件事,怎地对方还敢如此嚣张?

    若说是仗着家孙女,可他这就要走了,这老匹夫竟问都不问一句的?

    到底还想不想娶儿媳了!

    定南王面色不悦,甩了负在身后就要离去。

    “咳……!”许昀赶忙咳嗽一声,着急地给予自家父亲眼神暗示——他这两日该努力的都努力了,眼瞧着也算是万事俱备了,最后这股东风父亲倒是给他吹一吹啊!

    镇国公瞥了一眼次子。

    急什么?

    他还真能任由这老东西将他儿媳妇给带走?

    “等等。”

    镇国公慢悠悠地将人喊住。

    他到底是男方长辈,也不好欺人太甚,娶儿媳妇的诚意还是要表一表的。

    “作甚?”定南王驻足,冷着声音头也未回。

    “走走走,借一步说话。”镇国公一身酒气,上前豪迈地拽过吴竣一只臂,就将人往一旁的长廊下拉去。

    吴竣皱着眉随他来至廊下,甩了甩皱了的衣袖。

    许昀自是未有跟去,站在原处颇有些紧张地远远看着。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喟叹。

    许昀回头,只见是裘神医正站在他后头,也在望着长廊的方向,面上挂着满足的笑意。

    “两日之期已过,考虑得如何了?”廊下,镇国公语气还算友善。

    “倒也不是全无可能——”吴竣负站着,生就肃冷的一张脸上看不出半点和缓之色:“只是有一个条件。”

    镇国公听到前半句,本是有些讶然——这老东西竟是上来就松了口,倒叫他有些意外。

    而后又听有条件,便在心底冷笑一声,他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在心默念了一句“结亲当以和为贵”,镇国公才得以耐着性子道:“不妨说来听听。”

    能听他就听,实在不听就依原计划将老东西一个人丢出城去。

    “眼看你那二子苦等多年不愿成家,也的确有几分可怜,亦算得上是个可以托付之人,我固然也可勉强答应此事——”

    镇国公听得暗暗捏了拳。

    屁话还真多!

    且突然想打儿子了!

    都怪老二这老小子不争气,否则他英明一世,除此之外哪里还有可以被人拿来取笑的败!

    “但有一点还须事先言明。”吴竣总算说到了正题:“待日后阿渊同你家孙女议亲之时,你断不可横加阻挠,刻意刁难——”

    “……?”镇国公听得一愣。

    一时间,甚至有些不大确定地印证道:“你这是……想要借此同老夫口头定下你那外孙与我家昭昭的亲事?”

    定南王冷笑一声:“你当然也可以选择不答应。”

    ——但既说了是条件,不答应的后果那也是清清楚楚摆在面前的。

    镇国公得到了印证,确定不是自己会错意,眼睛微微一瞪,竭力控制住面色起伏,实则已是在心底爆笑出声。

    这他娘的究竟是哪门子条件!

    这不就等同是——你要占我吴家的便宜,可以。但你不能只占一份,你必须得把两份全给占咯才行!

    哈哈哈哈!

    这样的条件,不妨再给他提来一百个!

    “如何?”见镇国公木着一张脸没反应,定南王微微皱眉催问道。

    都是要给家里小子讨媳妇、都是要嫁姑娘的,纵然是换位思考,他也想不到对方这样一幅面孔下,藏着的竟是如此别样心思——

    “……”镇国公强忍着没笑出来,将忍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死死压下,因用力过猛,便显出了几分不悦。

    一声冷哼自口溢出,他瞥了定南王一眼,道:“我可不是那等会插小辈亲事的碍眼之人!只要我家昭昭肯嫁,嫁谁我都没意见!”

    你最好是这样!

    定南王忍着没瞥回去,也懒理对方含沙射影的讽刺,只赶忙敲定此言:“既如此,那自是再好不过。”

    许启唯这老匹夫旁的长处没有,好在说话一贯作数。

    今日既是这么说了,便也不怕对方再反悔。

    余下的,至于人小姑娘肯不肯嫁,那就是阿渊自个儿的事情了——再娶不上媳妇,可怪不到他头上来。

    当下说定了这两件事,两位老爷子纵然都不露声色,但气氛显然是缓和了下来。

    “我叫云六带人护送你们回宁阳。”镇国公很大方地说道。

    毕竟是亲家了,又是从他的地盘上离开,他总要表示一下。

    “不必了。”定南王道:“老夫不缺人。”

    “怎么不缺?不是要暗分两路?此行凶险,你不惜命却也要顾虑我未来儿媳妇和孙婿!”镇国公不由分说地敲定下来,当即就喊了云六前来,交待了下去。

    定南王嘴上说着不用,却倒也未再执意拒绝,半推半就地随对方安排了。

    一名吴家近随来至廊下,行礼罢恭声道:“王爷,一切都已备妥,可以动身了。”

    定南王微一颔首,抬脚和镇国公一同行出长廊。

    廊外,厅外灯火下,吴恙等人此时皆等在那里。

    “可都准备妥当了?”定南王看向儿孙。

    吴景明忙道:“回父亲,皆已收拾完备了。”

    吴恙亦点头。

    定南王的视线落在了女儿身上。

    吴景盈便露出浅浅笑意:“女儿也早早收拾妥帖了,父亲,咱们走罢。”

    却听定南王道:“阿盈留下。”

    吴景盈不禁一怔。

    “你身子还未痊愈,而此行回宁阳一路颠簸凶险,且还是留在此处静养为好。”

    “父亲……”吴景盈眼眶微红。

    定南王看向她身后站着的许昀,面色无起伏,语气也很平静:“替我照料好阿盈。”

    吴世子听得一愣。

    父亲这是何意?

    将阿姐留下尚可理解,可……为何要托许家二老爷照料他阿姐?

    此情此景此言,甚至叫他有了一种仿佛父亲是在托付阿姐终身大事的错觉!

    许昀无论如何也未敢想竟能在今晚等到这样一句话,勉强回过神来,先是抬躬身深深施了一礼,才郑重应下:“王爷放心,晚辈定会尽心照料阿盈,绝不再叫她受丝毫委屈。”

    吴世子眼睛圆瞪。

    这错觉越来越逼真了!

    简直就像真的!

    可为何大家都未见异色?

    总不能是他太敏锐?

    吴世子心惊异强压不下,遂欲出言印证试探:“父亲……”

    话刚出口,腰后又传来近来颇为熟悉的痛感。

    徐氏面上挂着端庄笑意——这种时候没人想听丈夫说废话。

    连她这个嫁进来的弟妹都看得明白的事情,丈夫却是一无所知,这也是怪叫人想不明白的。

    但转念一想,这人是她丈夫,也就没什么好觉得奇怪的了。

    毕竟她早早就做好娶儿媳妇的准备了,丈夫还迟迟不知阿渊有心上人呢——这样一个人,你能指望他少年时便可以察觉得到自家阿姐的心思吗?

    “父亲,那女儿送您……”吴景盈将眼泪忍了回去。

    许昀忙道:“晚辈也送送您。”

    “老夫就不去了,人多招眼。”镇国公看向孙女,道:“就叫昭昭代我送一送——”

    许明意笑着点头:“好,孙女去送。”

    吴恙也露出笑意,临走前向镇国公长施一礼:“国公保重。”

    “嗯。”镇国公摆摆:“去吧,一路当心。”

    一行人便往后院行去。

    吴恙和许明意走在后面,看着在前面并肩而行的许昀二人,不由相视无声一笑。

    话本子戏折子上,都说爱而不得,覆水难收,生离死别才叫人最深刻……

    可他们都是尘世间的俗人,一生短短,皆爱圆满不爱遗憾。

    尤其是她曾亲眼见证过上一世的悲剧。

    而昨日她和吴恙闲谈时,曾谈到一点,但凡是还有会,二叔和吴姑母便注定还是要走在一起的,吴姑母虽经历了许多,但正因是经历了许多,才需要二叔这颗赤诚炽热的心来治愈救赎。

    “是将天目带回去,还是留在这儿?”许明意问吴恙。

    吴恙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大鸟,见大鸟似乎听懂了什么而戒备地朝他看来,他立时便道:“路上多有不便,叫它留下吧。”

    若说带上,大鸟必定不肯走。

    不必说什么此时特意送他,足可见孝顺之心——他估摸着这只鸟未必知道他要回宁阳,只当是一群人饭后散步消食,所以才跟了上来。

    只要他答得够快,难堪就追不上他。

    许明意浑然不知父子隔心到这般程度,听他说不便,也就点了头。

    一旁的许明时则暗暗松了口气。

    他和天目竟险些被拆散。

    一行人说话间,已来至后门处。

    马车已等在那里。

    此番定南王一行人回宁阳的消息,不欲走漏出去。

    今晚出城,是同城回营的士兵一道,以作为遮掩。

    临元城如今虽是许家的,但城之人是否有朝廷或其它势力的眼线却是说不好,故而还是谨慎为妙。

    “对了。”吴景盈来至侄儿面前,自袖取出一物:“阿渊,这是太后娘娘原本托我在路上交予你的——娘娘亲绣的荷包,里面塞着平安符,你带上。”

    吴恙接过来。

    宝蓝色的荷包上绣着好寓意的祥云,便是他不通绣艺不懂看什么针脚,却也看得出绣得极好,必是十分用心。

    这般年纪的老人,纵然身子骨还算硬朗,但眼睛多半已是花了的,做这等细活儿,必然又极费眼。

    吴恙将荷包握在,感受着老人的心意,道:“还请姑母代我同祖母道谢。”

    吴景盈一怔之后,笑着应下来:“好,我一定将话带到。”

    太后娘娘若听得这句祖母,还不知要如何高兴。

    吴恙也觉有些后悔。

    今早他和昭昭前去请安时,他还未能改得了口,他自幼长在吴家,有父亲母亲祖父祖母。

    这整整十八年的习惯太过根深蒂固,叫他在得知真相时虽无怨怪,却也一时做不到改换称呼。

    “……正事虽要紧,却也要好好照料自己。”那边,徐氏正拉着小姑娘的细声叮嘱,眼里俱是不舍。

    若能将未来儿媳一并带走该多好啊……

    她的天椒在京城,此时还要同儿媳妇分开,日后只能对着丈夫这张脸——

    不能想,简直不能想……

    可此时宁阳未必安稳,她倒也不舍得小姑娘跟着冒险。

    听自家夫人这般叮嘱关怀,吴世子站在一旁觉得自己也该表表心意,是以自认是在附和着说道:“没错,小姑娘家,行事不必太拼力……”

    然而刚说了这半句,便挨了夫人一记瞪。

    “什么叫小姑娘家行事不必太拼力……姑娘家怎么了?”

    她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莫听他的,世家男子皆是如此……哦不,咱们阿渊是个例外……”徐氏小声说着,眼底含着与有荣焉的笑意:“女子从来不输男子,我们昭昭不就是寻常男子比不得的?”

    或正因她骨子里是个这样的性子,有着这样的念头,故而才会对首次见面便女扮男装的这个女孩子极有好感。

    现下这好感愈甚。

    就像是自己未能达成的心愿,在这个女孩子身上尽数实现了,她由此也得以更加自信有底气——看吧,她就说,只要会同等,女子断不会比男子差的。

    吴世子干笑了两声,解释着:“我并非是这个意思,只是想着姑娘家金贵,应多照料些……”

    “晚辈明白。”许明意笑了笑,“晚辈都记下了。”

    各人想法不同,但长辈的叮嘱总都是善意的。

    且她自己要做什么事,走什么路,她自己很确定,并不会因外界的声音而有动摇。

    所以,她只接收善意即可。

    几人又说了几句,见定南王上了马车,许明意便施礼相送。

    吴世子为弥补失言,亲自扶了自家夫人上车。

    如此便只剩下吴恙了。

    “晴湖,咱们回去吧。”吴景盈笑着道:“我还需去看看太后娘娘。”

    “好。”许昀温声应下,受了吴恙一礼,交待了两句,二人便转身去了。

    许明时站在原处,面前少年少女一双人,身后并肩离去的也是一双人。

    他,进退两难。

    默然了片刻后,抱起了天目。

    “我抱天目回去睡觉……”男孩子转过身,慢慢走了。

    纵想立刻消失,然而不慢不行。

    万一追上前面的也不太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