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意事

601 要死一起死

    69网69,最快更新如意事!<r><r>    男孩子抱着大鸟离开,车外便只剩下了吴恙和许明意二人。

    “上车罢。”许明意看着吴恙,轻声道:“一路当心。”

    吴恙点头应“好”,脚下却是未动。

    而后,又与她道:“别担心,待我回到宁阳,便给你写信报平安。你在临元,也要一切小心应对。”

    “嗯,我都知道。”许明意点头。

    吴恙便未再说话,却依旧未转身,一时只站在那里看着她。

    该说的似都已经说完了,再说便显得啰嗦了,但心却又好像还有许许多多是未来得及说的。

    四目相望,月凉风轻。

    纵是不曾明说,到底还是有不舍和担忧的。

    如此无声相视着,许明意突然间觉得眼眶有些发涩,鼻子也忽然酸了。

    若是可以,她半点不愿在乎之人涉险,刚回到这一世时,她做梦都在想着怎样才能变得更强些,如何才能更好地护得身边之人周全。

    可她一人之力,到底还是太渺茫,想一人便撑起所有,更是不切实际。

    但后来她还是渐渐安心了——

    因为这一切原本也不是要交由她一人来支撑的,她身边皆是有能力,有担当,且愿意信任她的人。

    如祖父,如吴恙。

    他们都是各有能力,称得上是强大之人,可人与人之间的羁绊与担忧,并不会因此便被削弱。

    如此又相看片刻,月色下,少年张开了双臂。

    她扑上前去,将他一把抱住。

    少年身上的鸦青色细绸袍干净柔软,且有着被月色浸染过的微微凉意,带着他独有的清爽气息。

    他将她拥住,下颌轻轻抵在她发顶,与她说道:“昭昭,祖父既同意了姑母和许二叔之事,那你我的亲事便也算大致落定了……”

    虽是肯定的语气,但声音里却带着少年人的忐忑与试探。

    他还是有些怕她不答应的。

    于是,这句话便有了些企图“蒙混过关”的技巧在。

    但面对心上人,便是技巧也用得笨拙,那些少年心思与谨慎试探根本藏不干净。

    许明意半张脸埋在他肩膀处,声音有些发闷却无半分犹豫:“我也是这般想的,所以,你更要保重好自己,咱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

    她不曾说“谁要同你谈亲事”、“我何时答应嫁与你了”这样毫无意义的话,她想嫁他,本就不是秘密。

    “好!”她清楚地听到耳边少年胸腔内的一颗心跳动得快而有力,有些起伏的声音里也俱是笑意:“那你便当我此行是去取聘礼——”

    “好啊。”她从他身前抬起头来,看着他,弯起嘴角,眼神认真地道:“吴恙,我等你来下聘。”

    少年向来没太多表情的一张脸,此时听得笑意粲然,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

    “快走吧,莫要耽搁了。”许明意看一眼他身后马车的方向,开口道。

    吴恙应下,见有风起,又抬替她罩上檀色披风后的兜帽,动作认真将边沿整理整齐,最后微微倾身,微凉薄唇在她额头轻轻压下。

    这才上了马车离去。

    许明意未有立刻转身回去,静静目送着马车消失在夜色。

    风忽然起得更大了,她抬将披风拢紧了些,其上似还有着他的气息在。

    但她此时已没有半分泪意了,她相信,今时之别,必是为来日更好地相聚。

    少女转过身回了门内,头顶月明星稀,夜幕如长河。

    ……

    八百里外的京师,夜色因一场滂沱大雨而突然变得嚣张嘈杂。

    子时过半,北镇抚司内依旧诸声未消。

    关押重犯的刑房内,入鼻皆是血腥与腐霉之气,一位身穿缉事卫百户青袍的男人由其内行出,边拿布巾擦拭着指上沾着的鲜血,边骂道:“真他娘的晦气,什么都还没审出来,就这么咽气了……”

    他身边的下属接话道:“大人莫气,这些紫星教的玩意儿,个个都是硬骨头,历来也都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的……就像那拍不完的苍蝇似得,换谁都没招儿。”

    那男人擦干净了指,将布巾丢给身侧下属,理了理衣袖,道:“新任指挥使大人这般赏识于我,我这不想着若能做出些什么成绩来,也好对得起大人的厚爱——”

    那名下属口殷勤附和着,心里却暗暗撇嘴。

    什么赏识厚爱……

    说白了不过是靠溜须拍马混了个百户的官职。

    前缉事卫指挥使韩岩,此前在出城追捕镇国公的途身受重伤,一番救治后,拖了八日,到底还是没撑住。

    韩岩一死,缉事卫就等同变了天。

    新任指挥使王通接下缉事卫之后,翻起一场无声的腥风血雨,洗掉了韩岩留下的心腹。

    有人下来,便有人要上去。

    无论高低。

    这位名叫赵过的百户,便是得幸挤上了这条船。

    二人说话间,行经一间间牢房,耳边是犯人痛苦的呻吟声,多是腐朽无力,仿佛永无生。

    “赵……赵过?”

    一道有些微弱的声音自身侧传入那名百户耳。

    赵过驻足,下意识地循声看过去,只见身侧的一间牢房,匍匐在地上的男人一身囚服辨不清颜色,此时正奋力抬着头看着他,脏污杂乱的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隐隐有些熟悉的眼睛。

    这是谁?

    赵过有些好奇,微微弯身低头打量了片刻,忽然笑了一声:“我当是何人,原来竟是越兄啊!”

    “是……是我!”见他认出自己,越培的眼神更亮了些,仿佛听不出对方语气的嘲讽,或者说,一连多日的折磨,几番险些未能撑住最后一口气的经历,已叫他无暇再去顾及所谓嘲讽与颜面。

    如今他只想活着!

    见他这般模样,赵过来了兴致,干脆隔着牢栏蹲身下去,打量着对方满是血迹、显然已无法动弹,只能匍匐拖行的下半身,似有些怜悯地“啧”了一声:“……先前闻兄牵扯进了夏廷贞谋害镇国公一案,便颇为担忧,现下一见,兄果然是受苦了。”

    他与越培自幼一同长大,可从小到大,无论是幼时比力气摔跤,还是之后的前途,对方总要压他一头。

    在此之前,他滚爬了这么多年,仍不过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小小缉事卫。

    而对方入京营后,轻易便得了个千总的官职。

    同那些真正高高在上的人物们相比,他们这些小小人物不过都是寻常人,若说之间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仇怨,倒也没有。

    就是看不顺眼罢了。

    当然,那是从前了。

    现下他看对方,就觉得顺眼多了。

    “不过……越兄既是听命于夏廷贞,对方又早已畏罪自尽,此案已了,兄为何却被带来了这诏狱之?”

    且看这模样,分明又是受过重刑的。

    越培低下头喘着气,似在蓄力,一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其身侧的那名下属适时压低了声音,道:“赵百户有所不知,那夏廷贞虽是已死,可其贪墨受贿谋私之举颇多,抄没的家产经整合对照之后,却还少了近二十万两白银……”

    二十万两不是个小数目。

    尤其是如今战事频发,哪一处不用银子?

    是以,宫先前便下了旨意,务必要将这二十万两现银的去向追查清楚。

    被暗押来诏狱的不止是越培一个,但凡是受命于夏廷贞,有可能知晓此事线索者,皆被送了过来。

    赵过听得低声咒骂了一句。

    二十万两!

    这些银子他单是听一听都无法可想,他便是十辈子也攒不下!

    这些一个个富得流油的大官们,可真他娘的该死!

    怪不得都想往上爬!

    “可查清去向了?”

    “有些眉目了……大约是藏在了城外的几个庄子上,这两日正搜挖着。”

    赵过眼神微动:“此事是何人经?”

    这可是个极有油水的差事,若能……

    那下属隐隐猜出他的意图,干笑一声,道:“是胡千户……”

    赵过皱了皱眉。

    这是个雁过拔毛的玩意儿,两只历来攥得极紧,一滴油水都不想漏出来,有此人在,捞一个铜板那都是休想!

    莫名觉得错过了好些白花花银子的赵过再看向越培,也没了落井下石的心思,冷笑一声,道:“既已有眉目,看来也没几日好活了,死了也好,省得呆这儿再遭这份罪了。”

    说着,便欲起身离去。

    然而一方袍角却被从牢栏内探出的紧紧抓住。

    “等等……”

    越培奋力往前又挪了挪身子,声音干哑却透着急切:“我有话要同你说……”

    “怎么?竟还有遗言要交待不成?”赵过嗤笑道:“你家已无人在,这遗言要留给谁听?”

    “不……是极要紧的话……”越培摇了摇头,道:“你附耳过来……”

    赵过耐着性子倾身过去。

    那声音低低如一缕夏日河岸边带着腥味的弱风钻入他耳:“早先我曾藏了五百两现银,在无人知晓处……”

    赵过当即眼底一亮。

    同那双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对视了一瞬后,他微微扬眉,转头吩咐道:“去别处守着,我同越兄叙叙旧。”

    “是。”

    那缉事卫听命退去。

    “说吧,想让我替你办什么事……”赵过直截了当地问。

    他还没蠢到会认为依二人浅到不能再浅的交情,对方此时说出这句话,是想白白将银子赠予他。

    “其它忙可以,但若想让我救你出去,恕我办不到。”他将此言说在前头。

    虽说镇国公已反,昔日参与谋害镇国公的人,罪名也就随之没有那般要紧了,可越培是夏廷贞的人——

    如今朝上下对夏廷贞一党的血洗仍未能停止。

    他又好不容易得来了会刚升作百户,也勉强进了指挥使的视线里,前程还是有的……

    如此之下,叫他去干这等一旦查明便要掉脑袋的冒险之事,他怕是疯了才会答应。

    银子固然诱人,但活着才有命花。

    他很清醒,越培同样也不可能这般异想天开。

    单凭他二人,纵然暗出了诏狱,可那之后呢?

    不说朝廷各处的耳目,如今镇国公已反,四下戒严,想要离开京师根本是痴人说梦……

    单说一点——

    他如今这半废之身,生死皆掌握在他人,若赵过将他带出诏狱,拿到银子之后,为绝后患而一刀了结了他,他也只能受着!

    他不可能同对方做这等白白送银子又送命的交易。

    尤其是,他当下也并非就是真的走投无路……

    所以——

    “自然不是……我只是想托你替我去送一样东西,只要东西送到,等到回音,我便将埋银之处如实告知!”

    赵过微微眯起眼睛:“何物?送与何人?”

    话音落,便见越培艰难地侧翻过身。

    “刺啦——”

    他用力撕下血迹斑驳的囚服一角。

    而后,咬破了食指指腹。

    赵过盯着他的动作——这是要写血书?

    然而这血书的内容却叫他心生疑惑。

    对方拿指在其上颤颤地写下了一个“培”字,便再无其它。

    写罢之后,又将那片麻布从撕成两半,攥在里递向赵过:“你将此物设法送进宫,给荣贵妃……”

    荣贵妃?!

    赵过略略一惊。

    越培终日呆在这不见天日之处,对外界之事近乎一无所知,而赵过虽为缉事卫,但官职低微,亦不知荣贵妃于太庙当日所行之事——在皇帝的授意下,此事尚且瞒得密不透风。

    便是连荣家人都只当荣贵妃如今好端端地呆在永福宫,只因小皇子被掳之事而忧心患病,当下正在静养。

    “你想求得荣贵妃出相救?”赵过心底疑窦丛生:“荣贵妃凭什么救你?”

    越培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求?

    呵,他可不是在求她!

    他等了这么久,也未见她有任何搭救之意……这蠢女人倒比他想象要心狠得多!

    他此番独自受尽折磨煎熬,她却安住在永福宫内,心安理得享尽荣华富贵……

    既如此,他便只能‘自救’了!

    此物送与她面前后,她最好是识些,尽快设法救他出去,否则……他便是死,也要拉她垫背!

    他都要死了,还有什么理由要替她来守住秘密!

    要死大家一起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