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意事

602 当场败露

    69网69,最快更新如意事!<r><r>    “你不必多问,知道得太多,对你并无好处……”越培紧紧盯着赵过,道:“你只需将东西送去永福宫即可……”

    赵过看着那只满是脏污的攥着的东西,心虽疑惑颇多,却也忍不住动心了。

    送一样东西进宫,如今对他而言不算是什么难事。

    缉事卫本就是皇帝的人,时常有会出入宫,尤其是新任指挥使对他还算有那么一两分看重……

    这片布上,并无什么太过值得忌讳的话,便是经过他人之送去永福宫,也不必担心会出什么差错。

    更何况那是荣贵妃!

    荣贵妃是谁?

    换在两年前他或要掂量掂量有几成可行,可如今的荣贵妃自诞下小皇子后,便是宫最得圣宠的一个!

    荣家一族都因此鸡犬升天!

    纵然小皇子被掳了去,可朝廷必还会设法救回,尤其是在宫除了太子之外再无其他皇子、而太子摆明一幅没几日好活模样的情况之下——

    荣贵妃如今的地位还是在的。

    且吴皇后又私逃出京,六宫无主,一切必然都在荣贵妃掌控之……

    想要送封信过去,按说应当不会有什么阻碍……

    最重要的是……有五百两!

    与他方才所听夏廷贞私藏的二十万两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但相较于那遥不可及的二十万两,这五百两于他而言才是最实际的。

    五百两……

    先拿去将那一百十两的赌债给还了,赌场上玩儿上半日,而后再去醉香楼要两壶好酒,找翠烟和朱柳一同伺候上……

    已经想好怎么花了!

    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叫他半信半疑地问了一句:“你当真认为单凭此物,荣贵妃便肯搭救于你?”

    对局面不全的认知叫他倒不怕信送不到荣贵妃那里,他现下唯一担心的是,此举会不会非但无用,还会惹恼荣贵妃,由此再给他招来祸事——

    “她不敢不帮……”越培面上闪过一丝狰狞笑意:“我若无把握,也不敢寻你去送信,将这最后的会押在她身上!”

    这句话如最后一把力气彻底推动了摇摇摆摆的赵过。

    横竖就这一片破布而已!

    旁的他什么都不知道,荣贵妃便是要灭口也轮不到他!

    ——在对钱财的渴望之下,脑被逼生出了一丝侥幸,用以说服自己。

    他心一横,将那团麻布接了过来,塞进怀。

    说不定回头这五百两银子从赌坊里过一遭,他赵过也能就此发达了!

    ……

    他拿到东西之后,对接下来的事情并不心急。

    心急容易出错,这等事只需安心等候时。

    时很快到了。

    四日后,庆明帝召缉事卫指挥使王通入宫,他得以在旁随行。

    禀罢近日诸事后,病榻上的皇帝留了王通单独交待要事,他们一行几人便退去了殿外等候。

    赵过借口要解,离了养心殿。

    缉事卫虽于禁一贯来去自如,仗着只听命于皇帝,什么事都有权力过问两句,但若说直接入后宫,却也是断然不能的。

    至于暗设法潜入后宫,也是不切实际,且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他还需要借他人之。

    “站住。”

    养心殿后的园子里,赵过踏进一条朱廊,喊住了前方一名垂首而行经过此处的小内监。

    小内监闻声驻足看过来,见他身穿缉事卫百户青袍,未敢有丝毫怠慢,快步上前行礼,有些胆怯地开口:“不知百户大人有何事要吩咐……”

    “你是哪个宫里的?在此处作何?”赵过视线扫过他身上的内监服,是宫最末倒数二等内监的制样。

    “回大人,奴是容嫔娘娘院的,受娘娘交待,前来养心殿问一问陛下龙体是否有好转……”

    容嫔?

    没听过。

    但在宫无皇子傍身又只是个嫔位的,显然也不是什么要紧打眼的人物。

    那就更好办了。

    后宫之嫔妃间往来传个话再正常不过,不易引人注意……

    且这小内监这般身份,无疑也很便于收买。

    赵过打定了主意,恐耽搁了回去的时间,再惹了指挥使不悦,便也没有耽搁:“……不知小公公,可愿替我跑一趟腿?”

    说话间,一锭银子递到了那小内监面前。

    小内监眼睛微亮,低声道:“大人有何吩咐只管交待……”

    容嫔娘娘在宫无甚存在感,人也过于清俭,他们这些下面的人日子过得便十分艰难。

    这样一锭银子,他平日里可轻易见不着!

    见他神色,赵过便愈发肯定找对人了,看一眼四下无人,遂将东西自怀取出,压低声音交待道:“将此物送去永福宫……见到东西之后,永福宫必有回音,明日午后我还会再进宫,到时你只需将永福宫的回应交予我,好处少不了你的……”

    看着那与银子一起被塞到拿蓝布包起的一团软物,小内监怔住了。

    哪儿?

    永……永福宫?

    永福宫近来似乎有些不太平……

    他家主子虽没什么存在感,但平日里最大的爱好便是关起门嗑瓜子看戏打听各路八卦——

    是以,他们这些下面的人,多多少少也就耳濡目染了些……

    而不愿惹事的本能告诉他——平日里就算了,他们这些没名没姓的小人物跑腿送个东西什么的不算大事,谁还不能赚点外快了?可如此关头,这东西送不得!

    可……

    可这银子摸着还挺叫人一见如故的……

    他见之如故,料想银子见他应如是。

    就这么推出去,实在有些不忍心。

    “可都记下了?”赵过问。

    小内监点点头。

    话也不算复杂,记是记下了……

    “切记要见行事,莫要被永福宫之外的人知晓。”赵过又交待一句。

    小内监再次点头:“奴都明白……”

    银子拿都拿了,好歹也要表现得叫金主大人放心些。

    赵过不知永福宫出事,自然也不认为这是一件如何棘的差事,交待罢,未再久留,又问了那小内监的名字后,便折身回了养心殿。

    小内监原处站了一会儿,遂也转身离去。

    但脚下走的,却并非是去往永福宫的路——

    他找到了李吉下的一名心腹太监,作出心惊胆战模样:“……那位大人将此物交给奴便离开了,然奴打开一瞧,竟是带血的!听闻荣贵妃娘娘近来身体欠安,奴恐冲撞到了贵妃娘娘,便也未敢依言去送……张公公,您看这要如何处置……”

    这姓张的太监曾得过他们容嫔娘娘的恩惠,为人还算可靠,他思来想去,还是找来了。

    他不想去冒这个险,却也没有当场拒绝的胆量和决心……

    虽说留的是胡诌的假名儿,但为了事后不被算账,只能先来说明情况求庇护了。

    “是今日进宫的百户大人?什么模样年纪?”那太监闻言心下微震,面上却不露声色。

    “十岁上下,身形瘦高,这儿有颗痣,嗓音偏细……”小内监描述了一番,不忘道:“那是缉事卫的大人,奴实在不敢不应……”

    张太监微微点头:“此事我知道了,这东西交由我来处置,你且先回去吧。记着,这几日不要轻易离开玉桂轩,以免给容嫔娘娘招来麻烦。”

    “是!”小内监连忙应下,再道谢后,揣着银子离去了——赚得就是这份在刀尖边缘危险试探的钱!

    张太监看着那两片撕碎的血布,眼神一再反复。

    旁人不知永福宫出了何事,他终日跟在李吉左右,又岂会不知!

    可怎么还与缉事卫有了牵连?!

    近来皇上为荣贵妃之事没少动怒,今日有如此新发现,或也未必是坏事……

    无论如何,先禀明吉公再说……

    东西很快被交到了李吉。

    李吉由外殿行出,身侧的太监看向廊下之人,低声道:“吉公,应当就是那人了……”

    刚回来没多久的赵过与其他几名缉事卫站在一处,像是从未离开过。

    听到脚步声响,他下意识地看一眼。

    见是掌印大太监李吉,遂恭谨地垂下眼睛。

    然而余光却见对方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见那双云履在面前停下,赵过突然有些不安。

    总不能……

    不,不可能。

    那不是别处,而是永福宫!

    永福宫是什么地方,荣贵妃是什么人?

    他在心安抚着自己,以此来保持镇定。

    “阁下姓甚?”李吉问。

    赵过微微抬头,同那双精光内敛的眼睛对上一刻,确定对方是在问自己,心口处陡然一坠,有些忐忑地答道:“回吉公,敝姓赵。”

    “赵百户。”李吉微微点了点头,后道:“拿下——”

    两名内侍便立即上前一左一右将人扣住。

    赵过大惊失色。

    事出突然,其身侧几名缉事卫亦是吃了一惊。

    但一时并无人敢言。

    他们虽横行惯了,但这是宫,对方是一人之下的掌印大太监,他们指挥使见了也要尊称一声吉公的!

    而此时,王通刚自内殿行出。

    旁人高升,多是红光满面,意气风发。他倒好,脸色枯黄如蜡,倒也有红的地儿——双眼熬得通红。

    他从前暗与韩岩多有不对付,认为对方能力平平,不堪担此任。

    但现下不一样了!

    能在这个位置上呆这么久,他敬对方是个人物!

    皇帝可太他娘的难缠了!

    难缠到他如今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争权夺势!

    且不说这位皇帝陛下拖着病躯仍躁怒非常,动辄便要迁怒于人,单是听听今日又吩咐给他的那些个差事,那是人能干得了的?

    昨日命他日内揪出紫星教的老巢,将其教主首级取来复命……

    他当时还想——这么能想,怎不干脆命他去暗杀镇国公!

    那本是一个自认不可能的例子,以突出他的无奈,皇上的异想天开……

    可就在今日,它成真了!

    皇上当真就命他暗设法带人潜入临元城,救回小皇子,杀了镇国公……

    大庆存亡,好像一下子就压在了他的肩上!

    那一刻,他忽然就羡慕起了此时躺在棺材里的韩岩。

    不得不说,对方死的还挺有先见之明。

    王通自觉这条高升路叫他走得前途一片漆黑,正头皮发紧地琢磨着接下来该如何应对时,前脚刚跨出殿门,便瞧见了赵过被李吉的人押着要带下去的情形——

    “吉公……这是何意!”王通连忙上前。

    “王指挥使来得正好。”李吉声音很淡,瞥向赵过:“这位赵百户,方才暗收买了一名小内监,欲将此物送去永福宫交予荣贵妃之……咱家正要将人带下去细问一问这是何故。”

    王通这才看到李吉身侧那名太监捧着的血布。

    ——荣贵妃?!

    他虽刚接缉事卫不久,但身为指挥使,多多少少也知晓些这位贵妃娘娘如今的处境……

    据说犯得是弑君的大罪,只是还在暗审着……!

    这个赵过,如此关头给永福宫送的什么东西!

    “不……属下没有!”赵过惊慌失措地摇头否认着。

    “没有?”张太监冷笑一声,看向另外几人:“方才此人可有独自离开过?”

    那几人脸色反复欲言又止,暗暗看向王通。

    王通脸色一寒:“说!”

    一群蠢货这个时候盯着他看个屁,不知道的还当是他的谋划!

    其一人便赶忙道:“先前说是去解,约去了两刻钟才回来……”

    王通厉色看向赵过。

    赵过已是满身冷汗。

    怎会如此?!

    他不过是叫人悄悄送个东西去永福宫,真要论起来,此等事在宫并称不上什么稀奇事!

    更何况那是永福宫!

    算一算时辰,那个小内监必然还未来得及将东西送过去……

    可明知是送去永福宫的东西,李吉怎敢就这么拦下,按说是该睁只眼闭只眼才对……现下这不是要公然与永福宫作对吗?!

    他正是笃信荣贵妃在宫无人敢得罪的地位,才敢轻易揽下了此事!

    此时此刻,这般局面之下,赵过已隐隐意识到了必然是有哪里不对,可显然一切都已经晚了。

    想到最坏的结果,他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阵发黑。

    “混账!”王通怒不可遏:“竟还敢嘴硬不认!难道吉公会冤枉你不成!”

    “……是……是越培!”自知抵死不认也是无用,不如趁早坦白尚有一线生,赵过颤声道:“是他……是他托我将此物送到永福宫,其余我一概不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