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意事

603 由内而外的绿

    69网69,最快更新如意事!<r><r>    “越培……”李吉觉得似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此人是谁?”

    想到越培身上的罪名以及同夏廷贞的牵连,赵过冷汗如雨下,张了张嘴一时难以发声:“是……”

    “快说!”王通恼得就差拔刀了。

    一个暴怒反复的皇帝已经够他受的了,怎连这狗东西也给他添堵!

    “就是……是那先前随同周侍郎迎镇国……迎许启唯回京,奉夏廷贞之命欲暗杀许启唯的京营千总!”赵过的声音里几乎带上了哭意:“前不久他被转押去了诏狱内,我与他昔日也算旧相识,他再求着我将此物送进宫,我一时心软糊涂便答应了……大人,吉公,我当真只是替他跑趟腿,其余的一概不知啊!”

    李吉微微眯起了眼睛。

    越培……

    原来是此人。

    他说怎听来有些耳熟,当日镇国公回京之时,在殿上便提及过此人姓名。

    而虽说当初暗杀镇国公之事实则是陛下之意,但之后经查实,可知此人也的确是夏廷贞的人没错。

    夏廷贞的人,如今身陷诏狱……

    却想方设法地要将此物送与荣贵妃……

    李吉扫了一眼认错求饶的赵过。

    这蠢东西必然不知荣贵妃出了事,否则怕也没胆量敢将此物带入宫。

    那名叫越培之人身处牢狱之,便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如此之下,此番举动便极值得细思了……

    短短瞬间,李吉思索诸多。

    此时一名内监快步从殿而出,看一眼殿外情形,低声与李吉道:“陛下觉着殿外喧闹,为此心神难安,特叫奴来看看……”

    李吉微一颔首。

    陛下的原话定不是这么说的,估摸着起步至少也得是‘究竟何人于殿外喧闹,全拉下去给朕杖死’……

    这些时日,何人何事、丝毫动静都足以叫陛下心神不宁,养心殿里侍奉的宫女内监已不知换了多少个。

    李吉在心底叹了口气,想着接下来必然还有风波,遂同那出来传来的内监道:“且在此处守着,我去同陛下回话。”

    “是。”内监听得松了口气,他是真不敢回去。

    “将此人先带下去,仔细看好了。”李吉转身之际交待道。

    张内监应下来,下令将赵过带去内刑司。

    “大人……大人救我!”赵过脸胜纸白:“属下当真什么都不知道!”

    王通脸色铁青。

    救他?

    他现在恨不能拧下对方的狗头!

    这不省心的东西死且死了,若是真给他惹出了什么麻烦来那才是真的糟心!

    “陛下……”

    李吉折返寝殿,于榻前行礼。

    “如今朕这养心殿莫非成了菜市口不成!你是如何料理的规矩!”庆明帝靠坐在床头,发髻虽梳理得依旧整洁,但短短近一月光景,鬓边已冒出斑斑白发。原本看似周正的脸颊因消瘦而显出了凌厉之感,一双阴恻恻地眼睛下各染着一团青黑。

    “是奴的疏忽,搅扰了陛下,请陛下责罚。”李吉先认错,才低声禀道:“只是奴方才听下之人传来消息——已查实今日随王指挥使一同进宫面圣的一名赵姓百户,暗欲收买内监将此物送去永福宫,还请陛下过目……”

    说话间,双将东西呈上。

    庆明帝一听得“永福宫”字便沉了脸色。

    那个贱人,至今似乎仍旧有所隐瞒!

    “缉事卫的人何时竟也与荣氏有了勾结!”

    “陛下且勿动怒,想来应当只是这位赵百户得了他人收买……”李吉将赵过方才所招认之言大致复述了一遍。

    “越培?此人竟还活着?”庆明帝对昔日被自己派去东元城办事的这名京营千总很有几分印象——废物草包的印象!

    “是,想来应是为了追查夏廷贞那二十万两银子的去向,才得以留到今日。”李吉猜测道:“此人身陷绝境,此番托缉事卫将此物送与荣贵妃,多半是存了求救之意。”

    只是这所谓求救之举,怎么看都有些不同寻常……

    庆明帝看向被李吉放在床头小几上被蓝布托着的两片带血麻布。

    那应当是从囚服上撕下来的,其上只有一个拿血迹描成的大大“培”字,且从又撕作两半。

    的确像是求救。

    但求救的背后,却又像是某种鱼死网破的威胁——

    威胁……

    庆明帝因思索而沉下眼睛。

    纵然荣氏果真也与夏廷贞暗有勾结,可如今夏廷贞已死,越培一个小小京营千总,何来的底气向荣氏求助?

    又要拿什么来威胁荣氏?

    ——说出荣氏与夏廷贞的密谋?

    不,即便越培是夏廷贞的人,可其职位低微,想来不过是夏廷贞下一颗小小棋子,夏廷贞一贯谨慎,有何道理会让对方知晓自己与荣氏的计划?

    且越培既然会向荣氏求救,便说明其尚不知荣氏出事……

    既如此,在他眼荣氏仍是万人之上的荣贵妃……即便他知晓荣氏与夏廷贞有些往来,但凭荣氏如今的地位,他当真认为单凭此事便能逼得荣氏让步?难道就不怕威胁不成,反倒会被荣氏灭口?

    还是说,他里有着荣氏其它的把柄?

    庆明帝的视线紧紧盯着那个“培”字——

    这甚至是字,而非是姓……

    一个京营千总,究竟是何来的笃信,敢认定身处深宫之的贵妃娘娘会知道他是谁?

    除非这二人原本就相识,甚至是相熟!

    庆明帝眼前闪过那个年轻男人挺拔高大的身形,偏刚毅的脸……

    此人与荣氏年纪相仿!

    这一刻,出于男人的直觉,庆明帝只觉得一块巨石猛地朝心口处压下,砸出了一个叫他无法冷静的猜测!

    李吉悄悄看了一眼皇帝的脸色。

    他就说么,这件事情摆在眼前,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毫无猜测……

    不,应当说——他这个不那么正常的男人都有想法了,更别说是正常的了。

    “李吉……”庆明帝的视线仍旧固定在那两片麻布之上,再开口时,沉极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波动。

    “奴在。”

    “朕命你两日内务必要将这越培的全部底细彻查清楚——”

    “是,奴遵命。”李吉心知这“底细”二字的关键所在,当即未敢再去看皇帝的脸色,垂首缓缓退了出去。

    宫有心想去彻查一个区区越培的底细,便没什么是查不明白的。

    甚至无需两日,翌日天色将暗之际,李吉便将消息悉数带回了养心殿。

    “……此人家父亲去的早,陛下也是知道的……其父过世后,便家道落,这越培企图走仕途未成,后辗转投去了京营效力……”

    “后来升任千总,是因得了彼时营房副将的赏识,这个房副将暗下算是夏廷贞的人……可奴叫人仔细查实过了,当初越培在营并不算拔尖儿……”

    如此一来,那所谓“赏识”二字,便显然另有内情了。

    “再查问了与越培走得颇近的几人,都说当初越培升任时,营说法猜测颇多,便是连越培自己都十分意外……”

    单凭越家当时的家境,想也不足以叫越培去花大疏通关系。

    所以,这份“赏识”,是房副将、或者说是夏廷贞主动给的。

    “……接着说!”庆明帝刚喝罢药,稍有好转的脸色已是又沉了下来。

    看着这脸色,李吉斟酌了一下,较为委婉地道:“这越家的旧宅,恰巧就在桐花胡同后的定康坊内……”

    庆明帝自牙缝挤出一声冷笑。

    桐花胡同……

    荣家所在!

    “照此说来,荣氏同此人必是旧相识了!”

    可历来秀女入宫前皆会仔细查验,荣氏入宫时的确是清白之身……

    若当真与此人有染,也必然是入宫之后!

    入宫之后……

    眼前闪过幼子稚幼的脸,庆明帝心底仿佛生有一把烈火,在疯狂攀升烤灼着他脏腑每一处。

    荣氏自进宫后,几乎从未单独出过宫……

    越培职位在此,也断无可能会有进宫的会!

    而荣氏是何时怀上了璋儿的?

    去年开春,广明寺祈福!

    他记得清清楚楚……

    彼时荣氏在一众妃嫔并不起眼,入宫数年后肚子没动静他便也就懒得理会了,可就在广明寺祈福那一次……

    祈福结束之后,离开广明寺的前一晚,他夜审阅奏折时,荣氏以亲抄了祈福经为由前来求见……

    自那后,回到宫不足两月,荣氏便被诊出了身孕!

    “去年年初入广明寺祈福……越培可在随行之列?!立即给朕去查名册!”庆明帝看向李吉,眼神似同一把利刃。

    “……”李吉顿了一下。

    这个……已是特意查了的。

    办事周到如他,现在就能给陛下一个答案。

    “回陛下,此事已查实过,彼时广明寺之行,京营亦调有人随扈,越培……恰在其。”

    庆明帝眼角青筋鼓起,紧咬的牙关在微微发颤。

    璋儿!

    他为之而大喜,视为上天恩赐的璋儿……!

    “且值得一提的是……这越培至今尚未娶妻,表面依旧孤身一人,实则却于暗养了一名女子,且已有一子。”李吉继而说道:“只是此事知晓者不多,这母子也早在越培刚出事时便已偷偷离开京城了。”

    庆明帝紧紧咬着的齿间已满是铁锈腥气,听得这一句,却再次突然笑出声。

    “好啊……可真是朕的好老师!”

    他若此时再想不明白的话,那真是蠢得该死了!

    入宫前便已相识……

    广明寺再次相遇!

    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夏廷贞给予赏识提拔……

    越培便迟迟不曾娶妻……

    都是蓄谋已久!

    他的老师,不止是习惯为己谋长远,更一贯喜欢替他将一切都安排“妥帖”!

    见他为子嗣发愁,便暗替他准备了这样一份大礼,以解他燃眉之急!

    如此设身处地替他着想……他真该好好谢谢对方!

    如此轻易死于牢,当真不足以表他“谢意”,他的好老师,着实当得起一个挖坟鞭尸,挫骨扬灰的下场!

    荣氏那贱妇亦是百死不足平他心头之恨!

    亏得她仍在嘴硬,只道下毒之事是受了夏廷贞胁迫——自称夏廷贞以璋儿、不,那贱种的性命为要挟,逼她弑君!

    他当时听了便觉荒唐至极。

    一个已被打入牢的人,要拿什么来胁迫她!

    但荒唐之余,他更多的是不解,不解荣氏到底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她明面上为皇子母妃,若说是为图权势,想杀了他,继而扶皇子上位,可未免也过分心急了些!

    太子孱弱不堪,何来的余力同璋儿相争?!

    她若为此事而背上弑君的风险,根本是多此一举!

    所以他才留着荣氏,慢慢地折磨她,为的便是磨出全部的真相——

    现下他终于明白了……

    原来缘故在此!

    她的确是为了扶璋儿上位,因为她自己清楚那是个贱种!

    夏廷贞定是以此作为要挟,才叫她下定决心要弑君……

    不,或还不仅仅是如此……

    她那奸夫为了哄骗于她,至今未有成家,此用意显然是为投她所好……由此可见她大约极在意这奸夫的死活,杀他,也是为了救出奸夫!

    为救心上人宁肯押上性命、冒天下之大不韪……可真真是痴心一片,感天动地!

    既如此,他倒也不介意做一回善人,来成全她一片痴心!

    他这就送这对有情人团聚!

    庆明帝蓦地自罗汉床上起身,膝上覆着的那条深青色金线织二龙戏珠纹薄毯滑落在脚下,他也因起身太猛而身形不稳地往前趔趄了两步。

    “陛下!”

    幸得李吉眼疾快,及时将人扶住。

    太医屡屡交待,皇上不能受刺激,不能受刺激……

    可……这刺激到了眼前,不受也不行啊!

    刺激你根本没商量!

    而扶人的间隙,看一眼皇帝的脸色,只见是苍白透着铁青,铁青里又隐隐泛着绿……

    真,由内而外的绿。

    “随朕去永福宫!”已近一月未曾踏出过养心殿的庆明帝强撑着往前走。

    李吉下意识地想劝。

    要他说,皇上这又是何必呢?

    还嫌身体垮得不够快?

    非得上赶着再去找刺激受?

    “来人!摆驾永福宫!”庆明帝厉声吩咐道,一双眼睛红得骇人。

    说着,因浑身紧绷而动作有些僵硬地转头看向李吉:“另外……给朕备上一份厚礼!给贵妃带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