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意事

604 疯狂

    ……

    永福宫内,一片寂静。

    其内的宫人已不再是往常熟悉的面孔,自太庙之事后,但凡是永福宫中人等,上上下下无不是罚的罚,审的审,死的死。

    如今控制着永福宫的是新调拨来的内侍。

    近身“照料”荣贵妃的,亦只有一名嬷嬷而已。

    这嬷嬷姓常,四十岁上下,生得一张容长脸,发髻梳得极整洁服帖,走起路来脚步稳且快,处处透着干脆利落之感。

    她快步进得空荡荡地寝殿中,来至榻前并不行礼,只微微垂眼道:“陛下到了,还请娘娘速速起身接驾。”

    榻上昏昏沉沉的荣贵妃闻言猛地睁开了眼睛。

    “陛下来了?!”

    “是,娘娘起身吧。”常嬷嬷的语气不怎么客气。

    荣贵妃也早已不在意这些了,她有些吃力地撑起身下榻,赤着足踉踉跄跄地扑到梳妆台前。

    做工精细的水银镜内,映出一张苍白憔悴且双颊略有些凹陷的脸,披散着的发亦是毛躁不堪,再无往日半分娇艳鲜活----

    荣贵妃一下子便慌了。

    不行。

    皇上极不容易过来,绝不能叫他看到自己这般模样!

    她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才行!

    否则她撑到现下又有何意义?

    她想要活下去!

    荣贵妃手忙脚乱地去找脂粉。

    “我的胭脂呢……”

    “我的珠钗呢?!”

    “快……快替我梳发!”

    常嬷嬷冷眼看着这一幕:“娘娘莫要找了,这些个物件儿皆已收起来了。”

    一则是对方如今虽尚有贵妃之名,却已无贵妃之实,那些东西自然也就用不上了。

    二来是为防对方试图自残自尽,故而一应尖锐之物早早都挪离了----但就这些时日对方的表现来看,却是多虑了。

    这位贵妃娘娘,根本没有任何自尽的念头和胆量。

    她时常在想,这样的一个人,究竟是如何下定的弑君的决心----想来大约是一时被什么念头冲昏了头脑,直到如今尝到了苦果才迟迟知道害怕。

    “那怎么行……”荣贵妃忙拿手指去梳整头发,面上神色惶惶不安。

    近一月的囚禁与折磨,已叫她的神智几近濒临崩溃。

    此时有脚步声传入殿中,面容虚弱而神态紧绷的庆明帝在李吉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荣贵妃忙转头看过去。

    “陛下……陛下!”

    视线捕捉到庆明帝的一瞬,她便立时扑了过去。

    跟在庆明帝身侧的两名禁军见状便要拔刀相拦。

    庆明帝却抬手示意不必,一双结了冰霜般的眼睛里有着一丝饶有兴致的笑意。

    荣贵妃扑在他身前跪了下去,双手紧紧攥着龙袍一角,仰着脸哭求道:“陛下,您终于肯来看臣妾了!臣妾早已知错了,是臣妾一时糊涂,只因太过担心璋儿的安危才会被人利用!太庙当日,臣妾也并非就下定了决心要害陛下的……纵然那盏茶未曾被打碎,臣妾也绝无可能会真的看着陛下饮下的!”

    “臣妾是愚钝之人,脑子也不灵活,一时不知怎地就犯了傻……现今已经知错了!求陛下看在璋儿的份儿上,饶臣妾这一回吧!”她似怕极怕皇帝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不住地说着:“……臣妾愿长居冷宫,或青灯古佛,日日替陛下和璋儿祈福,以此来赎罪!”

    话末便重重叩起头来。

    “璋儿……”庆明帝笑了一声,口中重复着念道:“璋儿……”

    他抽出被李吉搀着的手臂,缓缓蹲身下来,看着面前的荣贵妃,似有些好奇地问:“你口口声声说担忧璋儿,可怎么自朕过来,却只听你一味求饶,而半字未有问及璋儿如今的下落安危呢?”

    太庙出事当日,璋儿被掳的消息便传开了,她在被押回宫的路上必然亦有听闻。

    荣贵妃磕头的动作一顿,抬首拿一双泪眼看着他:“臣妾知道陛下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回璋儿!您不会不管他的!”

    庆明帝抬起右手捏住她的下颌,紧紧盯着她,声音缓慢而幽冷:“是啊,璋儿可是朕的亲生骨肉,朕岂会不救他……朕非但要救他,还打算另立他为储君,日后好替朕打理我谢氏江山呢。”

    荣贵妃扯出一丝艰难的笑意,忙附和道:“是,璋儿虽是还小,但他处处皆像陛下,宫人们也都说他聪明机灵,待再大些,定能替陛下分忧的的……”

    庆明帝闻言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说得好,像朕!”

    察觉到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指愈发用力,荣贵妃疼得想要皱眉,却仍旧一动也不敢动。

    她的伤不在表面,而是内里……

    她约是十日前被喂了毒,那毒日日都会发作,叫她生不如死,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皇帝似乎不相信她的说辞,借此来逼她开口,说出全部真相。

    可那是她绝不能说的……

    一旦说了,便真正是半点活路都没有了,且等着她的必然是较之当下数十倍数百倍的可怕下场!

    她必须要活下去……

    只要她能撑过眼下皇帝这关,待璋儿被找回来,她便还有活路!

    纵然是在冷宫中煎熬些年头,可璋儿总会长大的……他必然不会不管他的母妃!

    至于越郎……

    越郎现下如何,是否还活着,她近来已不敢去多想……

    她一直告诉自己,若想知道越郎如今怎样了,就必须要活着离开这里才行!

    只要她还活着,就总还有办法可想的!

    若越郎当真出了事,她也要留着这条命替他报仇……!

    见她眼中尽是哀求之色,庆明帝笑着问:“爱妃如今可是真的知错后悔了?”

    荣贵妃点着头,哽咽道:“是,臣妾当真知错了,无一日不在忏悔煎熬!”

    “朕瞧着也像是真的后悔了的……”庆明帝捏着她的下巴,左右转了转,打量着她的脸,道:“就是不知悔的是给朕下毒,还是悔自己太蠢,行事不够周全,未能一次得手杀得了朕、继而救出你的情郎?”

    “……”荣贵妃虚弱无力的身体刹那间变得僵硬,像一尾被冻僵在冰面上的鱼。

    “嗯?”庆明帝松开了钳制她下颌的手,轻轻拍了两下她的脸颊。

    荣贵妃的呼吸忽窒忽松,声音干哑地道:“陛……陛下……臣妾不知陛下此言何意……”

    “听不懂啊……”庆明帝似理解地笑了笑,自怀中抽出一物,丢在她眼前:“看看吧。”

    荣贵妃怔怔地垂下眼睛看去。

    两片麻布上染着点点血污,但最醒目之处却是那笔笔猩红----

    一道道,一笔笔,所拼成的,显然是一个她极熟悉的“培”字……

    是她的越郎!

    “这是他想法设法托人送进宫中的,指明了要送来永福宫,交到爱妃手中……”庆明帝笑着道:“他还在等着爱妃出手相救呢。”

    说着,眼中的兴致愈发浓了:“他怕是不知爱妃为了他是如何铤而走险,连弑君这样的事情都敢做……你瞧这从中撕作两截的血布,像不像在威胁爱妃?”

    “爱妃为他冒险至此,到如今都不曾将你二人之事透露半字,他倒好,为了自己活命,不惜冒着将爱妃拖下水的风险也要送此物入宫求救……”

    庆明帝嗤笑了一声,似十分不解:“且此人能力平平,不过是废物一个,爱妃可否告诉朕,到底是瞧上了他什么?竟可不顾己身与九族存亡,亦要同此人苟合?”

    “……”荣贵妃脸色雪白,双手撑在身前,摇着头道:“陛下是从何处听来的谣言,竟怀疑臣妾至此……臣妾固然有错在先,但可对天起誓,绝不曾有过背叛陛下之举……”

    至于越郎……

    越郎绝不会不顾她的死活!

    他定是怕极了,等急了,才会向她求救的!

    她如今身陷此境,都尚且手足无措,更何况越郎受了那么多无法想象的折磨……一时有顾虑不周之处也是正常!

    且既能送此物入宫,那越郎定还活着!

    荣贵妃脑中思绪错综复杂,既惧到极点,却又有着一丝庆幸。

    但这庆幸只如泡沫,到底是不堪一击的,她很清楚当下自己和越培所需要面对的是什么……

    迎上皇帝的视线,巨大的恐惧将她淹没,此时此刻,她只一个想法----绝不能认!

    “莫非爱妃的情郎不止这一个,故而才会一时记不起朕所说是何人?”庆明帝脸上看不出丝毫怒意,微微转头吩咐李吉:“朕给爱妃带来的厚礼呢?快拿来给爱妃瞧瞧。”

    李吉应了声“是”,向守在身后帘栊旁的两名内监轻一抬手。

    两名内监各捧着只匣子走了过来。

    两只匣子一长一方,而一直捧着的内侍,托在匣子底部的双手指缝间隐有凝结粘稠的猩红之色。

    “先看这个吧。”庆明帝随手指了指那只长匣。

    那名内侍便应下,跪身下来将匣子放在荣贵妃面前,然后打开。

    荣贵妃下意识地看去,目光在接触到匣中之物时骤然大变。

    那……那显然是一条手臂!

    她吓得浑身一颤,瘫坐在地,恐惧之下出于本能往后挪去。

    而哪怕只是最初那一眼,也已足够她判断出那是何人的手臂了……

    这只手臂手腕上方有着一处弯月形的疤痕……

    那是当日广明寺中月下一会,她将自己交给越郎之后,越郎拿匕首刻下的!

    他说想永远记着那一晚,他说这一晚的月色,这一晚的她,皆是上天予他的恩赐……

    荣贵妃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从那双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眼睛里涌出。

    越郎出事了?!

    “可记起来了?”庆明帝笑着道:“认不出也无妨,等爱妃看了此物,便一定能悉数记起来了----”

    说着,示意内监打开另一只匣子。

    这一刻,荣贵妃已有所预感……

    即便如此,在看清那匣中之物时,亦是大惊失色,颤声尖叫着后退。

    “啊----!”

    不……

    不可能!

    她神色张皇惊恐,不住地摇着头。

    庆明帝见状道:“还是没能认出来?快拿近些,好叫贵妃仔细辨认清楚。”

    那内侍脸色惨白地将匣子又捧近至荣贵妃面前。

    不是没见过变态的,却没见过如陛下这般变态的……

    其内赫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荣贵妃哪里还敢再看,惊恐慌张地要爬坐起身。

    一只大手却猛地抓住了她的头发。

    庆明帝另一只手狠狠攥住她纤细柔弱的后颈,强迫着她扭过头来,咬牙切齿地道:“怎么?这不正是你日思夜想的情郎么?怎么不敢看!朕要你看个够!”

    荣贵妃拼命地摇着头,泪流满面地挣扎着,口中发出呜咽的痛苦哭声。

    “记起来了吗?你怎会不记得!”庆明帝竭力压制着的怒意再无遮掩,他几乎要将荣贵妃的头按到那颗头颅之上:“……看清楚了,这可是同你交颈缠绵的情郎!”

    荣贵妃死死地闭着眼睛,近在鼻尖的血腥气却依旧往她脑子里钻,身体与心中的疼痛一遍遍碾过她仅存不多的理智,耳边皇帝的羞辱言语将她一点点敲碎击垮。

    她脑中强撑着的最后那一根弦,终于崩断开。

    她猛地伸出手狠狠推开了身侧的庆明帝。

    “皇上!”李吉和内侍忙上前将皇帝扶起。

    荣贵妃也颤颤地站起了身,却是神色癫狂地“咯咯”笑了起来。

    “没错,璋儿的确不是你的孩子!”她看着庆明帝,眼底既有恨意更有嘲讽,像是在看待一个天大的笑话:“你自己究竟还生不生得出孩子,你难道会不知道吗!”

    “……当初我进宫时还不到双十年纪,你临幸数次不见‘成效’,认定了我无法帮你延绵子嗣后便将我弃于一旁……宫女内监都敢给我脸色瞧,病了寻个太医是天大难事,冬日里连取暖的炭都拿不到!所谓上行下效,都说当今圣上仁慈,究竟仁慈在何处!……凭什么?凭什么我要为了你这个假仁假义、虚伪恶心的老男人枯死在这深宫之中?!”

    “我与越郎在一起的每一时每一刻,都欢愉至极!每当我见罢越郎之后,你便是靠近半步我都觉得恶心,尤其是床笫之间,屡屡皆叫我作呕!”

    一直竭力不表现出丝毫异样,尽量降低存在感的常嬷嬷听得脸色一阵变幻。

    这……这等话,也是她能听得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