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史上最强太子爷

第581章誉王又惹祸了

    既然誉王都这么说了,梁休觉得就算是圈套,他也得接着了,实在是没有时间去和誉王纠缠,还是早点打发他去禹州早安心。

    绕过誉王,梁休就向着后面的两辆马车走去,在马车前停下脚步,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揭开车帘,说实话,他还真有点害怕誉王送的礼物,万一里面再忽然蹦出一个刺客来怎么办?

    虽说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不是没有,毕竟对誉王来谁,自己可是把他害得这么惨的罪魁祸首,但看到不远处的和尚不为所动,梁休还是放心了,真有刺客,和尚早就动手了。

    车帘掀开,梁休才发现,里面堆满了整整齐齐的档案和卷宗,这就是礼物?

    他有些错愕地看向誉王,问道:“皇兄,这是什么?”

    誉王走上前来,抬手拍拍满车的档案,嘴角笑笑有些嘲讽道:“这些啊!都是罪证!都是背叛了本王的那些官员,这些年的犯罪证据……”

    听到这话,梁休瞬间就懂了誉王的心思,整个人仿佛遭到了雷劈一般,瞬间就僵在当场,就说没安好心吧!你妹的!这是要拿老子架在烧烤架上烤啊!

    “怎么样?太子殿下?可对本王精心准备的礼物满意啊?”

    誉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能者多劳嘛!你看这么大的案子你都能解决,那解决这些贪官污吏应该也不难嘛!”

    梁休根本就没有听到誉王再说什么,脑袋陷入了短暂的空白,才从当机中缓缓重新启动、运转。

    他缓缓扭头看向誉王,见到誉王嘴角的笑容,整个人的目光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一直盯着他看了许久才缓缓地竖起了大拇指:“牛!你够狠!”

    这些人,以前可都是誉王的左膀右臂,当时察觉出了问题后,他竟然第一时间选择的不是放弃,而是报复……

    而报复的时机,选得非常好!可以这一招,是实打实地打在了梁休的七寸上。

    本来处理这些权贵子弟,已经冒着天大的风险,现在再动这些官员,尼妈,那京都就不是波涛汹涌,而是翻天覆地了。

    虽说背后有炎帝撑腰,如果炎帝不点头,这些官员可能暂时无碍,但誉王这时候敢送这些东西来,就证明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明日有可能这些罪证就出现在街头,然后闹得满城风雨,这和他大案快办的想法,出入太大了。

    如果到时候权贵子弟的案子在流出去……后果梁休不敢再想下去

    这家伙,现在居然学聪明了,不出招则以,一出就是大招,这让梁休不由得怀疑,放任这家伙去禹州,是不是自己给自己竖立一个大敌人啊!

    他想着……要不要先除之而后快。

    “男子汉大丈夫!不对自己狠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脑袋可能就没了。”

    誉王抬手,摘掉梁休肩膀上的雪花,雪花落在他的指尖,便渐渐的融化下去,冰冷的凉意顺着指尖,透进心底。

    他依旧笑着,看着梁休道:“明日!会有受害人开始不断地去衙门击鼓鸣冤,太子殿下,你……会怎么做呢?

    “是会为了大局,维护朝廷平衡!还是为了百姓,伸张正义呢?

    “要是为了大局,那你好不容易聚集的民心,可就散了,为民立法,为京都立法就是一个笑话!

    “要是伸张正义,朝堂会被端掉小半锅,而他们各种利益错综复杂,你是否有能力,扛住他们的反噬呢?

    “本王……还真是有些期待。”

    梁休看着这张笑脸,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要一拳砸过去,太特妈讨厌了!但他还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愤怒解决不了问题。

    “礼物……本太子照单全收了!”

    梁休看着誉王,一字一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本太子也很清楚,不就是觉得自己受到背叛,受到不公,想要借本太子的手来发泄吗?

    “幼稚!但是!又不得不说,这一次你还真得逞了,的确把本太子推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梁休上前两步,直视着誉王,嘴角微挑道:“但你还是忽略了一点!本太子所做的一切,背后站着的!都是父皇。

    “这个难题你给了我!同样也给了父皇!也就是说,你为难的不是我,而是父皇。”

    誉王脸上的笑容僵住,嘴角微微抽搐,想到炎帝,眼底还微不可查地闪过一丝的畏惧,明显炎帝给他造成的心里阴影,还是非常大的!

    梁休抬手,指尖点着他的胸口道:“青云观刺杀!你把皇族的争斗,赤露露地搬到了明面上。这一次立法,你又把朝堂的争斗,赤露露血淋淋地在世人的眼前揭开!

    “你说……我是该说你聪明!还是该骂你愚蠢?”

    燕王怔住。

    他还真没想过这些问题,他想到的,只是把报复,让这些官员复出惨重的代价,让太子难受,燕王断掉手脚痛不欲生。

    但他从未想过事情会这么严重啊!如果真想梁休所说,那打破朝堂平衡的不是梁休,而是誉王。

    想到这些,誉王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之前刺杀梁休没有成功,炎帝就已经动了杀意,要是知道现在又是他跳出来掺和一脚,那脑袋会不会不保?

    “哎……”

    梁休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誉王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皇兄保重!这礼物太贵重了,但本太子……还是照单全收了。”

    说完挥了挥手转身离去,两个左骁卫的士兵走上前,也将两辆马车拉走,只留下誉王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说实话誉王整个人现在都是懵的!他亲自过来,就是想要看到梁休惊慌失措的脸,但怎么也没想到,现在惊慌失措的居然是自己。

    这时,梁休已经抱着双手走出很远,眉头依旧紧锁着,刚才说的话其实大多都是吓唬誉王的,因为誉王离开后,朝堂肯定就会面临着一次大洗牌,也就是说不管有没有这些罪证,朝堂都不会平静。

    甚至可以说……誉王此举虽然惊险,但极有可能!就是炎帝一直寻求的时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