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乞丐皇帝

第260章 天真可爱的李夫人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末乞丐皇帝正文卷第260章天真可爱的李夫人..对于王朴一来就抢女人,杨嗣昌也只是派人不痛不痒的训斥了两句,让其将抢来的小妾还给那些地主士绅,立即进攻黑石镇。

    显然这种事,在明末已经成了惯例,也就是湖广的地主士绅安稳日子过多了,换做北方的士绅,这种情况,早就主动挑些美女钱财送过去了,哪里会等当兵的主动上门?

    这要是那位将领看中了家中的女儿和妻子,而本身在朝中关系又不硬,说不得最后被怎么灭门的都不知道。

    太平时节武将在文官士绅面前,那当真就如走狗一般,别说睡小妾,丫鬟都摸不得,可乱世来临,武将们自然要报仇。

    王朴也没敢在耽搁,此时情况也打探的差不多了,女人也睡舒坦了,第三日就带着一万大军向山谷压去。

    得知对方在竖条小道都修建了堡墙,王朴也懒得搞偷袭,他就不信一座小小的镇子还能挡住他两万大军。

    山谷如喇叭状,越往里走越窄,新修的堡子也就离黑石镇五六里左右,坐落在官道旁。

    此时秦双,秦文,秦风三位大将带着兵马早已严阵以待,秦双带着八百战兵,驻守在堡内,另外两人则分别带领一千少年兵,守住左右的土墙。

    这处地方差不多有四里宽,新修的城堡周长只有一里,两丈来高,虽然外面都包了砖,但向两边延伸的却是夯土墙,也只有一丈高,下宽三米,顶宽两米,一直延伸到了两侧的山脚下。

    可即便如此,依然让王朴颇为惊讶,还以为攻打的是一座县城,或者卫城。

    这种规模的城堡,连北方边境的一些千户堡都比不上,难怪对方敢不逃。

    “汰,上面的反贼听着,我家大帅说了,只要你们将那小华王的夫人交出来,并归顺朝廷,以前的事可以既往不咎,还可以封你们领头的一个千户当当,如若不然,大军破镇,鸡犬不留!”

    一万大军还在展开,一骑就奔到城堡下,大声的吆喝道。

    “放你娘的狗屁,告诉王朴那杂碎,有种只管放马过来,没种趁早滚回大同去,否则等我家大王带兵杀到,定要你们死无全尸。”

    秦双顿时就破口骂道,骂完后才反应过来,夫人还站在身旁,有些心虚地瞄了一眼,见夫人没有生气,这才放心。

    “双儿,你喊话,让他们别破坏农田,踩坏庄稼。”

    箫欣茹却是看着田里长势不错的一片片秧苗,非常心疼,下意识地说道。

    由于新堡离镇子太近,所以镇上一半的良田都在外面,人和值钱的东西虽然可以撤进来,但田却是搬不动。

    王灿和一众文人顿时直翻白眼,暗道夫人还当真是天真,秦双虽然脸皮同样一阵抽搐,但也只得硬着头皮喊道:“下面的汉子听着,那个…打仗归打仗,但最好不要破坏庄稼,否则是要遭雷劈的。”

    “啥?你再说一遍,老子没听清?”

    “老子让你们别破坏庄稼。”

    “哈哈!老子看你们是种田种傻了吧!哈哈…”

    马上的骑士顿时笑的肚子都疼了。

    “老子让你笑…碰!”

    秦双却是大怒,一把夺过一杆火铳对着他就是一枪,同时大骂道。

    虽然没打中人,但却将马打的栽倒在地,骑士摔在地上,疼的是龇牙咧嘴,却是立即就爬起,向后狂奔,嘴里还大骂不已。

    无论是箫欣茹还是王灿等人,都被枪声吓了一跳,秦双却是将火铳扔还给一旁的士兵,冲着箫欣茹道:“夫人,田里的庄稼怕是保不住了,不过你放心,待打退了这些明军后,秋收时我带人一定将整个南漳县的粮食都收了。”

    “嗯,那这里就交给双儿你了,我们留在这里也只能添乱,就先回镇上去了。”

    箫欣茹点点头,也知道自己刚才说了傻话,望了一眼远处正在忙活的大军,嘱咐一句,就带着人下了墙。

    官道只有八米宽,两侧皆是水田,一万大军根本就铺展不开,连扎营的地方都没有。

    从田里进攻,又太吃亏了,所以王朴派了一队人沿着官道,只是攻了一次,见不好啃,就收兵没在攻。

    而是决定先将田里的水放干,心里也是大骂,在南方打仗,太他妈折腾人了。

    而天狼山下,秦勇和秦猛同样面临一样的问题,那就是官道太窄,内侧是陡峭的山坡,外侧是大片的水田。

    大军根本就施展不开,所以也只得先将田里的水放干,待太阳将田里的稀泥晒硬后,才能继续进攻。

    可天公不作美,接下来的几日都是天天下大雨,秦勇和秦猛哪怕再急,杨嗣昌再催命的催,双方也只能暂时罢战。

    ………

    “王朴,你好大的胆子,老夫让你攻打黑石镇,你不但迟迟不肯进攻,还在营中天天玩女人,该当何罪?”

    对于突然闯进大帐来的杨嗣昌,王朴和一众手下都懵了,赶紧推开怀中的女人,慌乱的穿戴起来。

    “部…部堂,你…你怎么亲自来了?末将未能远迎,实在该死!”

    王朴只是套了一件大裤衩,就赶紧上前请罪。

    还狠狠的瞪了一眼跟着进来的守门将领,而那名将领却是一脸无辜,显然这次杨嗣昌是有备而来。

    “哼,看看你们的丑态,还是我大明的将领吗?这般在军中乱来,成何体统?”

    杨嗣昌沉着脸,扫了一眼那几名光溜溜,身上红一块青一块的女子,冷哼一声,才来到主位上坐下。

    “部堂教训的是,末将知错!”

    王朴赶忙摆手,让人将那些女人拖出去,来到他身旁点头道,此刻的样子当真如走狗一般。

    其他将领同样低着头。

    “好了,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敢在军中胡来,定不轻饶!”

    对这群烂泥,杨嗣昌也是无可奈何,挥了挥手,见他们一个个还杵在那里,顿时又喝道:“还不将衣服穿上。”

    “是是是…”

    待众人都穿戴整齐后,杨嗣昌才又冷哼一声:“王朴,本官让你攻打黑石镇,这都第七日了,为何迟迟还不进攻,莫不是以为本官手中的尚方宝剑斩不了你这个总兵?”

    王朴心说你斩一下试试。

    但嘴上却是赶紧解释道:“部堂恕罪,不是末将不愿进攻,而是近日连翻大雨,那黑石镇外全是水田,将士们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实在是无法进攻呀!”

    “胡说八道,难道下雨就不打仗了?”

    “本官就不信你想不到办法,实话告诉你,据息,黑石镇的那伙反贼装备了大量的火器,此时下雨,正是进攻的大好时机。”

    “哦!部堂此话当真,这伙反贼当真装备了大量的火器?”王朴将信将疑的看着他,显然怕杨嗣昌坑他。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