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末世余生

第3章吴丹昊和房东

    “咚咚咚”

    楼道中的灯光忽明忽暗,感应灯每过几秒钟便会自动关闭。一名身穿黑色体桖衫,休闲裤的青年站在一扇门前,左手有节奏的敲着门。

    可是门内并没有传来开门的声音。青年无事可做,四下环顾起这个新建小区的楼盘走廊。楼道间的采光能力非常不好,只在两层楼梯的中间层有一扇玻璃可以用来采光,这也直接导致了这条走廊即使是在白天,感应灯也依然会亮起。

    除了那时暗时亮的感应灯外,仅有的便是大理石瓷砖做的墙壁以及零落的几扇门。有的还在装修,有的是小区装修好准备出售的成品房。而目前这一层楼的住户,只有青年面前这一户人家而已。

    又过了一会儿,林北陌才听见门后面有动静,林北陌稍微向后退了几步,从口袋中将早上夏伯交于他的工作证佩戴上。

    可他想象中门会打开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只是听见从门背后传来了声音:“谁?”

    这是一道男声,年龄并不大,估计与林北陌是同龄人。不过他声音当中夹杂着一丝丝忧虑与憔悴。

    看到门上的猫眼,林北陌会意,指了指自己刚佩戴上的工作证,将其拿起来对着猫眼,开口说道:“请问是吴丹昊先生吗?您好,我是警方的人,需要向您询问一些内容。”

    吴丹昊通过猫眼看到了林北陌的证件,也确信他是警方的人,不过他还是稍微有些奇怪与不解,自己早上已经在巡捕局录过口供了,该回答的也都回答了,为何又需要重新上门再询问一次?

    “今早尸体被送到医院经由法医验尸,我手上有一份验尸的结果报告。而我们在这份报告当中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而正是因为这些奇怪的东西,警方才会派我前来询问一些之前并未涉及到的问题。”林北陌从怀中取出一个文件夹,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张纸,赫然便是来自医院的法医验尸结果报告。

    吴丹昊沉思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打开了门,放林北陌进来后开口说道:“寒舍没有什么可以招待警官的,还请警官将就一下。”

    林北陌进了房子,便开始观察起这个房子来。这间房非常的小,一室一厅一卫,在南边有一条大概三米长一米宽的小走廊,估计是用来晾晒衣服的地方。厨房与卫生间相连,而客厅只有一张小型的沙发,几张椅子一个茶几以及一台小型的冰箱。

    看到这台冰箱,林北陌的眼神放光,从怀中取出来了一支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来,对着吴丹昊说道:“不碍事儿,路上刚买的矿泉水,这才没多久就一点都不冻了,这大热天的不喝口冰水真的难受……我看你有台电冰箱,介意我把我的水放进去冰一下吗?”

    吴丹昊明显一愣,眼神当中一丝慌乱一闪即逝,随后他上前,开口说道:“没问题。”语毕,正当他想用手接过林北陌的矿泉水瓶时,林北陌突然把手收了回来,直径走向了那台冰箱。

    吴丹昊明显没有想到林北陌会不按常理出牌,他连忙上去阻止林北陌确是慢了他一步,林北陌直接将冰箱打开了。看着打开了冰箱门的林北陌,吴丹昊的心中隐隐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打开冰箱,目光所及之处居然是一瓶瓶的饮料,诸如可乐雪碧之类的饮料。除此之外,在冰箱当中,还放着几根火腿肠以及几袋方便面。

    “哎呀,我倒是忘了我根本就不会待太久……怎么开了冷藏柜呢?还是放在冷冻里面冰的快一点。”林北陌看似自言自语,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来了冷冻柜。里面只放着四盒雪糕,除此之外空无一物。林北陌将手中的矿泉水放进去,转身一看,便看到了吴丹昊那一张有些难看的脸。

    林北陌冷笑两声,抬头盯着了吴丹昊的眼睛,缓缓开口说道:“看来吴先生对我们还有隐瞒没有全部说完啊。”

    吴丹昊目光一闪,不经意间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开口说道:“警官您说笑了,该交代的我都交代清楚了,怎么会有所隐瞒呢。”

    林北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你这里还住了谁?”

    吴丹昊被吓了一跳,因为在不久之前,他这个房间当中确确实实还住了另一个人。

    “不说吗?”林北陌看了看吴丹昊的神情,随后一个人自若地走到一旁的茶几,边走边说道:“男性,身高大概1米73,穿一双41码的工装鞋,稍微有些驼背,走的时候提着重物……”

    他回头,看了眼愣在了原地的吴丹昊,说道:“你还要接着听吗?还是说……我们聊聊?”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吴丹昊猛地恍惚了一下,看着林北陌那双静如止水般的眸子。

    他不知道,他现在的神情中透露着些许惊骇与害怕。这些信息如同蝙蝠发出的超声波,而接受这些超声波的,赫然便是在一旁茶几上靠着的林北陌!

    “你很害怕?”林北陌一直盯着吴丹昊那双眼睛,冷不丁的开口说道:“看来你还真的和死者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看着有些呆愣不知所措的吴丹昊,林北陌抬腕看了看时间,将手中的文件夹狠狠地拍在了茶几上,巨大的声音吓的吴丹昊身体猛地一哆嗦。

    “你惊恐的神情告诉我你很清楚这件事情是无法承受的,所以才会想要隐瞒。这也恰恰说明了你确实知道某些隐情并没有像我们诉说,因为你很清楚这些东西说出来意味着什么……”林北陌越说越快,话语中满是冰冷。

    “我不会逼你,我想你也清楚这件事情与你而言究竟代表了什么,听着,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林北陌的语速稍微放缓,对着身体仍有些颤抖的吴丹昊说道“我们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况且退一万步来说,真的是你做了某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你只有把完完整整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我才有办法帮你。懂吗?”

    吴丹昊木讷的点点头,从冰箱那儿走到茶几旁的椅子上坐下。

    看到吴丹昊坐下,林北陌点了点头,他这种反客为主的态度正在一步步引导着吴丹昊,诱引着他说出那个真相。

    林北陌也坐下,将桌子上的文件夹打开,从里面掏出纸和笔,他先将笔的放在桌子上,按了一下,随后又将那份具体的尸检报告从茶几上推给对面的吴丹昊。

    “说说吧,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帮你。”林北陌看着对面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吴丹昊,皱了皱眉。

    “我……我认识他……”吴丹昊颤颤巍巍的开口说道:“就在几天前,那是个雨天,雨下的很大。那个时候我正好要出门买饭,因为网络账户欠费不能叫外卖,所以我就去了那家餐馆……他当时就坐在那,提着一把带血的锄头……浑身上下都是血迹……”

    林北陌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了,他觉得很奇怪,如果真的是如同吴丹昊所说的话,那么死者很有可能杀了人?可是谁没事杀了人还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去吃饭,况且他这几天也没听说市里面出了个杀人犯。

    “等等,你是说他杀了人?还是?那你最后又是怎么认识他的?甚至还和他住在一起了?”林北陌开口打断吴丹昊的话语。

    “不不是这样的……我原本也以为他是个在逃的杀人犯。当我走进店里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可但我想要退出去的时候他回头了。”吴丹昊神情难堪似又在回忆什么恐怖的画面,面色忽的有些狰狞起来。

    “他回头的一瞬间我看清楚了他的脸!那是一张有些苍老的脸,最主要的是在他脸上居然有三四道血口子,不知道是什么利器撕裂了他的脸颊,有一些愈合了而有一些又开裂了。我觉得那张脸似曾相识可是我却想不起来到底实在什么时候遇到过他。”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原来他身上的血迹大部分都是来自他自己的鲜血。我在想他是不是和某个人拼刀子了,后来我发现他左胳膊上也少了一块肉……可他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知觉,他看着我,嘶哑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他对着我叫出了我的名字……”

    林北陌并没有打断吴丹昊的话语,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吴丹昊,企图从吴丹昊的每一个神情当中看出他是否有说谎。

    “在那一个瞬间我突然回想起来他是谁。他是我的房东!”

    “房东?”林北陌开口,他对这个词汇有些诧异,要知道这里可是一个新建楼盘,居然就已经有人在这里买房并且出租出去了?

    “对的,房东。”

    “后来呢?你把他带回你家了?”

    “在路上我想带他去医院,可是他极力的阻止我,我觉得他肯定是做了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他手中拿着那个带血的锄头,就走在我的身旁。他身上那股浓郁的血腥气始围绕在我周围,我不敢在他面前掏出手机报警!”

    “当我跟着他到家之后,他说去卫生间,我想他可能是要去清洗他的作案工具了,我意识到这可能是我的一个机会,当他走进卫生间的瞬间我就想要偷偷报警,可是这时候从卫生间里面传来了他巨大的惊吓声,以及巨大的倒地声响。”

    “我站在门外,过了好一会我才敢打开门查看。但我推开卫生间门的时候我发现,他已经整一个人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吴丹昊讲着讲着突然不说了,他看着林北陌,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北陌微微皱眉,目光变冷,开口说道:“你在编故事?”

    “其实卫生间的门他并没有完全合上,露出在了一条缝。透过那条缝我隐约看到他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惊惧恐怖的一幕然后被吓晕的。”吴丹昊并没有理会林北陌的目光和话语,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当我走进去之后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卫生间里面有一面镜子。”

    “你的意思是他看到了他自己的面目才发现他自己受伤了?”林北陌开口问道。

    “是的,不光如此我还推测他但是应该处于一种意识混乱的状态,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目前的状况也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大面积的失血。后来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居然没有报警反而出去药店买了纱布酒精和消炎药。”

    林北陌听到这儿陷入沉思当中,他听到了一个奇幻故事。在吴丹昊的故事里面,他的房东就好像一个怪物,巨大的疼痛本不应该是这种普通市民可以承受的……更不用说他还在失血,大量的外出血会导致心脏供血不足,逐渐大脑缺氧而昏迷。

    可这些现象根本就没有在他的房东身上出现,他就好像是手指划破了一般,根本没有注意到。甚至本身意识也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还可以清楚的分辨熟人,可为何看不到自身的伤口呢?

    大街上照明和反光的东西那么多,没理由在大街上发现不了自己的现状,一直等到回家想要去上厕所才发现自己原来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真正让我感到惊奇的事情不光如此……在我给他上药的第二天早上,大概只过了八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当我揭开他的伤口时候我发现,他原本被划开的面颊居然已经愈合了七七八八,而且丝毫没有疤痕。”吴丹昊继续说道。

    “而且他的意思似乎也清醒了,他告诉我说他在下水道被一只变异的老鼠咬了,他很害怕,拼命的用自己手中的锄头打伤了它随后跑了出来……至于之后的事情,他基本上全忘记了,只记得一些零碎的片段。”

    “下水道?你说下水道?可他一个房东为啥会去下水道?”

    “他后来告诉我因为今天有个同事没有按时过来上班,而其他地方也有工人在工作,一时间没有多余的人手出来帮忙。他只能一个人下去……”

    “够了,我不得不佩服你故事讲的很好,我从头到尾都没发现你的神情有变化。这告诉我你应该没有撒谎,或者说面前这种场景你已经联系过成百上千万次了。”林北陌猛地站了起来,经过他刚刚仔细推敲,吴丹昊的这番话语居然把最后的原因归于他的那个神秘的房东有什么超能力!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听你将这些光怪陆离的故事,我是想要一个真相!而且这个真相的背后并不是什么奇怪的超能力,而是究竟是谁杀害了你口中的房东!”林北陌一双眸子直勾勾的与吴丹昊对视。

    可是吴丹昊一句话不说,他只是坐在那里,似在回忆也似在冷笑。

    林北陌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文件夹和那支笔,就打算离开,同时口中振振有词:“吴丹昊先生,今天您对这件案子做的新的补充我都会丝毫不差的全部加到你的口供当中……还望您考虑清楚了。”

    说完林北陌就要离去。可是当他走出门口的时候,听见吴丹昊的声音:“你太着急了,林警官。”

    林北陌身子忽然一怔,他猛地回头,却看见那扇门被合上了。是啊,他太着急了点……

    不等他继续反思,只听见门后面吴丹昊的声音幽幽的传开:“下水道的入口就在城北的一个废弃工厂,背靠荆山,倒是里你学校很近,林警官应该知道地方吧,嘿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