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在大周捉妖怪

第九十章 打算

    名为阿哑的少女睁大了眼,她眸闪烁精光,眼青年的身影给了她十足的安全感!

    “轰隆”一声,沈立的拳头裹挟着霸道的劲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那血眼猿猴的巨掌之上。

    刹那间,拳掌相接,血眼猿猴却吃痛怒吼起来!

    沈立的拳头与它的掌在大小上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只见沈立光芒爆发,一股浩荡的力量如同瀑布一般倾泻出来,瞬间就落在猿猴的身上。

    “砰”的一声,血眼猿猴那腾跃在半空的身影就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狠狠砸向地面。

    轻松收拾掉这只黄阶小妖,沈立脚步凭空一踏,然后身体后翻一转,就轻盈地落到了飞来的葫芦上面。

    他看了眼身后面带惊诧的少女,心头微动。

    对方抓着的那只仙鹤夺目之极,一身仙气寥寥,就如同画卷里走出来的一样。

    随后沈立眼青光闪灭,微微凝视仙鹤之后,心就有了论断。

    这并不是什么真正的仙鹤,只是一种化形之术罢了,维持时间断,耗费的法力也很多。

    果不其然,那少女牢牢抓住的仙鹤开始忽明忽暗起来,片刻后就要消失不见!

    沈立眼疾快,一把将少女拉了过来。

    少女阿哑惊呼一声,然后不知不觉间红了脸,但片刻后又担忧地望向下方,言语有些哀求的意味:“这位前辈,请您救救我大哥吧!”

    沈立眼光朝下一瞅,顿时一凝。

    只见下面林海阔地的四周,已经聚集起了十多只高大的血眼猿猴,它们一个个垂头顿足,双眸通红,正慢慢朝着间围拢过去。

    “呵呵,这可是好东西!”沈立说了句让少女不明不白的话语。

    随后,他轻笑一声,捏剑诀,“起剑!”

    声嗡鸣顷刻间就响彻此地,随后,从沈立腰间极速飞出色虹光,眨眼便射向诸多的猿猴。

    那些血眼猿猴感受到天空上飞剑的恐怖声势,皆仰天怒吼,然后想也不想地四散而逃。

    眼见猿猴要从四面八方逃跑,沈立却目露轻蔑,他一拍储物袋,突兀间出现一个小巧玲珑的银色铃铛。

    镇妖铃!

    随着沈立法力的注入,片刻后,一阵清脆动听的铃音就激荡开来!

    顿时,那些猿猴如同大祸临头一般,想要加快逃离这里,可在铃音的影响下却身不由己,纷纷停顿下来。

    就是这一停顿的功夫,色虹光轰然而至,在滔天剑芒,那十多只黄阶猿猴就被一斩为二,鲜血流了一地……

    沈立的身旁,少女微张着嘴,她看着眼前那个镇定自若的青年,眼不由露出敬意。

    那是……银铃!阿哑觉得今天真是走运,居然能在外山遇见银铃,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实力极强的银铃!

    阔地上,年壮汉等人脸色惨白,他们看着四周狼藉的地面,闻着空气浓郁的血腥味,不禁有些难以置信。

    天空上那人几乎翻间就斩杀这么多的血眼猿猴!

    要知道,就算是银铃来了,遇见如此多血眼猿猴,也会逃之夭夭。

    随着一阵呼啸之声,沈立载着少女缓缓降落到几人身旁。

    年壮汉见沈立飞下来,不禁多打量了他几眼,心惊叹不已。

    没想到那人居然如此年轻!而且,看其装扮,似乎也是第九山修士,可他的记忆,第九山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因为在他看来,刚才沈立展露出来的修为,绝对在筑基期了,有这等修为,一定是银铃拥有者。

    而如今第九山的所有银铃他都认识,可唯独不认识眼前的青年。

    于是他抱了一拳,恭敬道:“多谢前辈搭救,敢问前辈可是第九山之人?”

    虽然眼前年轻人岁数远小于他,但修仙界以实力论辈数。

    沈立踩在坚实的地面上,收起葫芦,然后扫视了一眼对面的几人。

    除了那壮汉修为在第层外,其余都是五六层的样子。

    沈立点点头,然后道:“我的确是来自第九山。”

    毕竟他离开已经有二十年了,而且原本第九山认识他的人本就不多。

    少女阿哑也对沈立施了一礼,然后就快步跑到壮汉的身旁,一脸关切。

    年壮汉和身后的几人对视一眼,然后接着施了一礼,恭敬问道:“敢问前辈名讳?”

    沈立没觉得有什么隐秘,便开口道:“在下沈立,我岁数也不大,你们就别前辈相称了。”

    在沈立看来,他这一句话原本该平平淡淡,可不曾想,那几人在听了这名字后,却满脸的骇然之色!!

    沈立皱眉,不悦道:“诸位这是为何?”

    可那大汉却苍白着脸,他紧咬着牙,道:“莫非是二十年前那个以最低修为夺得第九山银铃的沈立?!”

    沈立一点头,“正是在下。”

    随后又道:“诸位对在下可有何偏见?”

    沈立这话说完,那壮汉却反唇相讥道:“呵呵,当年你故意破坏护山大阵,亲葬送我第九山,害得数百修士殒命在山上,你说,你该当何罪!”

    说到最后,他语气越来越冷冽,似乎全然忘了对面的青年翻间就能抹杀他们。

    阿哑神情复杂,她悄然拉着大汉的衣袖,希望他能理智一些。

    对面青年,可是筑基修士啊!

    沈立闻言,眉头紧锁,此刻他心千万疑问涌现出来。

    什么叫我沈立破坏了护山大阵?我又怎么会葬送掉第九山?

    这些不都是无稽之谈么?!

    但理智并没有让他愤怒无比,片刻后,他脑海灵光一闪,冷声道:“如今第九山,可是杜万里掌权?”

    听到沈立这冰冷刺骨的话语,那大汉一下子从盛怒的情绪清醒过来,立马就反应过来,似乎触了霉头,顿时叫苦不迭。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道:“自,自然是杜山主掌权!”

    沈立闻言,眼露出一抹释怀,原来是杜万里,那就说的通了。

    严格来讲,此杜非彼杜,因为那是一只大妖所化,只不过在“千人千面”之下,没人能发现罢了。

    随后,沈立以命令的语气逼迫大汉将第九山二十年的经历大致讲诉给他听。

    随后一炷香的时间内,年壮汉度日如年一般将沈立想知道的事尽数告知,然后,在忐忑的目光送走了沈立……

    “大哥,我们赶快回山吧!”阿哑松了一口气,然后赶忙道。

    顿时其余几人也附和着说要回山。

    年壮汉望着沈立消失的地方,思索片刻,终于是狠狠一咬牙,“嗯,我们快将这叛徒出现的消息上报给杜山主!”

    随后,四人匆匆忙忙御器腾空而起,然后极速朝着第九山飞去……

    ……

    再说沈立这边,他在得知了诸多消息后,一时有些忧心忡忡起来。

    原来,在他进到吞妖肚子之后,随着护山大阵的破裂,第九山已经受到一次创伤,而随后那吞妖又大肆洗劫了一番,第九山更是死伤惨重,元气大损!

    可就在整座山都要倾覆之际,那杜万里却站了出来,他里拿着一个闪烁红霞的东西,就独自一人将那吞妖引开,然后消失在茫茫外山之,解救下岌岌可危的第九山!

    随后,足足有十多天的时间过去,杜万里才伤痕累累地回到第九山。

    而这个时候,大周朝皇室的元婴修士,和附近第八山的山主也终于是闻讯而来。

    他们在听说了山主叛变,以及沈立破坏大阵,杜万里一人拯救第九山的事情后,全都难以置信,没想到第九山山主居然会伙同妖族,做出这种可耻之事。

    而这两位元婴修士似乎并没有发现杜万里的真实身份,反而上报大周皇室,将他封为下一任山主,又拨下丰富的资源,让他重建第九山!

    于是,在二十年的风平浪静,第九山在杜万里的带领下,又逐渐繁荣起来,不断有新的修士加入到其,与外山的妖族展开大战……

    “好一招灯下黑啊!”沈立脚踩葫芦,极速远去。

    他忽然后悔了,因为他刚才心软之下,放过了那一行人。

    在他看来,那几人是绝对会将自己还活着的消息透露出去的,到时候,若是杜万里亲自来追杀自己,那可就惨了……

    毕竟,他可是活着从吞妖肚子里出来的,那肚子里的秘密,他可是知道很多。

    所以,杜万里若是知晓了,是万万不会让他活下去的!

    一念到此,沈立不由的叹了口气,“下不为例……以后,绝不会再心软了!”

    随后,他冷静地想了想,觉得此时一定要想个方法,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第九山离开,毕竟要想从外山回到大周朝,就只有通过第九山这个关隘了。

    可思来想去,沈立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掩饰过去,毕竟,他的伪装术实在拿不上台面。

    可下一秒,苏婉清浮现出身形来。

    她依旧一身古朴道袍,头戴道冠,身材在宽大道袍的遮掩下依旧凹凸有致,引人注目。

    她伸出雪白的小拳头,然后没好气地给了沈立一“捶”!

    “你怎么老是在这种时候笨起来呢?”她有些力不从心道。

    沈立不明所以。

    随后苏婉清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那你就等死吧!你个二货!”

    沈立无奈一笑,然后无意间碰了碰储物袋。

    忽然,他心底蹿过一缕电流,直让他咯噔一跳。

    自己不是才得到那“千人千面”么?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那么神奇,但好歹是他目前唯一的选择了。

    随后,沈立掌一翻,光华闪烁间,就有一面具出现在他上。

    看着那刻画地张牙舞爪的面具,沈立陷入了沉思……

    (顺便说一句,明天应该上架咯,上架感言就不写了!!(?○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