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金皇琐事壹贰

第38章

    龙红彤熟练地替龙青影包扎好伤口。

    “这次呀,警方绝对不会放过我们了,你想想呀,都拿枪与警察对上了,警方能不全国辑拿?”

    “我呀,只希望这次我们能成功逃脱,等从那什么仙岛回来之后,我就跟爸说让他许我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龙青影听到龙红彤这样说,原来在龙红彤心里想过过另一种生活,可是她自己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另一种生活?”龙青影不知道那种生活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场景,她想象不出来那种场面。

    龙红彤替龙青影处理好伤口,正要起身看到龙青影后颈上那里红了好大一块。

    “你这后颈怎么回事?好像是过敏了。”

    龙青影还是趴在那里轻轻说:“你不是知道吗?先前为了骗壹贰,我们都在这里贴了仿人皮,结果不知道怎么的我就过敏了!”

    龙红彤仔细看向那一块红肿的地方。看到一个金色小点,想来龙青影一定是为了骗过壹贰,那块仿人皮还没有从颈上撕下来,才导致皮肤这样红肿不堪吧。

    “为了骗过壹贰,也是难为你了。”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都等明天再说吧!”

    “嗯!”龙青影趴在那里点点头。

    屋外的壹贰,上拿着消炎止血的药。

    听到里面龙红彤要出门了,他一个身影人就闪不见了。

    夜又再一次安静下来。

    夜晚的安静与此时他们心里面的不平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这样的形势下,又有谁能真正的熟睡过去呢?

    清早天刚刚微微亮。

    龙青影就敲响了壹贰的房门。

    “老板,我爸让你过去商量要事!”

    房间里没有人回应龙青影又敲了几声。“老板!你在吗?”

    “我在!”壹贰的声音却是从龙青影的身后响起。

    当听到自己身后的男人传来回应时,龙青影只是从容淡定的转身。

    显然这样是吓不住龙青影的。

    眼神的余光看见壹贰脸上仍旧带着那张紫罗兰藤蔓面具!

    继续跟壹贰客套。“老板,我爸让你过去商量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行动!”

    “走吧!”看到龙青影又与先前一样对他生疏致远。壹贰沉下一颗刚刚燃起的心,他这是在期待什么?龙青影也好,金女皇也罢,不过都是这样对待他的!

    还是昨晚龙老待的那个房间。

    龙青影敲响房门对着屋内说:“爸!老板来了。”

    龙老在房间里一脸焦头烂额,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他该怎么办了?

    “快请壹贰兄弟进屋!”龙老焦头烂额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点其他的表情。

    推开房门,龙青影做出请的势。“请!”壹贰走进屋内。

    壹贰刚踏进屋内,龙老就热情地迎了上来。“壹贰兄弟真不愧是你呀,我刚刚得到消息,警方那边是被我们耍得团团转!”

    “这次青影与我下的弟兄们能成功的从警方逃脱,全靠壹贰兄弟足智多谋!”

    在壹贰心里龙老有事便说,何必跟他套这些近乎。

    “不过哥哥我真的十分好奇,你是怎么让警方在检查车子时,车子的行驶证上的型号与车子完全吻合的?”

    壹贰说:“不过略施小计!”

    龙老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壹贰却说是略施小计!

    站在一旁的龙青影眼皮抬了抬,这也是他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与此同时,赵国梁在接到多起关于长营子镇上的报警后,觉得太过蹊跷,天还没亮又折返回长营子镇。

    赵国梁坐在警察厅的办公桌上,他一定要把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弄个清楚。

    赵飞把昨天所有在警局报案的登记册,就放在了赵国粱的身前的桌子上。

    “赵队,您看!”

    赵飞说完又乖乖的立在了一旁。

    再怎么说壹贰他们逃脱与他都脱不了关系。

    赵国粱翻着昨天来警察局报案的几起案子。

    汽车内财物盗窃案。

    长营子镇医院身份证与化验单遗失案。

    还有一个看似不起眼却至关重要的报案。

    行李箱在大街上公然被抢。

    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案子,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在赵国粱仔细地前前后后联想时。刘海涛打来电话:“赵队已经核实清楚了,那个戴面具的神秘男人刷的那一张卡虽然有银行的出款记录,可是这张卡没有姓名,所有信息皆是用无名卡一代过!”

    一张无名卡,赵国梁想着他默默的挂断了电话。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他有一张没有姓名的银行卡。

    就算是开银行的人也不可能拥有一张没有名字的银行卡。

    还是说这张银行卡是有明门规定和指示的,还是银行没有向他们透露真实情况。

    警局到了上班的时间,陆陆续续有人开始进出警局办事。

    赵国粱又仔细看了这几起报案人的详细经过。

    其这个报案称行李箱被抢的。是一对情侣,他们正打算到外地旅游,不想有人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汽车行驶着打开车门就将他的行李箱抢去了,他们连车内开车那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

    可是他们一起组团去外地旅游的人那么多,偏偏就他们的行李箱被抢了。

    还有就是长营子镇医院那个化验单与身份证一同不见了的女人。

    她并没有报警,而是在警方查到医院之后,医院觉得这事蹊跷,可能与警方来查监控有关就向警方报了案。

    门外有一个男人在那里吵闹。

    “我的车怎么就不是我的车了?”

    “你们警察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车管所也说车不是我的,让我们到警察局报案,现在案子也报了,你就说说这车怎么就不是我的了?”

    “我的车明明就是黑色的。”

    赵国粱听到门外的吵闹声问:“怎么回事外面?”

    张玉林听到里面赵国粱的声音跑进来说:“回赵队是昨天车内东西和车牌号被盗的那位失主。”

    “他刚刚到车管所那边补齐他的证件,可车管所却告诉他,他车子的型号与他购买车子的型号对不上,说车不是他的!”

    “这不车管所那边让他来报警,他本来是报过警的,他觉得警方办事不力,这不就闹上了!”

    “让他进来!”赵国粱食指与指敲打着桌面。

    那人很快被张玉林叫了进来。

    “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警官,我也是焦头烂额了,我还有生意要做,我可在这里耗不起时间!”

    “刚才也并不是有意在外面闹腾,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赵国粱看着这个男人,他怎么觉得他的身形总感觉那么熟悉。

    “陈赫?”

    “是!”

    “这个名字正好与昨晚那个戴面具的神秘男人签在登记册上的名字吻合!”

    “没事,有什么事你跟我说说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