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报告摄政王,王妃又跑了!

第284章殿下这不快乐的出来了

    阮璃璃冷笑了一声,移开目光。

    外面陌七一直守着,看见阮璃璃出来,恭敬地作揖行礼,“九小姐,殿下说你要回家,已经给你备了车马。”

    “你们家殿下,是不是进宫了?”

    “九小姐真是客气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你们家殿下,你们家殿下的……”陌七笑盈盈道,“你应该说咱们家殿下。”

    阮璃璃眉毛跳了跳,“??”

    陌七什么都知道的这么快吗?

    看懂阮璃璃的疑惑,陌七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道,“殿下从来这么晚才起来办公过,不过毕竟也是累了,多歇歇也正常。”

    整个府邸上下都传遍了,没想到殿下此番能这么没有节制,日上三竿都没能起来。

    简直是破天荒的大事情!

    要说两个人晚上回来,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在寝殿里盖着被子友好的聊天,那是谁都不会信的。

    阮璃璃此时此刻心情非常难以描述,尴尬的笑了笑。

    毕竟是小姑娘,脸皮多少薄一些,顿时觉得周围几个暗卫看她的眼神都隐隐带笑,触及她的目光纷纷避开。

    阮璃璃原本就维持着正常走路姿势维持的艰难,此时突然不太想见人。

    小姑娘头也没回,二话不说,像是逃命一样连滚带爬上了马车!

    她刚一走,院子里玄若缓步走了出来。

    陌七连忙向行礼,“玄若姑娘。”

    玄若远远的看着消失在街道上的马车,眼底微光闪动,“殿下昨夜留宿了一晚未出,起初是气极了的。”

    昨晚都说北冥渊气冲冲的带人进了屋,八成是北司宸多少套出来点话出来,让北冥渊知道了。

    按道理,殿下生气又怎么会留情。

    她不懂。

    陌七眨了眨眼睛,啥也不知道就开始纠正玄若措辞:“准确的说是一晚上加一上午和一中午。气极了进去没关系,殿下这不快乐的出来了吗?”

    陌七笑呵呵的看着玄若。

    玄若:“……”

    她神色平静,没说话转头就走。

    陌七莫名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但是说的确实是事实啊……

    没错啊。

    晌午时分,阮云静草草的用过早膳,刚刚梳洗规整好。

    婢女突然走进来,“小姐,八小姐回来了,说是要见见您。”

    一听到是阮云嫣,阮云静连忙说道,“快让她进来!”

    “是。”

    婢女退出去,把阮云嫣请进来。

    阮云嫣小步快速跑了进来,猛地一下子扑到了姐姐的怀里,哭出了声,“姐姐!呜呜……姐姐终于见到你了……”

    阮云嫣是哭了一晚上,哭的眼睛肿的像是两个核桃。

    阮云静着实心疼,连忙拉着阮云嫣坐下来,用手帕小心的擦拭着她脸上的眼泪,“乖,不哭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回来就好,只要你没事,怎么都好。”阮云静拍了拍阮云嫣的肩膀。

    她看了看阮云嫣脸上的指痕,一片紫红,颇有些触目惊心。

    阮云静吓了一跳,紧张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打你了吗?”

    阮云静不提还好,一提,阮云嫣浑身又开始发抖。

    脑海中不断地出现昨晚那个男人暴戾的掌风,重重的打在她的脸上。

    她一度以为自己会被生生打死。

    太可怕了,那个男人太可怕了!

    阮云静见妹妹吓坏了,连忙把她搂进怀里,轻声安抚着,“没事了没事了,你若是不想说,那就不说了。”

    阮云嫣靠在姐姐的怀里,低声呜咽着。

    阮云静性子稳,倒是让她安心太多。

    她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害怕,慌忙一下跪在了地上,“姐姐,我求求你救救我!只有你能救我了!”

    “如果你不救我的话,我一定会死的,我真的会被他弄死的。”阮云嫣抱住姐姐的小腿,恐惧的哭喊着。

    如此大礼,阮云静着实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扶,“云嫣不怕,姐姐不是在这里吗?有麻烦你就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我,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姐姐。”

    “瞎说什么。”阮云静制止她的话,“到底怎么了?”

    “我昨晚……”阮云嫣低着头,轻声抽泣,“我,我昨晚,不小心弄伤了新帝。”

    阮云静错愕了一瞬,“你是说你伤了新帝?”

    阮云嫣眼眶盈满泪水,“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说他会不会下旨杀了我?”

    “昨晚宫里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些,”阮云静把她拉起来,稳下心神安抚她,“宫里血流成河,若是新帝真的想杀你,定然不会留你或者出宫。”

    “我想,我想他应该是知道你不是有意的,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弱女子,他这不是也打了你泄愤,既然放你出宫,兴许……兴许就是原谅了你。”

    “毕竟楚……陛下也是需要树立皇威的不是吗。”阮云静冷静的分析着。

    阮云嫣兴许觉得姐姐说的有几分道理,抽泣声渐渐的弱了些。

    “所以你不要害怕,昨晚,兴许陛下只是一时生气,过了这阵子就好了。”阮云静连忙顺了顺妹妹的后背。

    阮云嫣忽然握住了她的手,“姐姐,我还是害怕,我昨晚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没事的。”

    “姐姐,我担心,今天可能会有圣旨下来,我我不敢去领,我真的不敢,我好害怕。”阮云嫣是真的害怕。

    她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什么时候见过那样的阵仗。

    阮云静眼帘微垂,沉默了片刻,抬眸看她,“别哭了,要不然这样吧,如果有给你的圣旨下来,我帮你去把圣旨领回来。”

    阮云嫣抬眸看姐姐,惊慌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放心吧,这点小事,陛下一定不会放在心上的,你毕竟只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阮云静顺了顺妹妹的发丝。

    其实她们两个也不过差了两刻钟的功夫,阮云静便总是想要护着自己妹妹。

    阮云嫣猛地上前一把抱住了阮云静,趴在姐姐的肩头哭着。

    阮云静叹了口气,抱着她。

    此时阮云静根本没有想到,她以为只是领个旨意,而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