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不想做这个天才啊

第30章欲擒故纵

    林岳闻言,当下心头一震,不知道为什么他鼻子有点酸:“我说了,我不知道这妖兽是被这位引走的,那凝血草已经被我炼化了。”

    “你确定你已经炼化凝血草了?”李昊身上陡然爆发出肉身境十重的恐怖气息,如排山倒海一般压到了林岳的身上。

    林岳瞬间瞬间心如死灰,果然,这些贵族公子还是沆瀣一气。

    与此刻陷入悲伤的林岳不同,此时的汪勇新却是瞪大了眼睛,这绝对不是肉身境九重武者能释放的气息,小侯爷此刻绝对达到了肉身境十重!

    好家伙,不愧是自己从小就追寻的榜样。

    汪勇新看着李昊的背影,心里不免有些崇拜。

    “怎么,你也要杀我吗?我欠你两条命,你如若要娶我性命,我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林岳此刻反倒冷静下来,脸色平静道,不仅如此,林岳还闭上眼睛,一副任君随意处置的模样。

    “你!”李昊俊秀的脸上怒气横生,身着白衣的身影,在原地留下一道白色残影,出现在林岳身边,高高举起手掌就要落下。

    “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可知我为何会屡次帮你,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不畏惧强权,耿直率性值得深交的朋友,可是,你今日太让我失望了,你走吧,今后我们一刀两断。”最终,李昊放下了已经凝聚大量元气的手掌,转身落寞的朝汪勇新走去。

    不过谁能知道,此刻脸上伤心如此的李昊,实则在心里却乐开了花,什么叫欲擒故纵?这就叫做欲擒故纵!

    此刻的汪勇新看见自己从小崇拜的李昊,竟然因为这小子露出如此神情,原本想要杀林岳的心也瞬间冷静下来。

    看样子这小子和小侯爷关系不浅,别看小侯爷此时和这小子说着一刀两断,可要是到时候自己真的把林岳杀了,就算小侯爷嘴上不说什么,心里肯定也会介意的,毕竟看两人这样子,关系似乎真的不一般呐……

    只是,自己那心地善良的纯儿又该怎么办,难道眼看就能得到的曙光,就这么散去吗,汪勇新的心里此刻也非常不甘心。

    “李昊,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那凝血草真的已经被我炼化,我也是真的不知道……”

    “滚!”

    林岳还想解释,却被李昊一声怒吼打断。

    这身声怒吼,直接把还在想着其他事情的汪勇新给下了一个激灵,随后他看向林岳:“臭小子,赶紧滚,今日看在小侯爷的面子上,我不会追究这件事情,但是日后别再让我遇见你!”

    林岳没再说话,只是压下心中委屈,眼眶微红,深深的看了李昊的背影一眼后,转身运起身法离开。

    一会儿后,李昊转身看着林岳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中有些忐忑,自己不会演的太过火了吧……

    “小侯爷,此人不值得你深交。”这时,汪勇新走到了李昊的身边道。

    李昊瞬间代入刚才的背伤情景,叹息了口气道:“他叫林岳,在一次酒楼我见他……唉,不提也罢,只是没想到他却是个表里不一之辈,当我瞎了眼算了,不过你也不要急,我身上有比凝血草更能救弟妹的丹药。”

    “真的?!”汪勇新双眼瞬间亮起了光芒,他原本还在想着到底要不要冒着得罪小侯爷的风险,派人把刚才那小子打劫一遍,现在看来似乎不用了,他也并不觉得李昊会骗自己,因为安全没必要。

    与此同时,一股虚无缥缈的气运之力进入了李昊的体内。

    感受气运入体的李昊,此刻总算松了口气,大爷的,我就知道汪勇新这小子还惦记着那颗凝血草,要不是自己这句话,这小子恐怕还是会找到林岳,去给林岳送经验。

    随即,李昊手上戒指白光一闪,便出现了一颗散发着淡淡血腥味的丹药。

    “此乃三阶丹药,生血丹,用来炼丹的药材可比那凝血草珍贵多了。”李昊说道。

    汪勇新此刻有些感动:“小侯爷,客气的话我也不说了,这枚丹药我很需要,有了它说不定纯儿就能站起来了……”

    同时,汪勇新也有点羡慕那叫林岳的小子,居然能让小侯爷拿出三阶丹药,看来这小子在小侯爷心中的份量绝对不轻,自己以后还是绕着他走吧……

    “行了小汪,你我也算从小相识,何必说这些客套的话,拿去吧。”李昊道。

    “多谢。”汪勇新心情澎湃的接过了李昊手里的丹药,将丹药收起来后,汪勇新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小侯爷,小王爷他要办一个晚宴,之前他已经派人前往广玉郡给你送信了,小侯爷是来赶赴宴席的吗?”

    “不是,我要去一个地方,恰好要经过江州城,有机会的话,下次再去吧。”

    李昊嘴角抽了抽,这个镇江王的儿子其实人不错,可是就是有点贪恋美色,动不动就邀请什么所谓的百年美女、千年美女去他王府跳舞,李昊对这个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咳咳,小王爷说了,这次你再不来,他就要亲自去广玉郡拉你了。”汪勇新咳嗽道,其实他对镇江王儿子所办的晚宴也没有一点兴趣,但他还是得去,谁让他家族就三个神通境强者呢……

    “这小王八蛋就是屁事多,那宴会什么时候举行?我在江州城最多可就只能待三天。”

    李昊无奈道,还是去看看吧,不然自己已经来了江州城,又被汪勇新这小子撞见,还不去那小王八蛋的晚宴的话,那小王八蛋还不得找自己闹啊。

    “快了快了,就是后天,等下小侯爷你和我一起去春满楼吧,小王爷肯定在那!”汪勇新见李昊答应,便连忙笑道。

    ……

    江洲城最为出名地点之一的春满楼。

    一个面容俊秀,穿着黑色蟒袍的少年在一众护卫的众星拱卫之下,来到了此处。

    在大虞皇朝,除皇帝穿龙袍外,皇子、王侯与其所生世子,皆可穿蟒袍,只是爪数不同,李昊自然也有蟒袍,可惜他平时并不怎么穿。

    “哎呦,我滴小王爷,今个儿您还是要点秀儿吗?”春满楼门口,那老鸨看见这少年之后,甩着手上绢帕,一只手掩面笑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