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关于我在异界流浪的故事

第108章 “仙家手段”

    “欢迎各位来到修罗挑战场!下面,我宣布,你们的挑战开始。”

    身穿一袭红衣的陌,此时正站在由巨石构架而成的挑战台上,望着两侧的众人,大声宣布道。

    “可有什么规则?”左侧看台开始有人大声询问。

    站在台上的陌听入耳,冲着那方邪魅一笑,答复道:“我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不管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个人上,我都无所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坐在主座上的我,不禁稍稍握紧了花痴姑娘的,传音道:“师父,您为什么要我认……”

    “闭嘴!”花痴姑娘怒视着还在处于迷茫状态的我,并生硬地打断了我接下来的问话,传音道:“娘亲这都是为了你好,你从小就没见过你爹,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在困惑,心有结,但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能够在一起,这才叫家,叫团圆,你明白了吗?”

    “额……”白目似的嗯了一声后,我低头看着掌心,刚刚花痴姑娘在我的心处写了这么几个字:此处有结界,传音需小心。

    结界?我猛地向上定睛一瞧,不禁用拍了一下脑瓜子,我怎么这么傻,此处已被结界笼罩,而我竟然没有发现,真是该死!

    那这样子的话,我又担忧的看了看两侧看台上的人们,而身旁的花痴姑娘也对我沉重地点了点头。

    顿时感到无力蹉跎,这里的人们都会死,没有哪位能够冲破陌的结界。

    却见下方的挑战台上,一次性地就飞上来十余名修士,冲着陌抱了抱拳,而陌却没有理会他们,就这么一直微笑着。

    那几名修士见状,脸色大怒,纷纷掏出各自武器,泛着法术的光芒便冲向了陌,行动看起来是简单而又粗暴!

    而台上另一侧的陌呢?简简单单的在挑战台四周张起了透明结界,然后单轻轻在半空一划,只见那些人突然在半空固定住,仿佛那处的空气被凝结了一般,一秒,两秒,秒……突然间,那几人仿佛就像被遭受重击一样,在半空猛地弯腰吐血并向后飞去,几个人狠狠地砸在了包裹着决斗台处的结界上,后竟在地上一动不动。

    周围看台而坐的众人,看此纷纷脸色大变,只见神医师父站起身来,不顾众人的反对便飞身而上,神医师父没有理会台上的陌,竟直顾走过去蹲下检查着躺在地上的修士们。

    一位,两位,位……直至检查到最后一位,神医师父这才无奈的站起身来,冲着无暇子师父们摇了摇头。

    但,当神医师父刚想飞身而下时,周围的透明结界却是阻挡了他的身体,当下便扭头看向另一侧的陌。

    而陌呢,简单的耸了耸肩膀,说道:“我这里可是许进不许出的,虽然你是晓雯的众师父之一,但我想你也应该明白的!”

    当下,神医师父便自嘲似的笑道:“我明白了!”

    说罢,偏胖体态的神医师父气势大升,脸色严肃,抬指便向着陌发出了几道射速迅捷的冲击波,我曾经有幸听神医师父说起过,这个指法名为混凝指,其实平时都是治疗辅助用的,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神医师父用它来对敌。

    只见陌就像跟拍苍蝇似的,用掌左右拍了几下,便把神医师父的冲击波纷纷拍飞到防御结界处,却见结界那处光芒流华,冲击波便如石沉大海一般,而我的身体却感知到,那几道冲击波所有的修为能量,都被那透明结界一道吸收并加强着自身。

    我看在这里,在主座上紧了紧拳头,只见下面决斗台处,神医师父正灵活的躲避着陌的攻击,而台下书生和丹青纷纷飞身而上,在旁骚扰着陌的行动。

    突然,蹲在地上的陌反向着半空一挥,我猛地站起了身,神色紧张地看着下方,只见刚刚还在台上运用步法,行动迅捷的人,此时突然停止,脸色大变,甚至我还观察到了神医师父嘴唇上处的紫色。

    这种犹如时间暂停的情况对我来说,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时间过得很漫长……位师父们的身体,就像之前那十余人一样,猛地吐血向结界处飞去。

    “晓雯!别去!”

    我不顾身后花痴姑娘的大声叫喊,冲着决斗台便急掠而去,甚至都没有察觉到此时,身穿着仙音师父送给我的白色衣裙“嘶”的一声,应声而碎,勾芡着复杂纹路的红衣幻化而出。

    急忙飞身穿过透明结界,接住几位师父的身躯,当我慢慢把他们放下时,才发现他们的身材早已变得如即将逝世的老者一般,干瘪又毫无生的脸色还冲我微微一笑。

    说不哭那是假的,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五年有余,那一天一天的日子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紧紧托抱着位师父,脑海浮现着曾经我们大家的过往,神医师父,书生师父,丹青师父人教导我学习,又恨铁不成钢的画面。

    贴在书生师父和神医师父的双掌,正不停地向着他们的身体内部输送着能量,而妆容哭花了的脸色,也不停地在哭诉着:“求求你们醒过来,呜呜……快点儿醒过来!我以后会乖乖听话,求你们醒过来……我再也不捣蛋了,唔……醒过来!”

    无暇子师父等人也都纷纷飞身上台,帮我放好位师父的遗体,而仙音姑娘抱着我哭惨了的身体轻声安慰着。

    无暇子等几人纷纷包围着陌,而陌却笑着对众人说道:“晓雯真不愧是我的孩子,被你们教导的很好,一会儿我会让你们毫无痛楚的离开人世。”

    麻的,他就是个疯子!

    瞬间冲破仙音师父的禁锢,举拳就冲向了陌的方向。而陌却饶有兴的呵呵一笑,这时哪有什么招数可言,拳头与腿舞的如幻影一般,击打出去的每一拳每一脚,都蕴含着我这五年来修行到的力量。

    而师父们也纷纷上来,在我身侧照应着,逍遥拳法,逍遥指法,逍遥腿法,那可笑的,大言不惭自创的九阴白骨爪,会用的功法此时已经全部运用上了。

    甚至还一度把陌那一莫名的光圈逼了出来,而陌貌似也被我那杂乱无章的拳头惹出了火气,一拳便狠狠地对上了我的拳,虽然感觉他的力道很大,使我感觉就像是用拳头砸了一座山似的,但我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是山我便把你凿碎,是铁我便把你击穿。

    我们几人的身影,在决斗台上如同幻影,除了肉到肉的声音与风声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坐在主位上的花痴姑娘望着下面的场景,抱着火儿喃喃低语:“如果我当初要是勤加练习功法该有多好,就不像现在似的却只能当个花瓶。”

    而场上情况又变,陌的身体周边逐渐生出第二条光圈儿,就是这条光圈儿使我不再能碰触到他的身体,不得不退开出去,揉了揉疼痛分的拳头,怒斥道:“杀我师父,此仇不共戴天!”

    “龟……”脑袋已经一片空白的我,双呈花儿状,双掌心开始产生着正在缓慢旋转的光球儿!

    “派……”

    “晓雯!你要干什么?你要把你的其他师父们也要杀死吗?”或许是感受到了光球儿散发出的阵阵能量,陌的脸色开始严肃且大声喊着。

    “晓雯丫头,别管我们,就用你的全力!”仙音,无暇子……师父们纷纷感受着周围被压缩着的力量,对我大吼道。

    “气……”

    众人纷纷张开自己的结界,而陌也瞬间张开了自己的结界,并加强了周边结界的强度,眼神儿凝视着我的光球,周围的看客纷纷奇怪,互相之间猜疑着我要做些什么。

    “功……”

    现场一片寂静,其实我并没有发出龟派气功,大脑在飞速的运转,如果刚才发了出去,那我身后的几位师父可能就危险了。我该怎么做?

    无视掉周围看台的嘲讽声,我的眼睛和脑海只浮现出陌一人的身影,完美的防御结界,未知的光圈儿使我体内能量乱流不止,能量等级也比我还要高出一筹,我该怎么打赢他呢?以弱胜强的例子也仅仅出现在课本上而已,在这个人命皆贱草的现场,呵呵……

    “晓雯!别闹了,快回你娘那去!”陌严肃着一张脸。

    怎么办?怎么办?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也只能硬刚了,死了就死了吧!

    “各位师父们,你们靠边儿!我先缠住他,你们再破坏那道防御结界。”刚传音完,全身能量运转,张开爪子便攻了过去。

    “冥顽不灵!”陌看着我的身影一字一字地说道,随后,单向着空一划。

    我这才体验到什么是段,还有刚才位师父们到底受到了多大的痛楚!周围的空气被死死的凝结住,一股不知名的能量突入到我的身体正大肆破坏着。

    这种情况不禁让我红了双眼,仰天长啸道:“小小雯儿……”

    在丹田荷花处,还在云床上睡着的小小雯儿感应似的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副小脸儿严肃而认真,托着丹田上方的六颗金丹飞身而上,逐渐地从我的眉心片火苗处氤氲而出。

    只见飘在空的小小雯儿只是简单的刀一斩,我的身体这才恢复自由,落地而行。

    而小小雯儿身在半空,控制着六颗金丹,正叮叮当当不停地撞击着陌的防御结界,甚至那颗大金丹还把结界撞出了裂痕。

    “岂有此理!”陌怒视着小小雯儿道出了四个字后,立即生出第道光圈,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取出一柄剑来,挥舞着剑花儿就奔着小小雯儿的方向冲去。

    我冲着各位师父们打了个眼色,伸出指爪便也冲了过去,指尖儿划向对方的剑身,竟也爆出一些火花儿,但更让我吃惊的是对方的剑,竟然使我有一种非常恶心的粘稠感,脚尖连踢了几下,便顺把小小雯儿召回到身体内。

    周围的气息竟然能够让我产生呕吐感,不禁让我下意识的远离他。但又想到神医师父的仇……

    “哇……”一袭重击使我狠狠地砸在了结界上,虽然痛感不高,但陌差点就把我踹懵了。

    几位师父们也纷纷飞身出,特别是仙音师父,取出凤凰琴便形成了一道音域,一首令人激昂的曲子传遍挑战台。

    但虽然有着仙音姑娘音乐的加持,但陌的实力更盛,完全把其他师父们的攻击压制。

    我甩了甩臂,让体内的能量流动旋转的更顺畅一些后,单腿一蹬,音速般地身影冲向人群。

    位师父大仇未报,我怎能再想其他,比其他师父们更快的拳速奔着陌的面庞就击了过去,拳头与陌的光圈产生了大量的褐色闪电,“噼里啪啦”地闪个不停。

    陌的脸色也没好气儿的放弃了防御结界,踹开隐者,无暇子等人后便举剑冲我而来。

    我们二人极速的身形甚至影响到了仙音姑娘的正常弹奏,空气处处是我们二人的打斗声,气爆声。在空极速略过的身形甚至连无暇子师父们都感觉到有心无力。

    肉眼无法分辨我们二人的身形,这场战斗也已经不是大乘期所能够参与的战斗了。

    我在小小雯儿那里学到了一招儿,那就是质量不够数量来凑,单论身体蕴含着的能量,我的确是比不过陌,但陌的行动力却没有我的高,要不是他周围有道复杂符的光圈儿,我应该可以让他体会到疼痛的感觉。

    而周围现场的群众,也纷纷开始对着我们高谈阔论,指指点点,仿佛这里的事情就像没有他们的份额一样,要不是我在打架,我都不禁要问问他们了。

    再看我这边,我们二人此时打的火热,谁都不让着谁,而且通过打斗,我觉得我这五年训练出来的结果还是有用的,虽然打拳鞭腿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正逐渐瓦解掉他的防御结界。

    但是,突然间陌却对我微微一笑,原本还在包裹着决斗台的透明结界,此时正“”地一声,四散的冲击波直接掀翻了两侧的看台,也幸亏众人反应很快,当时就张开了各自的防御结界减轻冲击,几百人的看台也仅仅只有几人受了轻伤。

    而此时,我在台上见到陌的动作后,不禁脸色大急,对着众人吼道:

    “他妈的,你们快点儿离开这!越远越好!”关于我在异界流浪的故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