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爱范夜谈

第四回:求名山车神称霸,三里屯画师争锋

    上回说到博派掌门人一把揪出石壕镖局首领,那首领原坐在镖车中半梦半醒,电光火石之间发现已身在车外,见面前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吓得魂飞魄散,脑海中不由得想: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一动不动,任凭对方处置。

    博文单手捉着那首领的脑袋,一脚踢翻镖车,正要胖揍一顿,掌缝中却露出那首领容貌,博文定睛一看,突然间哈哈大笑不止。原来,两人是许久未见的老相识了。

    数年前,博文刚踏入仕途,因痴迷武学,常去御林军大院观摩,便认识了领头的军官,那人因天生头硬可碎大石,军中诨名“石头”。两人以武会友,一来二去熟络了起来,约定每月饮酒比武。可那石头好色,每夜独自偷看宫女洗澡,博文偶然得知,怒曰“这石头匹夫,有这等好事竟不与兄弟同享”,便断了和石头的联系。后石头被锦衣卫维尼撞见偷看洗澡之事,由此东窗事发,圣上念其带兵有功,命御史中丞何主鞭对石头罚酒三杯,只革除官职,赐了万两黄金,命其告老还乡。

    石头拿了赏赐后,不甘于在江湖默默无名,遂响应朝廷“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在当年自己征兵入伍的福地石壕村起家,干起了护镖的行当。凭借自己在军队中的人脉和一身硬功夫,名声越来越响,生意越做越大,镖车队伍日渐壮观,于是“石壕镖局”便成为武林中不可小觑的一股势力。当年因仰慕兔总魅力,石壕镖局亦加入武林同盟。

    石壕人尽皆知的技艺,便是自己那发车的本领。一趟镖,只要石壕镖局接下,镖刚发,车已到,可见车速之快。朝中有一大内密探听说后不服,约石壕在求名山一战,比拼谁的脚程更快。石壕欣然赴约。最终结果,以石壕惊险胜出告终,石头惊曰“朝廷人才辈出,若不是我车发得多有经验,只怕赛不过你啊赛不过你啊”。大内密探由此在江湖中得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赛赛”。

    话说那博文见了石壕,先是心中升起故人般的亲切,而后又想起当年石壕未带其偷看洗澡一事,火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脚踢飞石壕,当场将石壕镖局逐出武林同盟。后石壕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引入西洋发车技术,为镖车加装降噪、洒水、静音等功能,要求镖局上下在发车时谨慎小心,绝不可伤害路边的花花草草和小猫小狗。博派掌门人听闻后,也自觉当初用力过猛,便邀石壕镖局复归武林同盟,并结拜为兄弟。至于两人重修旧好后,时常一同去偷看女眷洗澡,切磋偷看经验,分享偷看地点,则为后话,此处按下不表。

    自那菇派成立,因与博派有着纠缠不清的历史,因此门派香火寥寥,无人敢入。说来也巧,当年与石壕拼车的大内密探赛赛前来打探武林动向。古时无摄影器材,朝廷获取情报全靠大内密探画像,赛赛不仅车技出色,画功更是深得皇帝赏识。那赛赛见到菇奶奶,惊为天人,当即将其婀娜身姿速写于画纸上,并将之流入民间。赛赛的画甫一传出,江湖人士争相传阅誊抄,一时间洛阳纸贵,人人为见冬邪一面争相上门拜访。菇派由此兴盛。

    冬菇画像传至北京三里屯,那正是经营鳗鱼饭的所在地,一家染坊刚刚开张,与主人“吾思春”同名,以定制布匹花样为招牌揽客。染坊主人见此画像,顿觉我滴乖乖不得了,竟有如此画像高手,如不加以应对,只恐怕这染坊要出师未捷了。当即寻访博派掌门人,在其耳边如此这般那般,大意是既然菇派因画像兴盛,则博派应针锋相对,博文当即允了。不出数日,江湖大肆流传印有博派掌门人画像的染布,那画像栩栩如生,仿佛博派掌门人在对你微笑。染坊前排起长队,人人皆要染一匹印有博派掌门人的布,做成衣裳、窗帷、床品、门帘。至此,博派与菇派俨然成为武林中声势最大的两个门派。正可谓:

    求名山车神称霸,三里屯画师争锋

    说到此处,若各位看官以为江湖中只有冬邪一位女掌门,那可就大错特错是也。欲知这书中是否还有颜如玉,请听下回分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