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阮小姐的前夫又来求婚了

第三百八十六章 她确实不配

    阮星晚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没有林小姐事先铺垫了一出大戏,又怎么会有我施展的机会呢。”

    林知意脸色猛地一变,随即冷笑了声:“你别得意的太早。”

    “我当然不得意,毕竟我现在做的这些,还不及林小姐的万分之一。”阮星晚淡淡道,“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想问林小姐,不过又觉得是明知故问,多此一举。不过既然话到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随口问一句,林小姐应该也是不会在意的。”

    林知意双手环胸,神情淡漠,似乎是想要看她能说出个什么花来。

    阮星晚道:“我怀孕的事,是你告诉周安安的吧。”

    林知意反应很平静:“听你这意思,应该是已经认定了是我说的,那我不管回答什么,都是狡辩。只不过阮小姐这么说,我倒是挺好奇一件事,怀孕这种事,难道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过了这么久,阮小姐居然以此来质问我。”

    “怀孕当然不是见不得人,只是有些人的内心太过阴暗肮脏,才会害怕见到太阳。”

    阮星晚留下这一句后,转身进了房间。

    林知意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要多冷就有多冷。

    她回了自己房间,见手机正在震动,是一个陌生号码。

    林知意不耐挂断,过了一阵,那个号码又打了过来。

    接通后,温浅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林小姐,我是温浅。”

    “什么事。”

    温浅小心翼翼的开口:“我知道林小姐也很讨厌阮星晚,所以我……”

    林知意淡声道:“你知道?”

    被她这么一反问,温浅有所停顿,过了几秒才又道:“之前还在盛光的时候,林小姐虽然没有明书,但我是能感觉到的。不过林小姐别误会,我不是借此来要挟您的,只是我手里现在有一个东西,我想林小姐应该会感兴趣。”

    “哦?”林知意坐在沙发里,“可能是你误会了,我并没很讨厌阮星晚,她又没有影响我的利益,我有什么理由讨厌她呢。你该不会是想要打着我的幌子,去做什么伤害她的事吧。”

    温浅咬了咬唇:“不是这样的林小姐,我只是觉得,阮星晚那样的人根本不配,她不配得到周总的喜欢,也不配住进林家,更不配……”

    林知意接过她的话:“更不配获得设计师大赛的冠军?”

    温浅没有回答,无疑是默认了。

    林知意漫不经心的开口:“可这次获得冠军的,不是你吗,看来她确实不配,也没那个实力和本事。”

    “我给林小姐听一段录音,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电话那头,一阵细微的响动之后,传来了在饭店时路易斯和阮星晚的对话。

    听完,林知意没什么反应。

    温浅的声音忍不住激动了几分:“时装周的品牌专场,本来是该冠军才有的资格,可是路易斯却把这个机会给了她,林小姐难道就不觉得不公平吗?”

    林知意道:“比赛嘛,谁当真了,谁才是输的那一个。”

    温浅又道:“主办方做出这样的决定,我觉得和一个人脱不了关系。”

    “谁?”

    “周氏集团的总裁。”

    林知意缓缓道:“怎么说?”

    温浅道:“周氏本来就是这次比赛的承办方,而且当初还在盛光的时候,周总就一直在给阮星晚各种时尚资源的机会,我有理由怀疑,这次的整个比赛,就是周氏和主办方联合起来操作的,所以谁是冠军根本不重要,阮星晚才是他们想要捧的人。”

    “那可是周氏,你没有证据最好还是别乱说。”

    电话那头,温浅握紧了手机,她本来以为把周总说出来,林知意会因此迁怒阮星晚,毕竟林知意曾经也是周总的未婚妻,而周总现在却重新和阮星晚在一起了,这口气,她就不相信有谁能忍得下来。

    沉默了几秒,温浅又道:“我手里的录音,还有阮星晚和周总的关系,就是最好的证据。”

    林知意道:“就算有证据又能怎么样,你都明知道是暗箱操作了,难不成还能找记者曝光他们吗,现在不怕周氏的,估计也就只有周氏自家的媒体报社吧。”

    温浅一时没说话,不过却从她的话里得出了几个关键信息,要找记者曝光,而且还是要不怕周辞深的。

    温浅皱了皱眉,思索了几秒后,忽然明白了林知意的意思。

    周总向来和周家不和,她想要曝光这件事,又不能把自己牵扯进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个录音,给周家的人。

    不等她回答,林知意又道:“行了,该说的我也都说了,这事儿可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劝你最好还是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比较好,哪怕没有这件事,你觉得有周氏扶持,阮星晚难道就没有机会在时装周开品牌专场了吗?”

    温浅咬了咬牙,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绝对不甘心!

    她道:“谢谢林小姐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林知意放下手机,看着屏幕,唇角勾了勾。

    她倒要看看,阮星晚能得意多久。

    可能还不用等她动手,阮星晚就自作自受了。

    另一边。

    挂了电话之后,温浅却陷入了一阵茫然,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联系周家的人。

    更何况,之前举报阮星晚是被周家的人包养时,就已经和他们结下了梁子。

    虽然她被无罪释放,可谢荣却一直被周家盯着,她现在要是自己送上门,说不定还会被他们质疑她这么做的原因。

    温浅想了许久,拿来录音笔,把录音备了好几份之后,装进了盒子里,打走去了另一个地方,拿出之前谢荣给她的手机号,叫了一个快递,送往周家,并在盒子上写了,一定要周老爷子亲启。

    做完这些后,温浅松了一口气,刚准备打车回家,便接到了一通电话。

    很快,手机里传来李峰不满的声音:“我等你一晚上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来?”

    温浅恶心的皱起眉头,直接挂断拉黑。

    想了想,她又给谢荣和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却依旧无人接通。

    p+papkvdhvb6yho91axfxz1xfdfkhjzq==
Back to Top